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唐技師 正文 第682章 絕情

作者:揚鑣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5:17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每天都想打學霸 師兄難纏:師弟是個女兒身 葉羅麗之王默公主 我的手機通萬界 王爺,聽說你有疾? 別把自己埋在時光的煙塵里 巔峰狂婿 我家老攻是靈體 

    “找到人了么?”

    李思文搖了搖頭,李重義也搖了搖頭,李牧看向蘇定方等人,均搖頭。李牧嘆息一聲,咬了咬牙,道:“去把金長老找來。”

    不多時,金長老來到,她仿佛一點也不驚訝李牧會找她,只是眼神深處略顯忐忑,因為她不知道李牧會如何對待她。

    李牧屏退了左右,問道:“金晨如今在哪兒,你讓她來見我。”

    “她已經走了。”金長老從袖子里拿出一個香囊,想要遞給李牧,李牧不接,道:“我早說過,我對她沒有男女之情,這種東西我不要她的。”

    金長老把香囊打開,里頭是圣火令,怪不得這香囊比正常的要大一號。李牧看到圣火令,也沒有伸手去接,道:“這是你們的鎮教之寶,跟我有什么關系,不要!我要見她,我有話跟她說。”

    金長老把圣火令收起,道:“她已經走了,我也不知她去哪兒了。侯爺不相信,老身也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李牧瞪眼道:“老太婆,你是不是沒認清眼前的狀況,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把你的族人殺光?你以為我干不出來?”

    “侯爺不必說這種狠話,侯爺若是那樣的人,當日也不會救我們。老身也非故意不告訴您,實在是不知道。昨夜她是來找過老身,但也只是把圣火令交給我,讓我找機會交給侯爺,侯爺不要,老身就收著,其他的事情,老身實在是不知啊。”

    李牧氣得臉色鐵青,深吸了口氣,壓住心頭之火,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她、我、我跟她,我倆那個——”

    金長老淡淡然看著他,似乎沒有聽懂。

    李牧咬牙道:“我昨天喝醉了!我醒了發現我衣衫不整,我的意思是,她有沒有對我——”

    “侯爺,您是男人,這話說反了吧?”

    “我沒說反!”李牧吼道:“我說反什么了?她以為自己長得好看,我就占便宜了?本侯沒見過美人么?我娘子,我的小妾,我身邊的哪個女人比她差?你知不知道在長安多少大姑娘小媳婦兒鐘情于我?我不是那樣的人你知道嗎?我要是那樣的人,我一天換一個,一年都不帶重樣的!現在是我吃虧了,我吃虧了明白嗎?”

    見金長老無動于衷,李牧更氣,咬緊牙關道:“行,咱們先不說吃虧不吃虧的事兒,我總得知道發生沒發生吧?萬一,她搞了什么手腳,有了我的骨肉,我咋辦?我總得有個知情權吧?還有!昨天她……她對我不軌之時,可能被我的三夫人看見了,她必須得給我去解釋清楚,我三夫人的肚子里,可是……我!”

    “哎呀!”李牧急得團團轉,金長老還是那副沒有表情的表情,李牧氣急敗壞地坐下,看著金長老,道:“你這個老太婆,就一句話沒有想跟我說的?”

    “實在是不知情。”

    “好!”李牧把李思文吼了進來,道:“你去告訴泥孰,把駱駝谷的那些閑雜人等,都給我趕到伊犁吃土去,死了活該,去!”

    “大哥,這……”李思文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期期艾艾道:“這好嗎?都是無辜的……”

    “滾!讓你去你就去,費什么話!”

    “欸欸欸、”李思文不敢違拗,連聲應著,轉身出去了。李牧看著金長老,道:“呵,好狠的心腸啊,一點也不在乎你的族人?”

    “他們跟隨銀氏反叛,早已不算是隱族的人了。”金長老一派氣定神閑的樣子,道:“就算侯爺把老身趕去伊犁,老身也是沒話可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侯爺總不能讓老身騙您吧。”

    “行,你行啊!”

    李牧又把李思文喊過來,道:“把這個老太婆,還有她的族人,還有駱駝谷的那些人,全都給老子押起來。沒有我的話,一個也不許放走,不許給吃的,不許給水喝,違令者斬!”

