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飄飄欲仙(1-188) 狼太郎 正文 第 70 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6-06-14 11:34:07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北宋倒馬金槍傳.第三卷,五臺山 八角鎮之子 師太也可愛 時空門之殖民建安 我解封了地球 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 最強紈绔 紫眸逆天:廢柴大小姐 

    「你……你……你個臭娘們,小心我揍死你。..r」海亮似乎被觸及了痛處,激動得結結巴巴的語不成聲,說完還真的揚起了拳頭……

    我一看情況不對,正要開門沖出去的時候,發現海生赤著膊開門走了出來,于是我決定靜觀其變,重新俯身看著門外的一幕。

    「住手!怎么回事啊?吵什么呀?海亮,你打一個女人家害不害臊啊!」海生摁住海亮的手責罵道。

    「哥,是那臭娘們先打我的,你看看。」海亮指著自己的臉給海生看。

    海生側臉看了一下弟弟的臉后轉身對著小惠說:「小惠啊!看不出你嬌嬌嫩嫩的,出手也太重了吧!把我弟弟的臉都打腫了,都是為什么呀?」

    小惠聽了冷笑一聲:「哼!他那是活該,你自己問問他,他剛才對我做了什么?」

    海亮還沒等海生問就自己說道:「哥!我剛才不過摸了這娘們的屁股而已,其他也沒干什么。」

    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妻子這么生氣,原來海亮這小子在樓梯口偷摸了我妻子的屁股,這小子一定因為昨天嘗到了甜頭,以為我妻子是個隨便什么男人都可以上的女人,其實我妻子一直對他們

    兄弟十分反感,要不是昨天被阿建那小子騙了,說什么也不會被他們兄弟碰一下的。

    「你……你個臭流氓!這還沒什么啊!你還想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摸你媽的屁股啊?」小惠被海亮那小子氣得破口大罵。

    海生瞇著眼睛奸笑了幾聲道:「嘿嘿!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呢,原來是摸了一下屁股而已,小惠啊!誰叫你的屁股長得這么誘人呢,我也好想摸一下哦!」

    海亮聽了哥哥這么說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說道:「哈哈!老子以后不光要摸你屁股,還要摸你奶子呢!哈哈!」

    小惠被兄弟倆淫蕩的笑聲氣得直發抖,怒罵道:「無恥!流氓!你們兩個賤骨頭,當心再被警察抓起來。」小惠又拋出這句話,她知道這話最能觸及他們的痛處。坐過牢的人總是怕被人提起有這段

    經歷。

    果然,兄弟倆的笑聲一下止住,海生的臉一下陰沉了下來,「哼!臭婊子!

    還挺兇的,撕破了臉皮對你可沒什么好處,要不要我說出昨天晚上的事,昨天晚上你可沒這么兇,昨晚你更像一只溫柔的母兔。」

    小惠聽了征了一怔,急著問道:「你說什么?」

    海生奸笑著說:「嘿嘿!也沒什么,我是說,昨晚看見了一只撅起屁股的母兔,一只溫柔的母兔。」

    「是啊!昨晚阿健逮到一只又肥又白的母兔子,邀請我們兄弟倆一起玩了個夠。」海亮接口說道。

    這時候,小惠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木然地站在那里,高聳的胸部隨著急促的喘氣而不斷的起伏著。

    海生看見小惠這副摸樣,膽子也越來越大,轉身繞到小惠的身后,把右手搭在小惠的肩膀上,左手攬住了纖纖細腰,把頭靠近她的耳旁說道:「還有啊,我們還給那只母兔吃了一根黃瓜,一根好大

    的黃瓜,呵呵!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的母兔居然喜歡吃起黃瓜來了。」

    海生的左手沿著小惠的腹部慢慢地上移,然后把手掌蓋上了那高聳豐滿的胸部……

    小惠還是沒有一點動靜,此時的她一定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種半迷糊狀態,小情人阿健把她無情地出賣給了她最厭惡的人,她根本無法馬上從這樣的打擊中恢復。

