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蒲公英的起跑線 第二卷:凋零的蒲公英葉:徐夢傳 第0200章 冒險

作者:希望的小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6:16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鄉村超級農民 剩嫁不晚:獵愛小鮮肉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我真的是天煞歐星 我被八個大佬爭著寵 世落傾城 穿成戰神夫人后我富可敵國 農民工走向人生巔峰 

    (一)蠢蠢*欲動的妄言

    徐玉話已經說完,但是徐夢卻還在腦海中回想著前后的事情,是否她真的真心幫自己,畢竟之前廁所她不是這樣的態度的。

    徐夢想著她剛剛在耳邊說的那句!

    “是你的,終究是你的,只要孩子在這,只要你們有感情,只要這個關系不斷,擔心什么,害怕閔星辰忽然變心不成,爸媽也不會饒了他!”

    這是開解,也是實話,徐夢納悶徐玉怎么好像站自己這頭了。

    正猶豫思索著,忽然,怎么感覺畫風變了,咋情況。

    只見著閔星辰父母直接道著:“這那……我們是誠信的過來談事的,千里迢迢過來,親家何苦這那的推辭不依,難道孩子一天天大,你忍心孩子沒有爸爸嗎?沒有名分么?還是……”

    徐添明也氣了,直接站起身,拍了下桌子道:“就這樣,話不投機半句多,誰有沒誠意誰清楚,早干嘛去了,得我苦找幾天這那推遲才過來,現在隨便幾句,就跟我說誠意,真有誠意早來了,還用我們找嗎?……就這,就這……”

    說著徐添明仿佛趕客般的眼看著別處,背著身,已經走了兩小碎步,相當于要下桌了。

    閔父母也不含糊,“那……那保重,我們本來也是得知便過來,犬兒也不懂事!……”

    閔夫碰了兩下閔父,意思不要說了。

    然后閔父道著“好,我們也是……我們走吧!”

    “不不不,剛剛提議我覺得很好,我同意,完全同意,不用管我爸,我去,我去那朋友家沒事,我可以現在……”

    徐夢想說現在立刻跟著閔父母去的意思。

    徐夢還沒說完,徐添明陰冷著,重咳幾聲,隨之倒真咳起來了,可能氣到了,扶著桌邊道“你,你……”

    “親家,沒事吧!?”閔父這下有點想過去攙扶的意思,但手動兩下,便對徐添明的話氣得說不出來。

    “有什么(事)?還沒死呢!”意思你們想我死怎么的還早著呢,說著拍著******,有點醉醺醺的樣子踉蹌說著“我老徐誰不認識,去哪都歡迎,也是長壽像,那些有想法有企圖的人妄想,呃……妄想……我還有朋友……”

    忽然徐添明兩手有些顫*動*著的扶著桌邊道“你,別胳膊肘往外拐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其余人想走都可以滾了!我要要說道說道……”

    本來閔父母氣得不行,拂袖都出了好幾步的呢,在距離包間門還有一步之遙時,忽然聽著醉醺醺的徐添明大聲說著“你剛剛說什么……什么?你這不孝,沒有腦子的蠢貨,我今天不*打……你*兩下,你不知道……”

    這話讓他們轉身迎過來,趕緊勸著。

    好吧,最后變成了一場拉勸的事情。

    最后還是閔父母送徐夢一行人打上的車。

    至于之后徐添明說了什么的話,徐添明自然不記得,喝大了。

    但是閔星辰父母因為還是生氣,但是也不想弄得太僵,便也沒有提帶徐夢等人走的話。

    徐夢話在嘴邊,但是喊著“阿姨,阿姨”,“叔叔,叔叔”的,卻也不好說話的,畢竟不是她不想,而是眼下徐添明太生氣,而他們此刻也沒再提帶自己走的話,徐夢也只能當當桌的肺腑之言,被人如一場空氣流動(放*pi),而隨之煙消云散了。

    徐夢蠢蠢欲動的心也慢慢變得沒有那么濃烈了,變成平淡如水了,沒人知道她的肺腑之言其實有多少的期望以及多少的盼望的生活,還有多少的準備,更有面臨一切風險的準備,但是,但是……眼下不了了之了。

    或許徐添明不止以為妄動,妄言了吧!唉!

    徐玉拉著徐夢,寸步不離,徐夢卻不知道是感謝,還是覺得應該相信自己有一瞬間的感覺,就是徐玉其實就是怕自己走的原因呢!