    “大哥,可是有很多老弱婦孺——”

    “我的話你沒聽清楚嗎?!”

    “聽清楚了。”李思文不知李牧為啥生這么大的氣,但他知道李牧是真的發怒了,不敢再問,出去辦事了。金長老看著李牧,李牧也看著她,好半天,金長老才道:“侯爺才是真正的狠心之人,您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得這么決絕么?”

    “老子最討厭的就是被別人強迫做事情,她先是綁架我的人,再是用道德綁架我去做事,現在還給我來一個不清不楚,當我是什么?我告訴你老太婆,我不管你們隱族是什么規矩,女尊男卑還是男尊女卑的,在我這兒,就得聽我的規矩!想讓我按照你們的想法做事,萬不可能。跟我耍心眼,可以,隨便你們,但老子沒心情跟你們玩了,我說到做到,殺,太痛快了,也太殘忍了,我不忍心,我就餓著你們,餓死一個埋一個,我也很好奇,人在餓了的時候,到底會不會易子而食!”

    “你的心怎么這樣狠!”

    “來人,把這老太婆帶走!”

    禁衛把金長老帶走,李牧也跟了出去。衙門外的街道上,蘇定方帶著他手底下的兵正在趕人,把金長老從駱駝谷帶來的隱族眾人,都趕出了城外。城外有李思文帶領的騎兵攔截,把這些人都圈在了城墻下的一個角落里頭。

    傍晚時分,澤陂也把駱駝谷的人送了過來。這些人除了身上的衣服之外,什么東西都沒有。夜里冷風漸起,沒有東西可以御寒,只好三三兩兩擠在一起,哀嚎之聲隨處可聞。

    城墻上火把通明,李牧披著熊羆大氅注視著城外的慘狀,臉上面無表情。李績和侯君集都來過,但都勸說無果。李牧像是鐵了心,一定要把這些人置之死地一樣。

    “來人!”

    蘇定方來到跟前:“末將在!”

    “把人群中的男丁叫到一邊,每個人給一把鐵鍬,讓他們在旁邊挖坑。”

    蘇定方懵道:“侯爺,為何要挖坑?”

    “傳我的話,明日午時之前,必須挖出長三丈,深三丈的巨坑出來,挖不完,斬百人。明日黃昏之前,若本侯想見之人再不出現,本侯就把這里的人全埋了,無論男女老少,一個都活不了!”

    “侯爺!”蘇定方撲通跪在地上,叩頭道:“侯爺三思啊,這——此非仁義之舉,恐有損侯爺名聲!”

    “本侯乃‘血手人屠’是也,要個屁的名聲?與其擔憂什么時候會出事,不如都殺了干凈,一了百了!去傳令,難道你要違抗本侯?”

    “末將不敢!”蘇定方還想再說什么,但見李牧鐵青的臉色,還是沒敢說,跑到城外傳令出了。

    不一會兒,在哭嚎聲中,隱族的男丁們開始挖坑了。也有狗急跳墻想要反抗的,但哪里是圍繞在周圍的大唐鐵騎的對手,被抽了幾鞭子之后,都老實了下來。

    看著越來越深的坑,隱族眾人仿佛都預感到了自己的命運一般,都放聲大哭了起來。時不時有咒罵李牧,咒罵金晨的聲音,但旋即被越來越大的哭聲淹沒了。

    “放了我的族人吧,我在這兒。”

    忽然,一個聲音在李牧身后響起。李牧回頭一看,竟然是他身邊的一個護衛,長著濃密的胡須,但他的聲音卻是金晨的。李牧冷笑了一聲,伸手去抓這個人的臉,果然被他撕下來一張薄薄的面具下來。

    李牧把面具扔掉,看著眼前的金晨,道:“你的易容術可真是進步神速,這才多長時間,早已經青出于藍了。”

    “你早就識破我了?”

    “我也是剛剛想明白的。”李牧看著金晨的眼睛,道:“今天我見到的金長老,應該是你吧?”