    海生的手還在隔著薄薄的上衣恣意地揉捏著小惠那豐滿的乳房,一邊淫笑著說:「小惠啊!你現在的樣子才像昨晚的那只乖乖的母兔哦!」

    海亮看見哥哥如此輕易就把小惠玩弄于股掌之間,就也徑直走到小惠跟前,從正面摟住了她的身體,雙手捂住了他剛才曾經偷摸過的成熟、肥碩的屁股……

    忽然,小惠的身體猛烈地震動了一下,猛的將身旁對她上下其手的兩兄弟推開,自己退后了兩步,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厲聲喝道:「你們干什么,給我滾開,我不明白你們究竟在說些什么。」

    本來沉浸在手足之欲快感中的兄弟倆一下倒也呆住了,似乎想不通小惠哪里來的勇氣。

    半晌,海生才開口冷笑道:「哼哼!不明白?過幾天我們會讓你明白的,對了,忘了告訴你了,昨晚我們給那只母兔拍了很多很多照片,而且,那卷膠卷就在我們這里。」

    「對啊!那些照片一定很可愛啊,我特別想再看看那只母兔吃黃瓜的樣子,哈哈!」海亮放肆是笑著。

    小惠又重新呆立在那里,美麗的臉上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她本來一定以為只要矢口否認就可以擺脫兄弟兩人的調戲,她萬萬沒有想到昨晚拍的那些照片會落到海生兄弟倆的手上。

    海生又重新走到小惠的聲旁,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著小惠,說道:「以后照片沖印出來后也給你和董大鵬看看好不好,你老公一定會很感興趣的,呵呵!」

    「不要!請不要!」小惠用一種哀求的目光急切地注視著海生。

    「哈哈哈!為什么不要,我想你現在一定明白了我們說的話了吧?」海生問道。

    小惠無助的點了一下頭,然后垂下了腦袋,像一只斗敗了的公雞。

    「那么,請告訴我,昨晚的那只母兔是誰?」海生問道。

    「是…是我。」小惠的聲音顫抖而無力。

    海生用手掌脫著小惠的下巴,使小惠下垂的臉蛋抬了起來,「那我弟弟現在可不可以摸你的屁股?」

    小惠猶豫了半晌點了一下頭。

    海生笑道:「呵呵!這可不行,你得親自開口去告訴我弟弟呀!他可很想摸你的屁股啊!」

    該死的海生,竟然這樣羞辱我美麗的妻子,他似乎并不急于占有小惠,試圖利用照片相威脅,先催垮我妻子的意志。門后的我直起身子,又扭了扭脖子,長時間看著門外脖子還真有點酸。

    我此時的心情極其矛盾,一方面想打開門把妻子從羞辱中解救出來,另一方面卻想看看他們接下去如何羞辱我的妻子。看見妻子被海生兄弟倆羞辱,心中有種被虐的興奮感。

    我終于為自己找了個無動于衷的理由:管她呢!誰叫她先前對我不忠,跟阿健那小子在一起的,這些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活該被海生他們羞辱。

