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金鱗 星道碑 第1097章 又要搞什么鬼

作者:土疙瘩的愛情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6:36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貴主之下 BOSS別鬧 主人我們充個電吧 我體內的那個少爺 一盞明燈照山村 噩夢逃脫 某高校的心理研究部 情定三生:上神動情沒 

    足足有一個多時辰后,云鶴真人、柳千影、姬贏為首的北寰仙宮眾修,到了無崖山山門,與李魚一行會師。

    而又等了一個多時辰后,葬仙宮兩支力量前后腳地到了無崖山山門。

    四支力量會師,雷一刀細細一打聽,臉色頓時黑成了一塊鐵板,胸膛中有怒火在翻滾在沸騰。

    云鶴真人、柳千影、姬贏三人率領的北寰仙宮弟子,破城之后,和李魚采用的戰術相仿,先集中火力滅殺了城中敢于反抗的高階戰力,隨后,逼降全城修士。

    他們之所以來晚了一個多時辰,乃是因為得到了消息王擎在那座城中,想抓住王擎,另外也想多得一些資源,要求已經跪倒投降的無崖山眾弟子互相撿舉,看看誰私藏了資源,多殺了一批人,當然,也多得了不少資源。

    而隨后,他們收到李魚傳訊,對逃離無崖山山門的眾修進行了攔截,又截殺了一批修士,正因如此,才來得晚了一些。

    兩支葬仙宮人馬來的晚,卻是在屠城,破城之后,葬仙宮眾修分成了數隊,幾乎是見人就殺,遇反抗就殺,結果就是殺了小半座城池的人馬,逃了大半座城池的人馬,戰后,對滿城尸體和一座座商鋪洞府一番細細搜刮,這才姍姍來遲。

    這一番殺戮固然是讓人膽寒,也的確是得了一些資源,可得來的這些資源數量,根本無法和云鶴真人、姬贏、柳千影率領的人馬得來的資源相比,更是無法和李魚率領的人馬得來的資源相比,這還是自己阻止了李魚挖仙脈,否則,李魚這一隊人馬的收獲更大。

    至于戰損,葬仙宮兩支人馬的戰損不相上下,戰死百余人,傷者數百。

    這一點,更是無法和北寰仙宮相比,柳千影一行戰死三十余,傷者不足百,而李魚一行,僅僅戰死了十四名金星、銀星修士,連一名青金境修士都沒有戰死,傷者,不足五十人。

    戰損、繳獲之對比,簡單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更讓雷一刀生氣的是,兩支葬仙宮人馬竟然還土氣高漲沾沾自喜,在他們看來,這一戰,傷亡不大,收獲巨大,更是報了血海深仇,這些年來,葬仙宮、無崖山攻伐不斷,雙方戰死之人眾多,葬仙宮兩名太上長老都死在了無崖子的手中,仇恨越積越深,只能用鮮血來償,屠城,理所當然,只有讓刀頭之上沾滿仇敵鮮血,方能一解胸中塊壘。

    而這兩支葬仙宮人馬聽聞雷一刀已經從李魚手中把無崖山山門奪了過來,發現仙脈完好無損,甚至連無崖山山門內的一座座殿宇樓臺,一座座洞府都是完好無損,更是興奮異常。不少人吵吵著要入主無崖山脈,把這里打造成葬仙宮第二山門。

    也有人對雷一刀放棄了與北寰仙宮分割無崖山山門之內的資源暗自不滿,認為雷一刀這一次做得太老實,應該拖住李魚一行,不讓李魚一行收割資源,等他們到來之后再來瓜分,葬仙宮高階戰力傾巢而出,九名太上長老齊聚,而北寰仙宮一方僅有三名太上長老在場,隨便爭一爭都能爭得過。

    當然,他們也只是在私下里暗自不滿,沒人敢當面講出來,畢竟,沒有雷一刀前往鎮北城一行,沒有雷一刀和李魚的一系列謀劃安排,不會有這場大勝,不會收獲這么多的資源,此戰,雷一刀攻績第一,何況,雷一刀還把仙脈和無崖山山門爭到了手。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時間,雷一刀竟是生出了離開葬仙宮投奔北寰仙宮的念頭。

    葬仙宮兩支人馬中,赤金、青金境修士的數量,并不比北寰仙宮少,彩星境強者更是完全占據優勢,戰艦的數量、質量、速度,差別不大,戰陣、戰術,也差不了太多,可最終的戰果,怎么就會差這么多呢?

    最關鍵的是,為什么要屠城?想增加無崖山弟子的仇恨值嗎?

    之前的計劃中,他已經和刀狂等人溝通過,打下無崖山山門和四座仙城之后,要把其變成葬仙宮的地盤,既然如此,屠城做什么?

    難道是想學學李魚在鎮北城的舉動,徹底改造這四座仙城?

    葬仙宮眾修難道就想不到逼無崖山弟子跪地投降這一招?這一跪,丟的是骨氣、尊嚴和驕傲,再想抬起頭,就難了,而這一屠城,只會讓逃走的無崖山弟子增加仇恨值。

    “諸位前輩,諸位道友,此戰,合作愉快,不打擾諸位接收無崖山脈,我等這就告辭了!”

