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天降祥龍 逐鹿天下 第六十九章 驅趕老鼠 (二)

作者:紅塵一醉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19-10-29 20:06:28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醉堂春 趕山工 九尾貓神修煉記 自由帶價 九域圣王 征戰系統之一統九重天 此人根基深厚 天道魂修 

    “……欲知詳情,且聽下回分解……”牧天翔說完趕緊的就跑。

    底下正聽得津津有味木靈珠、牧佳佳、老板娘、上官錦等眾人一片的哀嚎。

    “爹爹,再講一段嗎?”木靈珠抱著牧天翔撒嬌的說道。

    “牧天翔,你這么整天的吊著人,有意思嗎?”剛從失去親人的悲痛中恢復過來的上官錦悲憤的喊道。

    “就是、就是……”南宮燕和歐陽小織也同聲的附和著。

    “今天,沒心情做飯了。”老板娘直接就威脅上了。

    ……

    “我還有事,還有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明天、明天繼續。”牧天翔連忙的辯解著。

    心說,這才幾天,《三國演義》已經講了一半了,看樣子以后的進程要控制啊,否則講完了怎么辦?難道要把四大名著都講一遍?

    逃出來的牧天翔,匯合了也聚集在門口聽故事的耿飚眾人來到了議事大廳。

    “現在戰斗進行的怎么樣了?”牧天翔問道。

    “李沐然不愧為牧總的得意門生,指揮的風格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獨具一格。一萬多的部隊撒出去,散而不亂,弄得趙瑜焦頭爛額。處處防守,四處補漏,卻沒想到窟窿是越補越大。”耿飚笑著說道:“我軍的傷亡也很小,可以忽略不計。”

    “趙瑜的部隊本來實力就不強,關鍵是看趙猛參與進來后,情形會怎么樣,那才是真正考驗李沐然的指揮能力。”牧天翔說道。

    “估計趙猛不會來了,據李沐然的分析,趙猛可能會離開此處,到上官城的附近落腳,具體是哪里還不是很清楚。”郝軍說道。

    “那不是正好是我們期望的嗎?”牧天翔笑著說道:“看樣子,馬鐵峰等人的消息散布出去了,效果很明顯啊,畢竟誘惑夠大啊。”

    “上官平現在正在處理這事,他配合馬鐵峰把消息逐步的散布出去。”唐不悔說道:“現在上官城附近的形勢十分的混亂。”

    “還有,李沐然請示,因為情況有變,所以想修改原定的作戰計劃。”耿飚說道。

    “告訴他,在大的方針不變的情況下,保證整體目標實現的前提下,可以適當的調整,不用事事請示,畢竟我們在后方,消息滯后,前方將領要有專擅之權和隨機應變之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牧天翔這點肚量還是有的。

    “好的,我這就下令。”耿飚說道。

    “唐不悔,看樣子李沐然的戰斗進行的比較順利,你的后勤工作要跟上,我們新占領的地方要想辦法盡快的開發出來。”牧天翔說道。

    “我正想說呢,現在周圍戰亂不斷,流民也比較的多,昨天有一股三千多人的流民來到了我們控制的區域,不知是否接收?”唐不悔問道。

    “天下大亂,何處安身,老百姓總是最遭罪的,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能幫的盡量幫一下吧。”牧天翔長嘆了一口氣。寧做太平狗,不做亂世人。這就是真實的寫照啊。

    “我這不是害怕,口子一開,周圍的流民都蜂擁而來,憑我們的實力,我們又不可能全盤接收,到時反而不好。”唐不悔說道。

    “困難是暫時的,今后的人口還是很關鍵的,讓各部門克服一下,我讓趙云飛想辦法再從多寶齋那弄點糧食。”牧天翔想了想說道:“但是流民的安置一定要規劃好。必須在指定的區域。”

    “人心是很重要的東西,雖然看著現在麻煩,可是將來卻說不定對我們幫助會很大,所以眼光要放長遠一些……”牧天翔說道。

    ……

    “牧總給你放權了,這下你就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了。”上官無敵拿著命令,羨慕的說道。

    “所以我們要小心謹慎,不能辜負了牧總對我們的信任和期待。”李沐然一直覺得自己相對章偉、郝軍等人,并不算是牧天翔的直系,可是牧總一直對自己信任有加,心里也是莫名的感動。

    “那下一步我們怎么做?”上官無敵問道。

    “現在從馬軍長傳遞的消息來說,已經可以確定,趙猛已經開始準備跑了。我們也沒有必要在此和趙瑜糾纏了。”李沐然說道:“上官軍長,你率領李佩的師全速的奔襲威虎山。”

    “威虎山?”

    “是的,威虎山其實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也是這片山區通往平原的門戶,我們一定要占領哪里,并且守住。這樣才能確保我們占領地域的安全。”

    “可是,威虎山雖然是一座小城,卻有將近五萬人的防守,還有堅固的城池,我們的一萬人也沒把握拿下啊?”上官無敵感覺不可思議。

    “現在估計沒有五萬人了,據最新情報顯示,城里最多還有兩萬人,”李沐然說道。:“趙猛已經先期已經帶了三萬人走了,看樣子放棄了威虎山。”

    “威虎山有著完整的防御符箓和工事,我們的一萬人也絕不可能在不付出慘重的代價前提下,輕易地拿下威虎山。牧總出發前再三的給我們強調,要我們避免不必要的傷亡,”上官無敵說道。

    “而且,既然我們已經確定了趙猛要放棄威虎山。我們可以尾隨趙猛的撤軍,不費出灰之力就拿下威虎山。又何必強攻,而造成不必要的傷亡。牧總對我們的戰斗又沒有時間限制。”趙猛補充道。

    “現在情況有了變化,我們的防區涌進來大量的流民,牧總已經同意接收了。”李沐然說道。

    “流民?”上官無敵問道。

    “是的,這些流民對我們今后的征軍和生產很重要,但是現在卻是很大的負擔”。李沐然說道。

    “這和我們進攻威虎山有關系?”