    于是我又俯身觀看著門外……

    只見小惠緩步走到海亮跟前,用我幾乎聽不見的極其低微的聲音道:「請…你…我的…股…」

    「什么啊?沒聽見。」海亮說道。

    小惠提高了一點嗓音,用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說道:「請……請你摸我的屁股。」

    小惠的語音剛落,海生兄弟倆一下笑了起來,小惠的臉在他們的笑聲中紅到了脖子根。

    「嘿嘿!真是個淫蕩的女人,那好,把裙子提起來,我這就滿足你的要求」

    小惠無奈地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粉色內褲緊緊包裹著的屁股和兩條健美白皙的腿。

    「哇!好豐滿的屁股啊!」海亮站在小惠的身后用手掌順著小惠肥大的屁股和大腿內側來回地撫摸,還不時的把指尖插進屁股中間凹陷的縫隙中,引起豐滿的臀肉不住地緊縮。

    「求求你了,請不要在這里,會有人來的,會被別人看見的。」小惠輕搖著臀部小聲哀求。

    「老子就是喜歡在這里摸你,我要當著這棟樓里所有人的面摸你的屁股,這是對你剛才抽我耳光的懲罰。」海亮惡狠狠地說道。

    海亮淫蕩的手已經不僅僅滿足于屁股的撫摸,更多的是把中指抵在小惠兩腿之間的部位挑動,而小惠一直把兩腿并得緊緊的,不讓那根淫蕩的手指進一步侵入。

    海生也走到了小惠跟前,直接把手伸進小惠的上衣里邊細細的撫摸起來。只見手掌的輪廓在繃緊的上衣里淫蕩地游走……

    小惠仰起頭,無助地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不住的抖動著。

    當海生的手從小惠的內衣里抽出的時候,手上多了一件東西,正是小惠那件鑲著花邊的粉色乳罩。

    「哇!好香啊!」海生拎著乳罩的帶子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然后又拎到小惠臉上甩動著,繼續說道:「小惠啊!你的身體好香哦!牛奶的味道哦,你也聞聞。」

    「請不要這樣。」小惠搖動臉蛋閃避著,長長的秀發隨之飄舞。

    「不要害羞嘛!讓我欣賞欣賞你這對寶貝吧!」海生說完把小惠緊身的上衣捋了上去,直至頸部。

    頓時,小惠那對潔白、堅挺、飽滿的大奶子一下子彈了出來,在胸前輕輕地顫動。

    小惠本能地蜷縮著身子,用手掌貼在胸前護住了胸前的一片大好春光。

    然而,小惠的努力卻是徒勞的,一只強健寬大的手掌馬上擠開了小惠那柔弱纖細的嫩手,握住了她胸前碩大、白潔的乳房。

    「怎么了,既然董大鵬可以摸,阿健可以摸,咱兄弟就不能摸了嗎?」海生的手掌開始慢慢地揉捏起來。

    「哼!我知道你這婊子一直看不起我們兄弟倆,把我們當成最下等的人,從來都不正眼看我們,呸!今后我們兄弟非要好好玩玩你這自命不凡的臭婆娘。」

    海生手掌明顯加大了力度,把一對大白奶子搓揉得變了形,口中的語氣也變得更直接,臉上直透出一股惡狠狠的表情。

    「嗚……啊……」不知道是否因為疼痛,小惠嘴里發出輕微的呻吟。

    這時,海亮在小惠的身后蹲了下來,歪著腦袋注視著小惠襠部的位置,細細地用手指挑弄。接著,他把手搭上胯部,用手指捏住內褲的兩側,將小小的內褲一點點的往下剝去。

    「啊……不……不…不要…」小惠拚命搖擺著肥大的屁股,試圖阻止海亮的行動。

    海亮并不理會小惠的掙扎,猛的把內褲一拉到底。

    「啊!」小惠發出了一聲驚呼。

    「天那!真是個誘人的屁股啊!簡直無與倫比!」海亮一邊蹲著繼續揉捏著小惠豐滿肥白的屁股一邊說道。

    小惠在海亮的羞辱下把兩腿并得緊緊的,整個身體都在輕輕地發抖。

    「把腿分開,我要看看你身體最淫蕩的部分。」海亮命令道。

    小惠站著沒有動,畢竟,那里是一個女人最隱私、最羞恥的地方,何況是在這隨時都會有人經過的樓道里,更何況是在兩個平時她最看不起的人面前。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啊!」緊接著就是小惠的驚叫聲。

    只見小惠粉嫩,潔白的屁股上印上了五條紅紅的指印,媽的!海亮這小子竟然在我妻子肥白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臭娘們!你還敢看不起我們,你可以淫蕩得撅著屁股要給阿健看,還給他操,我們兄弟就不行了嗎?」海亮惡狠狠地罵道。

    「嗚……」小惠開始輕聲地抽泣,屈辱已經使她的心志漸漸崩潰,她緩緩地將一條腿抬起,將腳腕從內褲中抽出,分開后站立原地,那條內褲仍然蓋在另一條腿的腳背上。

    海亮蹲在小惠的屁股后面用手掌掰弄著兩團肥白柔軟的臀肉,還不時的用手指挑弄著小惠兩腿間最敏感的部位。

    此時的場面顯得格外的妖冶淫蕩:一個美麗豐滿的女人,閉著眼睛,叉開兩腿,腳踩著高跟鞋,一條內褲蓋在腳背上,幾近赤裸的胴體被兩個強壯的男子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輕薄著。