    徐夢心好亂,最后也只能坐著的士,看著窗外的閔星辰和他的父母的身影越來越遠。

    徐夢最后斜靠在窗戶邊,用唾沫當水點在手指上,寫著“閔星辰,閔星辰”,卻寫著寫著忽然用衣袖,手掌擦去了那的士后座玻璃的字。

    徐夢轉身看著徐玉,徐玉有點難受,閉著眼睛休息在,徐夢暗暗想著,可能不知道自己寫的字吧,便安心看向窗邊,好像希望這車可以帶回到閔星辰他們的方向,只是徐夢知道,距離他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徐夢有時莫然有種感覺,那就是如果不是在桌上見到,一起聊天什么的,徐夢感覺她離閔星辰的心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就像現在的路程一樣,是兩個方向了似的。

    期間,徐夢桌上包括閔星辰來都可以說目光,或直接或余光著注意著閔星辰,但是閔星辰很少,幾乎沒幾次和自己的眼神相遇,特別是有時閔星辰好像刻意回避自己的眼神,那種感覺說不出,徐夢感覺很慌,很慌,不知道是不是要抓不住他了。

    徐夢摸著肚子,好像摸著寶寶,內心安定些許,心里默念著“寶寶,寶寶啊,你好好長大,一定要好好長大啊,媽媽給你講很多好故事,給你說你的好爸爸,等我啊!等我!”

    想著想著,徐夢也自然笑著,看著窗外,心里憧憬著未來一家人的畫面。

    而徐玉卻時不時半瞇眼看了眼徐夢,倒不是故意,徐玉本就暈車的,而現在特別時期,特別是徐夢總琢磨不定想法的,徐玉很怕有什么,她無法交代的。

    看著前座椅上的徐添明倒是歪著腦袋睡覺了,身體應該滑下些,腦袋看著在座位應該的頭部位置的下方些的。

    “他倒睡著了,只是不知道……怎么他會那樣說話,別人有點生氣也正常啊!”

    徐玉腦海中回想著他生氣前的對話,其實沒什么啊,徐玉仔仔細細都在腦海中想個遍,畢竟路程剛開始沒幾分鐘,所以徐玉狀態沒有狠糟糕,只是上車犯暈,但腦子現在想不清醒也沒辦法的。

    其實也就是閔父母覺得這那提議徐添明不贊成,眼下徐夢已經答應了,但是徐添明總推脫著,各自借口。

    閔父母以為孩子好的旗號說著徐添明不要總是限制孩子思想啥的,徐添明什么人,自然明里暗里都清楚的,所以直接搞句“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的孩子……哼,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吖吧,小小年紀,就可以把*別人*肚*子*弄*大,怕私底下有的沒的,孫子孫女好幾個吧!”

    徐添明這話也狠,意思是,懷疑閔父母的教育,以及閔星辰的做派,雖有些是流言,不可信,畢竟各種說法,好的壞的都有,但是徐添明可不管那些,他反正知道點是徐夢眼下的情況,怎么的他父母還自責自己教育了。

    而徐添明的話明里暗里表示是,如果自己不管不顧,隨著孩子思想,怕自己女兒早跟著不*三*不*四*點人有什么瓜*葛的!

    所以徐添明的還擊也很直接,是等于哪里痛往哪里死勁撒鹽的那種!

    (二,誠意)

    畢竟這事閔父母的理屈,但是也不容這樣說話啊,眼下便解釋一二,兩對立回擊,最后扯著扯著就成了這那的誠意的話了,畢竟閔星辰父母想表示,他們都已經遠遠都過來了,自然是誠意而且有準備負責的,徐添明就不要這那言語噎人,沒有意義,他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應該一同使勁。

    但是徐添明可不覺得他們有多大誠意,徐添明總感覺如果他不去找怎么的,是不是這事就這樣呢不了了之呢,那女兒的清白,肚里的孩子咋辦呢!

    畢竟找人想感覺,雖不是大海撈針,但是那種到處問詢,尋找,碰釘子點感覺徐添明覺得恐怕一生都難忘,而且還是在這那地方問詢,各種看人臉色,但話語又不好替徐夢自己的孩子,怎么的被別人咋滴的,臉上無光。

    相同的話說N遍,不管闡述,又不斷被人拒絕,也避免不了走些冤枉路。

    哪怕找到后,別人點不理睬這那的,溝通……

    那總感覺真是白天外面找尋,吃飯隨便附近應付下,各種找,晚上回賓館休息下,要不是還得隨時準備好的衣著怕別人笑話,看不起,認得衣裝,總不至于自己弄得跟叫花子沒兩樣吧,那種還必須時刻梳洗,注意言行,萬一哪個就是他要找的人呢!

