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正文 第1775章

作者:楠楠李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5:53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BOSS別鬧 噩夢逃脫 我體內的那個少爺 貴主之下 主人我們充個電吧 一盞明燈照山村 情定三生:上神動情沒 某高校的心理研究部 

    的確沒有商量的余地。

    老爺子是在隔天回來的,記者在機場將他圍的水泄不通。

    兩個老人離婚這件事情顯然已經蓋過了國際峰會上的八卦。

    薄老爺子沈著臉不發一語,一路走走停停還是出了機場,直奔薄老太太的別墅。

    客廳里一直到老爺子進來氣氛就一直處在低氣壓。

    兩個人沉默良久,還是薄老爺子先開口。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薄老太太抿唇,“新聞沒看懂是嗎?”

    “衛栗!”薄老爺子怒喝一聲,“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到底有多煎熬多難堪,你這個時候也要摻和一腳是不是?!”

    薄老太太冷冷笑了起來,“這么多年,我很慶幸自己沒有被你嚇出心臟病來。不過你以后也沒有這個機會和立場吼我了!我知道你很煎熬,知道了你一輩子,可你有沒有想過跟你在一起的人,又有多煎熬呢?”

    老爺子神情一僵。

    “只是一味的讓別人為你著想?全世界就數你最累,最煎熬,最無辜,錯的全是其他人,所有人都得圍著你轉,但凡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都是忤逆你。

    薄啟封,你拍著你自己的胸口想一想過去的幾十年,你何曾為別人著想過?何曾真正用心聽取過別人的意見?

    是否真正去換位思考去體諒過別人?過去發生的種種,你夜深人靜獨自一人躺在床上的時候,有沒有自我反省過?

    我想沒有,因為但凡是稍微想過的人,都不會縱容自己依舊我行我素地活到現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也只有你自己的人生,為什么偏偏還要去管制別人的人生?一個人擁有那么多人的人生,這對你到底有什么快感而言呢?

    是我當年太年輕,沒有看清你,我一味盲目的相信愛情,只要我覺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美好的,我可以跟你一起走下去。

    可是我終究不是傻子,在我有了孩子,有了孫子,才知道,我的盲目簡直太自私。事情一步一步走到現在,里面不乏我對你的盲目信任和縱容,以至于現在連累了他們。

    我一直都在說服自己永不后悔,但是薄啟封,你終究讓我連我自己都欺騙不了了,現在的你,否定了我過去跟你近六十年的人生……”

    薄老太太頓了頓,從來和善或者冷漠的臉上,這個時候充滿了苦澀的悲傷,她整個人都在細不可察地顫抖著,緩緩閉上了雙眼,布滿歲月痕跡的臉上,一雙眼眶顯而易見的紅。

    薄老爺子那雙沉冷的眸子在看到她這幅樣子的時候,閃了閃,唇瓣張張合合,看著她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薄啟封,有的人一生都沒有六十年……”

    老太太緩緩睜開眼睛,一雙眸子里布滿了紅色的血絲。

    “我這一輩子都跟你捆綁在一起,而你最后到底給了我什么呢?

    我的人生,已經被你毀了……

    我不想要跟你在一起了,所以在我僅剩的幾年時間里,一定要把我跟你這一段錯誤的人生切斷。我們就到這里吧,薄啟封,也請你到最后,放下一次,成全了我。”

    薄啟封靜靜地看著她,太久太久,他才緩緩站起身,動作間盡是顫抖和蹣跚。

    “我不同意……”

    薄老太太掀眸看著已經站起身的他,目光沉痛中帶著冷厲。

    “言盡于此,你還是自私地不肯放過我是嗎?嫌丟臉?可是離不離,你這個臉都已經丟出去了。”

    薄啟封搖頭,“不……不是,你不知道……”

    他緩緩轉身,朝著門口一步步蹣跚走去,動作間帶著倉惶。

    “老爺子……”一旁的來蓉看著今天的事情沒有一個結果,根本無所適從,看著老爺子,也只是輕輕喊了一句。

    薄老爺子卻沒有一絲地停留。

    她站在客廳與門口的位置,進退兩難,不知所措。

    薄老太太靜靜坐在沙發上,神情已經恢復了冷靜平淡。

    像是精力被耗盡了一般,坐在那里,只有滿身的疲憊。

    “老夫人……”來蓉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我看老爺子他還是在乎你的……您看就算到了現在,他都沒有松口要跟您分開……”