    看著這一幕,此時的我早已忘記眼前的女人就是我深愛的妻子,胯下的陰莖早已被這淫蕩的場面激得堅硬無比。

    「啊……」小惠豐潤的唇間發出呻吟,身子也激烈地顫抖起來。

    「哇!這里已經濕了呀!你可真是個蕩婦啊!在樓道里都能夠起性,真是好淫蕩啊!」海亮站起身子把手從小惠的胯下抽出,伸出中指在海生和小惠的眼前晃動。

    海生的中指上閃閃發光,粘滿透明的液體,是小惠敏感的身體分泌出來的愛液。在兄弟倆的撫弄、挑逗下,小惠的身體出現了本能的反應。

    海生一邊繼續揉弄小惠的乳房一邊淫笑道:「嘿嘿!她本來就是個淫蕩的女人,說不定她就是喜歡在外面給別的男人干,喜歡被別人看到她淫蕩的樣子。」

    「可惜啊!今天怎么到現在還沒有人經過,都錯過了這段好戲了。」海亮戲謔道。

    我心想:幸虧我們這棟樓里沒幾家人家,而且這層樓面三間屋子都是我們家的,要不然這丑就出大了。

    這時候,海亮拉開了褲子的拉鏈,把那堅挺、粗壯的陰莖掏了出來,身子貼在小惠赤裸的后背上,這樣一來,他的陰莖就直接頂到了小惠的胯下。

    「哥!我等不及了,你現在就做我們的觀眾,我要在這把這婊子給干了。」海亮把雙手從小惠的腋下繞到胸前,抓住兩個大奶子就揉捏起來。「好啊!讓我看看這婊子在樓梯走廊里是不是也能像昨

    晚一樣到達高潮。」海生說完站到了一旁。

    「啊!不要…千萬不要…不能在這里,隨便什么我都可以答應你,請千萬不要在這里。」小惠拚命地搖頭抗議。

    可是,身后的海亮已經有所動作,他一把摁住小惠的脖子,使她的上身彎曲后靠在走廊里的扶手上,另一支手握住自己粗壯的陰莖直朝著小惠兩腿之間捅了進去。

    「不……啊……」小惠被海亮強行插入后發出痛苦地呻吟,身子像觸電一般猛的反弓了起來。

    「呵呵!味道怎么樣!比隔著門板爽多了吧,我就在這里讓你嘗一下欲仙欲死的味道。」海生扶著小惠肥白的屁股開始激烈地抽送起來,那根黑黝黝的大陰莖又一次次地沒入我妻子的身體。

    「啊……嗚……」小惠咬住嘴唇努力掩飾自己身下傳來的陣陣快感,讓自己不發出聲音。

    「嗚……嗚……」

    「嗚……嗚……哦……啊……」但是在海亮粗壯陰莖的攻擊下,她還是忍不住開啟嘴唇,發出陣陣呻吟。

    在身體欲望的侵襲下,小惠把手按在扶手上支撐起上半身,開始忍不住挺動屁股配合起身后海亮的抽送。「啊……哦……」

    「登!登!登!」突然,我聽見從樓梯口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門外正沉浸在欲望中的海亮和小惠也似乎聽見了這聲音,一下停止了動作,靜了下來。「登!登!登!」果然是有人上樓來了。

    海生側著腦袋面對著海亮淫褻地笑了一笑,壓低聲音說道:「嘿嘿!我們的觀眾終于來了。繼續演出吧!」海亮的表情看起來興奮得要命,又開始了對我妻子的奸淫。

    「啊!放開我!快停下!」小惠緊張得臉都變得煞白,低聲喊叫著,身子拼命地扭動,想擺脫緊緊抱住自己胯部的雙手。但是海亮的雙手強健而有力,小惠白凈的身子象落入狼爪的羔羊一樣柔弱無

