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不當鬼帝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迷失無名世界

作者:一步臨凡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5:41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我成為了魔王的女兒 全能高手在豪門 戰神歸來當奶爸 去吧呱呱佐助 我想玩個游戲 親愛的陌生人 凋零夜話 睿陽 

    再次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是簡陋的屋頂,一陣風從房間的破洞灌進來,帶來些許涼意。

    陳一凡坐了起來,發現自己在一個硬呼呼的床板上,雪龍放在一旁,但已經斷為兩截了。

    陳一凡目光在此定格,微微嘆了口氣,將兩截雪龍劍撿了起來。

    不該這么著急的,父洛有膽子來找他的父親,說明也對自己的實力有把握,認為他能夠擊敗自己的父親。

    但這也是沒有選擇的結果,億萬年無法突破第六重,需要的是感悟,不是積累。

    如果沒有發生什么特別的事,短期內也是不可能突破的。

    鴻蒙深淵中,也沒有什么好用來煉制強**寶的至寶。

    或許,從讓敖丙打開陣法的那一刻,陳一凡就知道了,與父洛一戰,雪龍不能勝任。

    但他沒得選擇。

    出來,就要與堵門的強敵一戰,不戰,就出不來,見識不到門外的世界,找不到比雪龍更加強大的武器。

    可以說,雪龍之折,或是命中注定。

    陳一凡有些惋惜,輕撫這把陪了自己許久的長劍。

    兩截斷劍,再次化作一枚交織的指環,陳一凡將它戴在了手上。

    “你醒了?”忽然,門口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陳一凡抬頭看了過去。

    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端著個水盆站在那里,腦門兒后的兩個麻花辮讓她看起來格外淳樸,或者說……土里土氣。

    但陳一凡莫名的有些親切,這讓他想起了曾經的絮兒,也總是這么一副小村姑的打扮,可她很快樂,這樣的笑容,也很可愛。

    “這是什么地方?”

    陳一凡開口問道。

    反正肯定不是三界,他記得,自己與父洛一路打至鴻蒙界域西北,最后兩人最強一擊的對碰,將兩人擊飛億萬里之遙,實際里程,不可以數計。

    估計,已經離三界很遠了吧?

    剛剛清醒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以龐大的神識之力探查這個世界,以及世界之外的地方。

    這里沒有鴻蒙深淵偏僻,但在整個鴻蒙界域中,也可以說是比較偏僻的鄉下地方了。

    陳一凡甚至不知道鴻蒙深淵在哪個方向。

    但沒有關系,鴻蒙深淵在鴻蒙界域之中,還是大名鼎鼎的,或許也可以說是惡名。

    應該很容易就能問得到。

    陳一凡并不知道父洛此時是死是活,但他自信,不管他是死是活,都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這樣的強敵,得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才行。

    父洛獨行客一個,可自己有十方龍王,有天演魔王,若他們能夠取回往昔的實力和勢力,幫助陳一凡搜查整個鴻蒙界域繁華地段,不成問題。

    除非他去了未知區域。

    “這是天域草原啊!我放羊的時候,發現你躺在一個天坑里,就把你帶回來了。”小丫頭走了過來,放下水盆,擰了一張毛巾遞給陳一凡道。

    “天域草原?”陳一凡喃喃重復,隨即苦笑著抬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

    她懂什么啊?

    她只知道自己生活在草原上。

    可陳一凡問的,是這個世界,在鴻蒙界域中所處的位置。

    “哎呀!你干什么啊!”小姑娘擺脫陳一凡的手,惱怒的瞪著他,問道。

    “你跟我的妹妹很像。”陳一凡笑著回答道,拿過小姑娘遞過的毛巾,擦了擦臉。

    小姑娘翻了個白眼,但很快又好奇的湊了過來:“你不像我們這兒的人,你從哪兒來的?你們那里是不是有好高好高的閣樓,有好多好多賣東西的攤子,還有好多好多的玩具和好吃的?”

    小姑娘眨巴著她星辰般閃爍的明眸,眼巴巴的望著陳一凡,問道。

    她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的部落,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

    “是啊!怎么,你想去看看?”陳一凡抬手在小姑娘腦瓜上彈了個腦瓜崩。

    思緒卻有些飛遠,不知道敖泠鳶在干什么,會不會擔心自己?

    哎!原本就是不想讓他們擔心,不讓自己分心,所以單刀赴會,沒有帶上他們一起迎戰父洛。

    萬萬沒想到,這一戰,有些出乎了陳一凡的預料。

    突破算是意外之喜,自己也成功的離開家門來到了鴻蒙界域。

    問題是不知道掉到了什么鬼地方,又該怎么回去?

    雖然境界突破了,傷勢和實力又還沒有完全恢復,暫時恐怕回不去。

    希望他們不要擔心才好。

    遠在無數光年之外的鴻蒙深淵之中,敖泠鳶、祖龍、陶逸然等人,在陳一凡決定去迎戰父洛的時候,就將他們聚在這里告別。

    已經是第三天,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陳一凡沒有回來,天地沒有危機,沒有變化。

    敖泠鳶忽然覺得有些心悸,坐不住的站了起來,遙望遠方。

    “女兒,你與他感情至深,兩世羈絆,可是察覺到什么。”祖龍見狀,連忙緊張的問道。

    “不……不知道。”敖泠鳶心事重重的搖了搖頭,眼中神色有些茫然。

    只是剛剛心中莫名有些氣悶郁結,她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也不敢輕易猜測。

    只怕無謂的猜測成了真,相信他,相信他就可以了,他向來舍不得讓自己失望的。

    “我去看看吧!”陶逸然嘆了口氣,站起身來道。

    “你家人送來的這個……”祖龍指著桌上的信封道。

    這是陶逸然定親宴的請帖。

    他的家人已經給他做好安排了。

    至于未婚妻,當然還是唐瞾影。

    雖然收服了唐門,但陳一凡并沒有干預這件事。

    陶逸然成了天演,也不需要他干預,這種事,他自己就能處理。

    “小事而已。”陶逸然淡淡道。

    “你留在這里,要是有什么變故,也好保護好嫂子,否則,等他回來,我們可就悲劇了。”陶逸然瞥了敖泠鳶一眼道。

    祖龍定定的看著陶逸然,良久,忽然說道:“我怎么忽然感覺你像個男人了?”

    陶逸然眼角一抽,狠狠瞪了祖龍一眼:“勞資本來就是男人!”

    “你干什么變成老頭兒?真以為我會看上你啊?你想得美!”

    陶逸然丟下手里的煙頭杵滅,轉身走了出去,背影竟有些瀟灑。

    阿玄緊跟著撲了過去。

    “滾!你去只會拖后腿,乖乖在這兒等你的主人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不當冥帝》,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