    “糧食,我們需要大量的糧食。”李沐然說道:“趙猛先期的部隊為了行軍速度,輕裝簡行,并沒有攜帶大量的物資,趙猛的軍資現在大部分還在威虎山,尤其是笨重的糧食。人可以走,物資必須的留下來。”

    上官無敵明白了,原來一直不急不躁的李沐然。突然決定圍攻威虎山,是看上了趙猛的軍糧,奪取了這批軍糧,就可以大大減輕整個集團的糧食危機,為今后的發展夯實基礎。

    “好的,我立即出兵,爭取快速的拿下威虎山,”明白過來的上官無敵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不必要強攻,你只要圍三闕一,給敵軍留一條退路,避免失去退路的敵軍和我們死磕,撤退的敵人只要沒有拿物資,就無需理會。”李沐然說道。

    “假如展開強攻,又不能迅速破城,敵人就有可能狗急跳墻,焚毀物資,那樣對我們來說,就是殲滅了敵軍,也失去了意義。”李沐然解釋道。

    “那敵人如果不撤退,最后不是還要強攻嗎?”上官無敵不明白了。

    “我也不清楚,不過牧總說了,他有秘密武器,可以輕易的破城。”李沐然笑著說道。

    “什么秘密武器?”

    “估計是唐不悔他們研究的東西,具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大約三天后可以到運到威虎山。”李沐然對那神秘的武器也是充滿了期望。

    上官無敵雖然十分的好奇,可是也知道時間緊張,便立即率軍離去。

    “馬夯,兩天內擊潰趙瑜的軍隊,有問題嗎?”李沐然問道。

    “現在,趙瑜已經被我們弄得焦頭爛額了,防守的兵力也被我們撕扯和調動的支離破碎,防線到處都是漏洞,要不是為了配合整個戰役,我早都拿下了。”馬夯笑著說道。

    “為了減少傷亡,不必要強攻。”李沐然說道:“讓底下的士兵向敵軍喊話,就說趙猛已經拋棄他們了,自己去上官城挖寶藏去了。我想趙瑜久久不見趙猛的援軍,想來現在也明白過味來了。”

    “這樣敵軍必定軍心大亂,不戰而降了。”馬夯也笑了。

    “如果有俘虜,軍齡不超過三年的可以留下,老兵油子一個也不要,全部放了。”李沐然叮囑道。

    “明白,”馬夯得令下去開始布置。

    “營長,團長怎么說的?”張軍充滿了期望的眼神望著張峰豪。

    “可以進攻了,驅散和擊潰眼前的敵軍,趕赴威虎山。”張峰豪說道。

    “好,終于可以放開手腳大戰一場了。痛快!我立即就去準備。”張軍興奮的說道。

    “等一下。”張峰豪連忙的攔住了張軍:“先向敵人喊話,告訴他們趙猛已經跑了,給他們兩個時辰考慮,要么投降,要么撤離……”

    “這么麻煩?我一個時辰就可以擊潰他們。”張軍抱怨著。

    “你懂什么?這是戰術、戰術,知道嗎。你個愣頭青,就知道沖沖……”張峰豪看著自己的愛將,耐心的解釋道。

    “知道了,我立即就安排人執行。”一看營長又開始嘮叨,張軍趕緊閃人。

    “他們在喊什么?”守軍的將領安逸文問道。

    “回將軍,好像在說趙猛將軍已經跑了,勸我們投降。”底下人說道。

    “胡說八道。還沒有真正的打一仗,趙猛將軍怎么會跑呢,這是敵人的詭計,想亂我軍心,不戰而勝。”安逸文說道。

    “是,我們知道,可是已經四五天了,怎么還不見趙猛將軍的援軍來支援我們。”手下的小將低聲的詢問道。

    “這些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將軍自然有安排。”安逸文冷哼一聲說道:“而且對面的敵軍只有三百多人,我們有城墻還有將近兩千人,想打敗我們,我看是癡心妄想。”

    通過幾日的戰斗,安逸文也摸清了眼前的敵軍,人數并不多,可能也就三四百人。對自己的防守還是有信心的。

    可是對面的敵軍戰力是真強啊,第一天,大約一百人的小隊就差點突破了自己的城防,雖然最后擊退了敵軍,可是自己這邊損失了將近一百多人,敵軍的損失也就不到十數人。

    安逸文便命令,嚴禁出兵,死守待援。好在這幾日敵軍也只是騷擾,并沒有再強攻。今天的架勢看樣子要進攻了。安逸文估計事情可能有了變化。

    援軍什么時候來,安逸文心里也沒底,作為一個將領,趙猛和趙瑜之間的齷齪事,自己也有耳聞。趙猛拋棄趙瑜獨自逃跑,安逸文其實是覺得有可能的。可是自己沒接到命令,也不敢輕易的放棄防守。畢竟軍令如山。

    “營長,時間到了,敵軍并沒有出來投降也沒有撤離,我看我們打吧?”張軍說道。

    “呸!”張峰豪吐了一口濃痰罵道:“給臉不要臉的玩意,還想反抗。把我的床子弩抬上來,讓他們見識見識。”

    雖然戰斗很小,可是畢竟是牧天翔軍隊的第一次攻堅戰,意義重大。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