    力。

    「登!登!登!」樓梯上的腳步聲越來越響亮。

    「求求你!嗚……求求你了……請你拔出來呀……」小惠的臉上的表情幾乎要哭出來了,她使勁撐起上身,拚命晃動著屁股,試圖讓卡在自己陰道里的陰莖離開自己的身體。

    然而海生將自己粗壯的陰莖緊緊貼住了她的身體,隨著她的屁股一起晃動,海生的陰莖本來就又粗又長,小惠的舉動只能更加刺激海亮的獸欲。

    樓梯上的腳步聲又近了些,好像還不只一個人,已經能夠聽到說話的聲音。

    這時候,小惠的屁股停止了無謂地扭動,她努力使自己站直,將自己的上衣拉了下來,把一對豐滿的奶子包進了緊身的上衣內,雖然乳頭凸起的輪廓依然十分清晰,但是至少起到了遮羞的效果。

    海亮還是貼在小惠的身后,用手緊摟著她的腰肢,將自己粗長的陰莖從后面插在她的陰道里,由于小惠現在基本站直了身子,所以海亮只能減小了抽送的幅度,生怕自己的大家伙從陰道里滑出來。

    樓梯上的人已經出現了,我見到后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來者正是我們樓上的田二嫂和她的女兒小云。這田二嫂又是我們整個小區有名的快嘴,如果被她知道的話,不出三天,我們整個小區都會知

    道這事。

    我現在才有些懊悔剛才沒有阻止他們。

    「小惠啊!要出去啊!」這時候,田二嫂也發現了樓道上的海生兄弟和我妻子小惠。她以為小惠站在樓梯口是要出門。

    「嗚…是…是…」小惠結巴著應和,雙手緊緊地攥住自己的裙擺,不讓對面的母女二人發現她那被一根粗大肉棍侵入的赤裸下體。

    「快向小惠阿姨問好。」田二嫂似乎并未察覺小惠的異樣舉動,吩咐女兒向我妻子打招呼。

    「小惠阿姨好!」小云奶聲奶氣地說道。

    這時候,海亮故意猛烈地在小惠身后抽送了幾下,引起小惠身子一陣激烈地顫抖。

    「嗚……乖…好…小云真乖!哦……哦……」小惠雖然努力地壓制著強烈的快感,但是還是在海亮粗大肉棍的刺激下有點語不成聲,幾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

    此時的海生幸災樂禍地捏著小惠的乳罩的細帶甩動。

    田二嫂這才發覺場面有點不大對勁,她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小惠,又在海生兄弟倆身上掃過,最后又停留在小惠身上,臉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啊…」由于羞恥,小惠把頭低得幾乎碰到了自己豐滿的胸部,在海亮不緊不慢地抽送下不由自主地發出低聲的呻吟。

    「媽媽,小惠阿姨怎么了?她以前說話不是這個樣子的呀!」小云天真的問道。

    「小孩子不要多問,快走。」田二嫂一把拉過小云的手。

    小云一邊被她母親拖著上摟一邊又回頭說了一句:「小惠阿姨,你的小褲褲掉了耶!」

    「撲哧」一聲,海生忍不住笑了出來。

    田二嫂母女一走開,小惠挺直的身子一下又軟了下來,又被海亮推擠在樓梯扶手上猛烈地奸淫、抽送。

    「啊……你…你們這樣欺負我……啊……你們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小惠披散著頭發大口的喘著粗氣。

    「呵呵!我們不讓你做人,我現在就讓你做神仙。」海亮抽插得更加快速有力,小惠陰道里的愛液不斷被他那根粗大的肉棍帶出來,沿著兩腿內側流淌了下來。

    「啊……啊……你…你饒了我吧,我……我……不行了…哦……啊……」

    「啊……哦…哦…哦…」

    隨著幾聲急促忘情的呻吟聲,小惠的身體向后弓起,發出強烈的抖動,一次…又一次…

    「哈哈!瞧這蕩貨,在這里居然也可以到達高潮。」海生在一旁笑著說道。

    海亮忽然放慢了抽送的速度,但是幅度依然很大,二十公分左右的肉棍整個沒入我妻子的身體。

    「哦……啊……」小惠依舊沉浸在高潮的興奮中。

    「哦…」在一次深深地插入后,海亮停止了抽動。

    小惠意識到身后的海亮就要射精了,忙搖動屁股說道:「啊…別……別……求你別射在里面。啊……」

    在這關鍵時刻,海亮哪舍得把自己的陰莖拔出來,身軀一次一次地顫動著,將精液射入我妻子的體內。

    「真是個極品女人啊!爽啊!」海亮把半軟不硬的濕漉漉的肉棍從小惠體內拉了出來,一邊直叫好。

    小惠依舊無力地扶在樓道扶手上大口地喘氣,任由海亮的精液從自己的陰道中溢出后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