    薄老太太站起身,聲音冷漠,“誰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呢?大概是覺得百年之后沒人跟他同葬,見到薄家的列祖列宗覺得丟人現眼吧。反正活著沒了面子,死了怎么也得體面一點。除了這些,我實在想不明白,他到底還在因為什么堅持。”

    已經走到門口的薄啟封在聽到她這些話的時候,身子猛然僵了僵。

    除了這些,她實在想不明白他到底為什么堅持不放手?

    在她的心里,他就這么一無是處了嗎?

    他最終還是上車回了薄家,不管她以為的原因是什么,這個婚,他死都不會離。

    薄景川和薄司琛兩個人對今天這件事情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連多余的表情都沒有。

    晚上的時候,沈繁星忍不住問他,“新聞你看到了吧?就沒什么想說的?”

    薄景川洗漱完,將她抱進被子里,“有什么想說的呢?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我說什么管用嗎?”

    沈繁星挑挑眉,“就這么放著不管?”

    薄景川淡淡看了她一眼,“還有心思去操心別人?”

    沈繁星抿唇,“也不是別人……”

    “這種事情我們誰說了都不行,他們之間的矛盾,積累了幾十年,比你我的年紀都大,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就不要盲目去管,是非對錯你沒他們自己了解,嗯?”

    沈繁星轉頭看著他,一雙明星含著崇拜的笑容。

    “孩子他爸,你好厲害,說的真的好有道理。”

    薄景川眉心動了動,“現在才發現?”

    “當然不是!你一直都很厲害,今天是再一次的由衷感嘆。夸獎你的!”

    薄景川眉眼含笑,深深盯著她,“所以……”

    沈繁星轉了轉眸子,“所以我今晚能不能跟清……”

    “不能。”

    沈繁星:“……我話都還沒有說完……”

    薄景川哼笑一聲,將她摟緊在懷里,“還能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

    沈繁星嘆了一口氣,從被窩里拿出手機,直接給許清知發了一條信息。

    “失敗。晚安。”

    許清知:“堂堂國際第一集團的創始人,真是個粘人精!”

    沈繁星默默將手機重新塞進了被子里。

    薄景川下一秒便把她手機拿了出來,“為了跟她一起睡,這是準備算計我了?”

    沈繁星自知理虧,一句話不說便將頭埋進了他的胸膛里。

    “好困……”

    薄景川無奈,在她的發頂吻了吻,無聲的寵溺。

    埋在他胸口的沈繁星緩緩睜開眼睛,輕輕眨了眨眸子,伸手摟住了男人的腰身。

    這個男人對她的包容和縱容已經好的讓她心中充滿了感激。

    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她的。

    當初那樣不堪的人生,讓她根本沒有想過,她有朝一日會擁有這份感情,感覺所有所有的運氣,都聚集在了遇到他這件事情上。

    “謝謝你當初的堅定和執著,讓我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沈繁星的話從他的胸口傳來,薄景川微微頓了頓,“別把我說的這么偉大,是我自私地單方面想要你。”

    沈繁星勾了勾唇,在他的胸口蹭了蹭,這個霸道的男人。

    她連一句感謝都說不出口了。

    -

    薄老爺子一直未曾出門,不想去面對外面對他窮追猛打的記者,更不想讓衛栗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杜絕一切跟衛栗見面的機會,不想跟她談任何話題。