    李魚笑吟吟地沖著葬仙宮眾修拱手一禮,態度謙和、友好、恭謹。

    頓時贏來了葬仙宮眾修的一堆好感和喝彩:

    “李道友客氣了!”

    “這次多虧了北寰仙宮諸位道友配合,否則,哪有這么容易攻陷這無崖山山門!”

    “李道友,下次再有這樣的好事,提前告知一聲!”

    “對了,聽聞李道友新近煉制出的飛車頗為奇妙,什么時候大家賽上一場!”

    “諸位道友一路好走,接下來還有不少漏網之魚要追殺,我等就不遠送了!”

    ……

    一張張笑臉透著真摯,當然,這其中也真有不少人是真心實意,不是假客套,上一次,殺入西天仙域時,兩大仙門的合作就頗為愉快,收獲,頗為豐厚,而這一次,更豐厚。

    對于李魚,即使是當初仇深似海恨意滿滿的虎癡、白虹,此刻心中也少了仇恨,多了欽佩,葬仙宮弟子一向敬服強者,李魚,可謂是真正的強者。

    一艘艘戰艦臨空,排成了整齊的“人”字雁行陣,向北,奔著封魔城方向而去,遠遠望去,如同一只只搏擊長空翱翔云天的鐵殼大鳥,戰艦上,一名名北寰仙宮弟子衣甲鮮明,殺氣騰騰,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有幾分無敵之姿。

    一眾葬仙宮弟子中,再次有不少人由衷地敬佩和感慨起來,以戰艦為主的戰陣,無論是攻擊力、防御力、便捷性,的確是勝過了之前的戰車戰陣不少,那種人喊獸嘶的場面,看起來雖壯觀,占據的空間雖不小,可面對這整齊劃一的戰艦集群,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北寰仙宮,改變了仙界戰爭格局,還好他們及時和北寰仙宮結了盟,及時更新了戰術,否則,不會這般輕松地擊潰無崖山。

    卻也有一些目光長遠老成持重者,看著這整齊的戰艦群,心中突然就壓上了一重大山。

    雷一刀盯著走遠的戰艦群,心中卻是莫名地生出了一種被拋棄的感覺,而他也突然發現,那些隨李魚而來的中天、東天仙域各大宗門弟子,竟然一家不拉地隨著李魚一道離開了。

    “這小子,又要搞什么鬼?”

    心中暗自嘀咕,方才,李魚留了一件北寰戰甲給他,雖是青金階戰甲,卻是雷十八親自穿戴試驗過的,方才雷十八曾變身巨人在封魔城大殺四方,實打實的真品,有這件戰甲在手,他前番到鎮北城的任務,就算是圓滿完成了。

    李魚是信守承諾之人,既然答應了各大宗門,戰后會贈予戰甲,那就不會出爾反爾,這些人還跟著李魚做什么,發財沒發夠嗎?

    方才,他看到了李魚和大夢老人、劍無心等各宗為首者交談,李魚沒有邀請他,他也沒好湊過去,甚至都沒有偷聽,現在,他突然發現,似乎是錯過了什么寶貴的東西。

    有心傳音左翔問上一句,猶豫了片刻,卻是打消了念頭,現在問,左翔就在李魚身邊不遠處,不合適,隨后私下里傳訊問一問就是了。

    身后,傳來雷小七的一聲悠悠長嘆:“夫君這就走了,連個招呼都沒打!”

    雷一刀心中輕嘆了一聲,轉身,柔聲道:“丫頭,今后,離這李魚遠一點,他不合適你!”

    “為啥?”

    雷小七兩眼瞬間瞪圓。

    雷一刀:“他心太大了,想要的東西太多了,你和他在一起,怕是會被扔到哪個墻角旮旯去!”

    “可是……”

    雷小七囁嚅著說出兩字,隨后,低下了頭,不再吭聲。

    她之前也是驕傲的,在葬仙宮中,她并沒有把任何一名同階修士放在眼中,初見李魚時,她也不覺得二人有很大的差距,可見識過李魚的種種之后,尤其是當日李魚率眾修和無崖子一戰之后,她退縮了,羞怯了,不敢再接近李魚了,今日一戰,這一路上,她更是少有地安靜,而她心中,卻還有幾分渴求,現在,雷一刀無情地戳穿了她的幻想,她突然覺得……活著,怎么這么沒意思呢!

    “放心,老祖我已經給你找到了另一個更合適的!”

    雷一刀笑了笑,伸手想揉一揉雷小七的頭頂,手抬了起來,卻又放了下去,這個動作,早已成了潛意識中的習慣,可現在,雷小七的頭頂上戴著戰盔,如何揉?

    “李魚這臭小子,也是個怕死的家伙!”

    雷一刀突然笑罵道,他發現,每次大戰,李魚都會身著戰甲,而據說當初雷十八和李魚一戰時,李魚竟是套上了三層戰甲,而受李魚影響,其身邊人,逢戰必著甲,就連一向不喜歡披甲的雷小七,也受到了影響。

    “老祖,孫兒想進階了!”

    雷小七展顏一笑,笑容中,竟有幾分女兒家本應有的嫵媚。

    “好,就在這仙脈之上進階,老祖親自為你護法!”

    雷一刀想也不想地一口答應了下來。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