    「哥,你要不要也來玩玩,在走廊操這娘們真是刺激啊!」海亮拉上拉鏈后對著海生說道。

    海生擺了擺手道:「算了,反正咱兄弟今后有的是時間操這女人。」他走到小惠跟前托起她的下巴問道:「你說是嗎?我們兄弟是不是隨時都可以操你?」

    「嗚……是…」小惠眼里滿是羞憤的淚花。

    「哈哈!」「哈哈!」海生兄弟倆大笑著走進自己的屋內。

    一場淫戲終于收場了,我按了一下褲子里發脹的陰莖,也站起身來溜進了房間,打開了電視機。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故事會之赤裸嬌妻

    妻子進屋的聲音很輕很輕,幾乎沒有弄出一絲聲響,不一會,從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

    半小時后,妻子裹著毛巾走了進了房間,剛洗過澡后的她顯得容光煥發,絲毫也看不出剛才曾經受過羞辱和奸污。

    「回來啦!怎么剛回家就去洗澡了?」我裝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瞥了一眼妻子。

    「哦!今天外面好熱啊,出了一身臭汗挺難受的,就先洗了個澡。」妻子很會撒謊,接著又說道:「老公啊!我回來之前你聽見過門外什么聲音嗎?」

    呵!她想試探一下我有沒有察覺剛才的事情。我回答道:「沒有啊!我一直在里面看電視,有什么事嗎?」

    「哦!也沒什么,只是回來時看見外面好多陌生人,挺吵的。」妻子背對著我拿走了身上的毛巾,在衣柜里拿要換的衣服。

    妻子赤裸背部的曲線很美,肥美白嫩的屁股在細腰地襯托下顯得極為性感。

    而在一片潔白的臀肉上卻清晰地印著五條紅紅的指印。

    媽的!該死的海亮,下手居然這么重。看見這里,我憐惜的從后面緊緊抱緊了妻子柔軟的身軀。

    妻子也溫柔地把頭后仰靠在我的額頭上,濕漉漉頭發搭落在我的臉旁散發出一股洗發水的香味。

    我忍不住俯首輕吻起妻子頸部細膩的肌膚,那里也是妻子的性敏感地帶。

    「啊…」妻子在我舌尖的挑弄下發出輕微的呻吟。

    我把雙手繞到她的胸前把玩起那對肉鼓鼓的大奶子。

    「不要啊!老公,讓我換好衣服呀,我肚子餓了,去吃晚飯吧。」

    又是「不要啊」,剛才海生兄弟羞辱她的時候也是不停地說這句話,這使我眼前又浮現出剛才的場面,腿間的陰莖馬上堅挺了起來。

    我一把摟過妻子,猛的將她仰面按倒在床上,自己翻身壓了上去。

    「啊…哦…」妻子被我突然的舉動弄得嬌喘連連,赤裸豐滿的胸部不住的起伏顫動。

    此時的我早已欲火焚身,也顧不得什么前戲了,站起身來松開了皮帶。

    「真的不要,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改天吧!」妻子一骨碌翻身站起后拿起替換的衣服一溜煙跑出了房間。

    媽的!氣死我了,可以在樓道里給海生兄弟倆玩弄奸污,卻不讓我這個做老公的爽一下,簡直豈有此理!