    金晨沒有說話,似是默認了。

    “其實我沒有看出來,只是在你剛剛站出來的時候,我忽然發現了你和今天我見到的金長老的一個共同點。無論是這禁衛,還是今天我見到的金長老,你們的眼神是一樣的——金晨,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喜歡——”

    “我不喜歡你,我甚至有點厭惡你!你到現在為止,做的每一件事都很愚蠢。或許你自己覺得自己很聰明,可是在我眼里,你就是愚蠢,你還不如什么也不做!”

    “我是真的喜歡你!”金晨忽然變得勇敢,打斷李牧的話,用更大的聲音喊出來:“我知道自己很愚蠢,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啊!我沒有離開過駱駝谷,我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應該怎么處理,先教主并不喜歡我,沒有人教過我應該怎么做。我只是做了我覺得我應該做的事情,我到底做錯了什么?這次也是,我想把自己交給你,哪怕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想把圣火令給你,我想讓你念在、念在咱們之間一點點的情分上,好好安置我的族人,這是我唯一能為他們做的事情,我又錯了嗎?”

    “呵!”李牧被氣笑了,道:“你的意思是,你喜歡我,所以把自己交給我。可是你又說,想讓我好好安置你的族人,那我可以這樣理解嗎?你用你自己,交換我好好安置你的族人?”

    金晨慌亂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李牧把金晨的話噎了回去,指著她道:“你這個蠢女人,哪怕你不是這個意思,你這樣做了,我就不可能不那樣想!你這樣只會讓我更討厭你,讓我非常厭惡!”

    “我……”

    “你見過我的夫人們,你可知道,我最喜歡她們中的誰?”

    “是……是巧巧夫人?”

    “對,是巧巧!當然是巧巧!”李牧正色道:“巧巧在我的夫人當中,文采,相貌,城府,心機,都不是最出眾的那一個。但我卻最愛她,知道為什么嗎?”

    金晨眸子里蒙上了一層水霧,道:“我怎么會知道,我要是知道——”

    “我告訴你、”李牧認真道:“沒有任何復雜的原因,很簡單,非常簡單。因為她最愛我,她的眼里,她的心里,全是我。我喜歡的,她不喜歡也不會去討厭,我不喜歡的,她一定不會去做。因為她知道我會因此不開心,而她心疼我不想看到我不開心。”

    “可是你呢,你明知道這樣做我會不高興,但你不在乎,你就是想這樣做,你覺得你這樣做了,證明了你對我的愛,我也會因此感覺到你的愛,然后再去愛你、你覺得這樣不荒唐嗎?”

    “我對你或許有那么一絲的情,但是你做的種種事情,讓我對你愛不起來!”李牧說罷,不再看她,過了一會兒,有些悵然道:“我還是喜歡那個麗春院里,給我端來一碗粥的你,可惜啊,那不是真的你——”

    “我可以——”

    “你走吧。”李牧打斷金晨的話,忽然悶哼了一聲,嘴角留下一絲血跡,金晨看到了,呆住了,她抓過李牧的手腕,發現他脈搏煩亂,喃喃道:“你、你廢了內功?你就這么討厭我嗎?”

    “你的族人,我會好好的安置。學了你們圣火教的武功,我也還給你。咱們,此生別見了。”

    “你就這樣恨我嗎?”

    “沒有愛,哪里來的恨。你想多了,走吧、”

    李牧抹掉了嘴角的血跡,佝僂著下了城墻。李重義走過來,擋住金晨的視線,低頭注視著她:“我大哥說,讓你走。如果你不走,我就劈了你,你走不走?”

    金晨忍住眼淚,轉過身,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兩個人在城墻上,背對著,一步一步漸行漸遠。李重義看著金晨,眼中殺機迸現,忽然,李牧叫了他一聲,李重義無奈地嘆了口氣,應了聲,跟了過去。

    城墻下,蘇定方已經喊住了挖坑的人,讓他們把坑又填上了。并讓伙夫生火,給他們取暖做飯,還告訴他們,明日便會尋地方安置他們。眾人死里逃生,都興高采烈,剛剛罵李牧的人們,又開始歌頌起他的功德來。

    回到府衙,李思文端來了姜湯給李牧驅寒,問道:“大哥,你打算如何安置這些人?”

    李牧想了想,道:“明天我去高昌,把他們都帶上,在高昌找個地方安置他們吧。”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