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武林世家贅婿 第284章 鬧矛盾

作者:最終浣熊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19-10-29 21:46:28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言靈有詔 劍靈駙馬爺 魔界神女來襲 少年劍皇 規則之地 請劍 放過在下 良魔傳 

    “我何事心虛了?”

    “心不心虛,娘子你心里自然清楚;若是你不心虛,那就不會生我的氣;若是心虛了,該生氣的不是你,而是我。娘子你與蕭易何興趣相近,本該有很多話說才是,可你們都很拘謹扭捏,不夠坦蕩。”葉飛面無表情道。

    “相公,你!”沈蕭清啞口無言。

    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后,葉飛也沒有再說話了。

    直到返回楊府,二人都沒說過話。

    下了馬車,一踏進楊府,一名小廝便走過來,告訴二人楊云松等人已從娘家歸來,楊云松特意囑咐過,要葉飛回來便去見他一趟。

    葉飛讓沈蕭清先回房,便獨自去找楊云松。

    來到了楊云松的院子里,他發現楊拓和楊依依也在。屋外雖然有些冷,不過難得在落日前出太陽了,楊家三人就坐在夕陽的余暉中,桌上擺著一壇酒。

    “葉飛,你來得正好。”楊拓笑著向葉飛招手。

    入了座,葉飛先是喝了一杯暖身的酒,然后問楊云松,“才進門,便聽小廝說,楊兄你可是有事找我?”

    “回來的路上,我聽人說,葉兄弟今日可是發了不小的脾氣。”楊云松意味深長地笑道,暗指葉飛今日在城中教訓潭虎幫幫眾一事。

    “發脾氣還不至于,就當活動筋骨了。”葉飛回應。

    “好歹青武榜第二,犯不著與那些綠林中人一番見識。”楊拓說道。

    “楊閣主,我也不想和那群人一番見識吶。”葉飛很無奈。

    “也不知是因為何事?”楊云松問。

    葉飛往楊云松和楊拓杯里倒滿了酒,“此前我娘家的堂舅在潭州城內開了一家鏢局,如今陰差陽錯到我名下,我尋思著沒事,便過去瞧瞧。誰知一到門口,就被潭虎幫那幫人給圍住了,二話不說就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對我動手,蠻不講理。”

    “說句心里話,這潭州城的風氣,可真不好。這朝廷雖不管綠林之事,可若任由著他們胡來,惹怒了朝廷,到時候牽扯到可不僅僅是他們綠林,甚至是整個武林。”

    “言之有理,”楊拓十分認可,“這些年為興武道,朝廷可是對我們這些習武之人十分縱容。可一旦邊境戰事平息下來,迎來太平盛世,朝廷可就不需要這么多習武之人了。”

    “雖說我們這些門派世家不干涉綠林之事,可若一直由著他們胡作非為,到時候也會被他們所連累。在朝廷眼中,我們和那些綠林好漢并無區別。”

    說罷,楊拓和葉飛對視一笑,然后碰了一下杯,如酒逢知己。

    “葉飛,你為何只給我父親和我堂兄倒酒?難不成我瞧不起我是個女兒身嘛?”楊依依突然向葉飛抱怨。

    葉飛笑了笑,解釋道:“這酒有點烈,你一個姑娘家還是少喝為妙。”

    楊依依無言以對,莫名地紅了臉。

    說了一陣后,她便跟隨著楊拓離開,留下葉飛和楊云松二人繼續暢飲。

    又喝了一杯酒,楊云松道:“葉兄弟,昨夜我將你告訴那件事告訴丹青了。”

    “今日你和她回門去了,看來她選擇了你。”

    楊云松開懷一笑,有些春風得意,“其實她,早就選擇我了。”

    “那就恭喜了,”葉飛和楊云松碰杯,“夫妻之間,最好別藏著話。”

    “此話為兄銘記在心。”楊云松又喝下一杯酒。

    放下酒杯后,葉飛話鋒一轉:“對了,楊兄,從今以后你定居潭州,可想過謀些營生?”

    “營生?我祖上還算闊綽,幾輩子吃穿都不愁。葉兄弟,可是有好的生財之道?”楊云松疑問。

    “生財之道算不上,就是怕你閑著沒事,幫你想了個活打發時日。”

    “打發時日?葉兄弟,我楊云松年紀而立方才成家,正想過些安生的日子,可不想再打打殺殺了。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你想讓我幫你看管鏢局吧?”

    葉飛一驚,“楊兄厲害!這都猜得出來。”

    “少抬舉我了,”楊云松呵呵一笑,“你初來乍到潭州,還能給我安排什么活,不就是你剛才所說的那家鏢局么?反正那鏢局離我家不遠,平日里沒事我會過去瞧兩眼。”

    “鏢局的盈余都歸你。”

    楊云松連忙揮手,“不必了,葉兄弟,你這么說可就見外了。”

    “當作我請楊兄喝酒的錢了。”葉飛補充。

    “那還是可以!”楊云松欣然接受。

    葉飛一笑,高興地喝下一杯酒。此前他一直為找不到人看管潭州的鏢局而發愁,有楊云松答應幫忙鎮場子,完全可以放心了。

    和楊云松一直喝到深夜,葉飛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沈蕭清一直在等著他,見他歸來,緩緩起身,說了句“相公,你回來了”。

    葉飛笑了笑,然后走上前,“我剛才讓楊府的人送了一碗面過來,娘子可有吃了?”

    “吃了。”

    “那就好。”

    當葉飛走到沈蕭清面前坐下,沈蕭清突然抓住了他的左手,小口微張,往他左手背上咬去。

    葉飛一直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直到她松了口。

    沈蕭清心中一蕩,然后放開了葉飛的手。

    在他看來,葉飛的反應,著實有些冷漠了。

    “相公,你可是在生著氣?”

    葉飛笑著搖了搖頭,“娘子,有些心結你自己沒解開,我也是愛莫能助。”

    “相公,我究竟有什么心結了。”

    “你咬我,是覺得我不夠體貼你;還是你想通過懲罰我來表示你的憤怒,再而掩蓋你的不安?”葉飛輕聲問道。

    他并沒有想要指責沈蕭清的意思,只是覺得今日的沈蕭清,不夠自在。

    兩人對視一陣后,沈蕭清哭了。自圓房之后,這還是兩人第一次鬧矛盾。

    葉飛握住了沈蕭清的手,安撫道:“娘子,別哭了。”

    “相公,當初你不是答應過我的,不拿蕭易何來說事嘛?”沈蕭清哭著埋怨。

    “娘子,今日我可有拿他說事了?”葉飛反問。

    “你這不是在?”

    “嗯?”葉飛滿臉疑問,“一進門,娘子你就咬了我。我知道你在生氣,可你為何生氣?”

    “你故意在蕭易何面前拿我說笑,讓我難堪。”

    “難道我在他人面前沒拿娘子說笑嘛?”

    “這。”

    “娘子以前可曾因此生過我的氣?本來此事已經過去了,我覺得沒必要再說了,可我一回來,娘子卻來咬我,顯然在你這還過不去。娘子,難不成你自己心里別扭,你還不知道?”葉飛又道,然后起身,往床走去,脫下鞋子后便躺了下去。

    沈蕭清看著他,哭得更厲害了。21百度一下“武林世家贅婿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