    一直到睡前,妻子都一直嬉皮笑臉的在逗我開心,但是我沒有答理她一句。

    我怎么也無法忍受她居然這樣對我。

    「喝吧,不要象小孩子一樣,乖!」妻子像往常一樣在床頭柜上放了一杯牛奶。見我沒有抬頭看她一眼,怏怏地走了出去。

    我坐在床頭,心里越想越氣,抓起牛奶杯走到窗前打開了窗戶,也不管下面有沒有人就把滿滿的一杯牛奶倒了下去。

    隨后,返身回到床上抱著枕頭倒頭就睡。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我依舊在床上翻來覆去卻怎么也睡不著,錄像帶及樓道里的一幕幕淫蕩的畫面總是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

    房間門開了,妻子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先看了看原先盛牛奶的空杯子,又推了推我的身子,俯身在我耳旁叫道:「老公…老公…」

    我裝做睡著了沒有理她。

    「老公…老公…」她一邊使勁搖了搖我的身子一邊又大聲呼喚了幾聲,我直納悶:她為什么要這么大聲啊?這聲音足以把一個熟睡的人驚醒。

    我突然想起那杯牛奶,難道…難道她又在牛奶里放了安眠藥。想到這里,我索性一動不動的繼續裝睡,暗中卻瞇起眼睛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

    妻子看我沒有動靜后,一屁股坐在我身旁低聲抽泣了起來。

    「嗚……嗚……」那聲音漸漸提高了一些,聽上去真是令人心酸。

    過了很久,她才止住了哭泣,然后做了一個令我十分驚訝的舉動。

    只見她站起身來,把身上剛換上不久的睡衣和內衣、內褲都脫了個干凈,露出一身白皙豐滿的美肉。隨后又從衣柜里拿出另外一套睡衣,一件一件的穿在身上。

    那是一套三件組合的情趣睡衣,是我上次在網上給她買的,買回后只穿過一次,她說太淫蕩了不肯穿,唯一的一次也是在作愛前我逼她穿給我看的。

    而如今,她居然在這個時候穿了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當我看見她把這一套東西全穿在身上后,身下的陰莖立即挺立了起來。

    那是一副讓任何一個正常男人看了都要流鼻血的打扮。

    一件鑲著閃光花邊的黑色乳罩,說是乳罩,其實根本沒有罩住乳房的任何部分,只是幾條黑色的絲帶箍住了乳房的下部和邊緣,讓兩個大奶子緊緊靠住后向上托起,露出了深深的乳溝,雪白的乳房

    和暗紅色的乳暈全部都露在了外面,兩粒小葡萄般誘人的乳頭傲人地向上略微翹起。

    內褲是開檔的丁字褲,做成了一只展翅蝴蝶的模樣,掛在腰部的細帶上面,其實也比真正的蝴蝶大不了多少,只是蓋住了少許陰毛,而蝴蝶的尾翼在陰道口上方沿著大陰唇的兩側分開,形成兩條細

    帶,勾勒住肥美的陰部后又在肛門處匯合,延伸到身后,整個肥碩的屁股除了一條嵌入臀縫中的黑色的細帶外全部暴露在外面。

    我實在很佩服設計者的偉大,這已經完全把女人最隱秘的地方更加清晰的暴露在空氣中。

    外面披上一件低胸吊帶睡衣,用的是一種薄得無法再薄的黑色透明的料子,讓我妻子的身體上籠上一層攝人心魄的妖媚。

    如果說兩件內衣是極盡淫蕩的話,那么那件睡衣是讓淫蕩變得更富有美感。

    「啊……」妻子站在鏡子前細細欣賞著自己的身體,細嫩的雙手竟然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嘴里發出低沉的呻吟聲。

    許久,妻子微步向我走了過來,在我的上方站立注視著我。

    我連忙閉上了眼睛,不讓她發覺我是在裝睡。

    「老公,請你一定要原諒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

    聽到妻子竟然開口說話,嚇了我一跳,一開始還以為她已經發現我在裝睡,后來才發現她是在自言自語。

    「我,我不能讓你知道這一切,我不能失去你。」妻子的聲音溫柔卻帶著哀傷。

    「現在,我要去取回我自己種下的惡果。」妻子說完在我的額頭上長長的吻了一下后走開了。

    當我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見一抹妖媚的黑色消逝在那扇被慢慢關閉的房間門的夾縫中……

    我輕輕地爬下床,順著門縫向外看去。

    妻子打開了酒柜,拿出了我剛開啟的,喝過了一點點的那瓶天狗酒,然后又擰開了蓋子,把一包白色的粉末倒了進去。

    天那!她在下藥!