    薄岳林最近一直在忙碌公司里的事情。

    國際峰會因為“冥”集團創始人曝光一事,帶來的直接后果便是外界大部分對薄氏財團的各種施壓。

    項目屢屢受阻,大大小小的問題不斷,更明顯的是合作公司日漸不從心的態度,所有的事情不大不小,卻全部都接踵而來。

    如果說以前因為薄景川身份曝光的消息知道他當初那句“全力圍剿薄氏財團”并不只是說說而已之后,現在他更加明白,到底何為“全力圍剿”。

    以前“冥”集團對薄氏的攻擊純粹都算是小打小鬧。

    而現在,更是不用吹灰之力,就一點點將薄氏逼進死胡同里。

    因為根本不用“冥”集團親自動手,便有太多想要討好他們的企業紛紛向薄氏施加壓力。

    滴水石穿,這一點點看似不痛不癢的攻擊,聚合起來,力量也不容小覷。

    可是如果死那就死個痛快也好,然而每天那么一點事情,每天那么一點,折磨著人心,根本不得安寧。

    公司里的事情幾乎每天他都跟老爺子報備一聲,然而一向以薄氏為重的老爺子,現在卻似乎對這些完全不上心了。

    每天只是坐在那里,一語不發,不知道在想什么。

    “父親,最近公司的情況很不樂觀……”

    “你現在是公司的負責人,公司如何運營是你說了算,不用事事都來跟我報備,如果我哪一天不在了,公司是不是得給我陪葬?”

    他跟例行公事一般向老爺子匯報公司里的情況,結果多日不曾有過回應的老爺子終于有了回應。

    只是這個回應,卻讓薄岳林有些訝然。

    往日里事事都以薄氏財團為先的老爺子,現在卻有一種要徹底放手的感覺。

    短短幾天,他居然就有如此大的變化。

    母親這次,看來是真的激到了他。

    --

    薄啟封的逃避并沒有讓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一周后的法院傳票,讓他不得不面對這場他逃避了太久的事情。

    最終,他還是親自去了老夫人那里一趟。

    兩個人還是幾天前的位置各自坐著。

    短短幾天時間,薄啟封似乎又好像老了一些,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憔悴,人似乎也消瘦了些許,顴骨有些微凸,跟之前比很明顯。

    薄老太太看了他一眼,抿緊了唇,將拿起水杯,斂眉喝了一口水,不再去看他。

    客廳里的時間似乎過了很久,老太太似乎沒有要主動開口說話的打算。

    薄啟封淡淡看著對面已經白發蒼蒼的老太太,聲音帶著慣有的沉。

    “你說沒有商量的余地,可如果我非要商量呢?衛栗,從我娶你那一刻開始,我就從來沒有想過會跟你離婚。”

    老太太冷漠的淡笑,“所以這就是你這么多年來一直我行我素,有恃無恐的理由嗎?篤定我不會離開你?這輩子只能跟你死磕到底?”

    “你非要跟我商量什么呢?現在全社會的人都在看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笑話呢。不管離還是不離,都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你挽回不了你的形象,與其看著我在你身邊讓你想起今天這么丟臉的事情,不如放我走,也省的我出現在你面前時不時的惡心你。”

    薄老爺子抿緊了唇,“你何必用這些話來激我?現在是什么局面,我并沒有比你不清楚,同樣都是丟臉,但是我選擇不離婚。況且這不是你單方面就能決定的事情……”

    “單方面?呵,你也能說出不是單方面就能解決的事情?你問問你自己,有什么資格說這些話來說服我?薄啟封,你現在的態度,說的每句話每個字,都在打你自己的臉,不覺得疼嗎?”

    “我沒有資格,可是你覺得我現在有資格說什么呢?最近發生了的事情太多了,我現在名聲如何,我自己清楚。你現在的態度,好像覺得現在這種局面,是我自己喜聞樂見一樣。

    衛栗,你不能否認,我以前做的每一件事,出發點都是好的,為了薄氏,為了景川,為什么你們都不理解?”

    老太太緩緩掀起眸子看著他,無奈又諷刺的笑了一聲。

    “理解?你敢說,事情到最后沒有你的意氣用事?”

    薄老爺子唇瓣動了動,一時間沒說話。

    “你活了多少年?還沒活夠?以至于必須讓自己的子子孫孫都要按你的安排生活?”

    老太太站起了身,冷聲道:

    “我不想要聽你那一套所謂的理由和苦衷,我不想理解,也不懂!你有太多的理由,我們沒你活的四通八達,高瞻遠矚,是我衛栗配不上你!所以不用你委曲求全來跟我這個無知又自私的人在一起!你今天就算說破了天,都改變不了我的決定。你給我滾出去!”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