    不能丟了面子!

    不能失了形象!

    不能給徐夢摸黑,自然徐添明的心中多的是氣惱,和煩躁,但也得不斷的NG重試再來,每次都得盡量的莊嚴和氣派還有慎重,還得腦海中不斷思維排除,縮小范圍等。

    當他最后出現在閔星辰家門時,沒人注意他一路的辛苦。

    就像,你以為很平常的人的過往,但沒想到的是,其實他的來到用盡了力氣,特別是過程中的各種失望以及飽含希望,還有各種擔心,既怕走*漏*風聲,那邊要找的人聞風落跑,又怕自己用錯了方向,耽誤時間,家里又有變化,更怕的是萬一別人不認賬,或者說自己勢單力薄,別人有所來頭呢!

    很多事說不好,雖然徐添明有各種在外生活以及社交點經驗,但是不代表他有不斷被忍冷眼看或者猜忌的那些經歷,確切說應該是很久些年的那些經歷辛苦,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點頭哈腰著需要人幫忙了。

    畢竟現在更多的人找他幫忙,他自認為活得也算風生水起,也習慣了目前點生活,只是相比以前不算什么,以前金融那自己搞得六六六。

    只是他已經到后來習慣了,也就認為是命,更多習慣現在生活了,畢竟人跨越一個階段到另個階段,心里被動或主動接受后,慢慢也開始開始新的生活,只是對于以前徐添明好像只能當吹牛一般說起,但沒人知道那些即使有夸張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事實呢!

    所以沒人知道閔星辰父母一提誠意,徐添明的火大,畢竟相比徐添明而言,他們只是做了開門后坐著聊怎么的,然后過來的準備,以及這路程,但是徐添明卻做的是各種心里的準備和各種的煩惱各種問題。

    所以自然徐添明惱火的,更是對于自己女兒出了這樣的事,心里憋屈,借著酒勁便一股腦都宣泄出來了。

    但后面有些話,徐添明卻是酒精作用,說話多少有些不大合乎禮節,以及平時在外他樹立的形象,不知道如果酒醒后的徐添明知道自己說過做過的事,估計也很吃驚吧!……

    (三,冒險)

    下車后,徐玉和徐夢攙扶著徐添明,但徐添明總說著不醉,只是踉踉蹌蹌走路,但不想徐玉和徐夢扶,總說著自己沒醉沒醉的,徐玉和徐夢只得看著點的。

    還好,多少現在還有點意識,而且在車上以及下車后,有幾許風吹著,還蠻舒服的,徐添明的酒醉也清醒了點,只是時不時哇哇吐著,口里含糊不清不知道說著什么。

    徐玉和徐夢只得跟在后面,隨時注意著徐添明點情況,需要就攙扶下的。

    然后,徐玉忽然淡淡說著:“你沖動了?”

    “我……什么?”徐夢不由停住腳步側身問著。

    “你知道我說的什么!”徐玉望著想說著,也停了下腳步,“你其實……你知道僥幸不是好事,很多事不能賭,賭可能也賭不起!還是別冒險的好!”

    說著,徐玉便不等徐夢反應,先走著,走了三四步,徐夢拉住了徐玉的胳膊,耳語道“你什么時候發現的,我那個生*理*期*流的事(情)?”

    徐玉轉頭,有點帶著輕蔑的笑道“別忘了”,徐玉挑眉著“我們住一起的!”

    “那你知道還有誰?”徐夢問著,很警惕的問著!

    “你覺得還有誰就有,(覺得)沒有就沒有!”徐玉說完,張望下沒看見徐添明,估計已經一拐角先過去了,徐玉急忙說著“不跟你說了,我看下爸去!你……”

    徐玉看著徐夢愁眉的樣子,欲言又止,但還是說了句“你自己……小心吧!就這樣,我先去看看爸的情況!”

    徐夢一人卻杵在原地,思考著徐玉說的那“僥幸”,“冒險”以及剛剛說的句,“怎么感覺說了跟沒說一樣,不覺得有誰就沒誰,可我要的是準確的答案,這……”

    而這邊徐玉卻沒看見徐添明身影,去哪呢?

    剛剛明明看著他過這邊,就快拐彎沒注意,就沒看見了!

    能去哪,還是先回家了?

    (//)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