    她把酒瓶搖了幾下,等藥粉充分溶解后拎著酒走向門口。

    妻子站在客廳門口,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極具誘惑的情趣睡衣,再抬手捋了一下美麗的黑色秀發后打開了大門。

    她猶豫了幾秒鐘后,晃動著黑色透明睡衣下又翹又圓的豐臀跨出了門外,隨后輕手輕腳地虛掩上了大門。

    「她會到哪里去呢?又要去干什么呢?」我心里琢磨著。

    「咚…咚…」緊接著,門外傳來幾聲敲門聲,是隔壁海生兄弟倆屋門口傳來的。

    該死!她居然穿成這樣到剛才對她進行侮辱、奸污的人那里去。

    我連忙回房間又一次打開了連接隔壁攝像頭的監視器,隔壁的景象一下清晰的呈現在我面前……

    「誰呀?」海生兄弟倆正赤膊面對面坐在一起下著象棋,海亮聽見敲門聲便起身喊了一句后走到門前。

    當海亮打開門后便怔住了,嘴巴張得好大好大。

    「哥!快過來看,是誰來了啊!」半晌,他才回過神來色咪咪的上下打量著門口的小惠。

    海生走到門前也愣了半天,隨即道:「吆!稀客啊!打扮得可真是前衛啊!來,來,進屋讓我們好好欣賞一下。」

    小惠不等海生說完便急忙竄進了屋子,她一定害怕被別人看到這副淫蕩的打扮。

    「嘿嘿!還帶著酒啊!給誰喝的呀?」海亮關上門后發現了小惠手中的酒問道。

    「還有誰啊?當然是給你們兩位大哥喝的呀!」小惠竟然這樣稱呼平日里最看不起的人,還一副嬌滴滴的樣子,說完便把酒遞到海亮手上。

    海亮接過酒后看了一下說道:「吆!還是名酒那!美女加名酒,咱兄弟今天的福分還真不淺啊!」

    「就是啊!我今天穿成這樣就是為了來陪兩位喝酒,增加點情趣的呀!」小惠說完用手拎了拎身上的睡衣,還故意碰了一下胸前的豪乳,讓一對大奶子在黑色透明的織物下不住的跳動起來。

    海亮看著這幕情形,深深地咽了一下口水。

    「快來啊!還愣著干什么?」小惠徑直走到餐桌邊打開了碗櫥,抓了兩個酒杯放在餐桌上。

    「慢著!有這么好的事嗎?」海生上下端詳著小惠,一臉的疑惑,接著又說道:「可是為什么要來給我們喝呢?」

    「我…我喜歡你們!」小惠的話音有些緊張。

    「哦?你可變得真快啊!怎么可能呢?剛才還巴不得我倆再去吃官司呢!」

    海生說著接過海亮手里的酒仔細端詳著。

    「呵!還是開過的,別是放了藥想毒死我們哥倆吧?」海生真是老奸巨猾,居然一下子懷疑到小惠此番來的目的。

    「不…怎么可能呀…是…我剛才被你們弄得好舒服,所以…所以我喜歡,我還想要。」小惠緊張得結結巴巴的,竟然說出這樣淫蕩無恥的話來。

    「呵呵!你可真騷啊!才干了你沒多少時間又想要了呀!」海亮笑了出來,一邊又走上前去撫弄起小惠的身體。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老公要啊?」海生問道。

    「我…我老公他不中用,沒你們的…那個大,還有…還有…我喜歡被你們兩個一起弄。」小惠顫抖著說道。

    我聽了這樣的話氣得直冒煙,雖然我知道這也許是她在應付他們,但是也有可能是實話,至少我的家伙的確沒他們的粗大,聽了心里實在窩火。

    「哈哈!好啊!我們兄弟倆以后天天一起干你。」海亮的手在小惠豐滿的肉體上不斷的游走,轉頭又跟海生說:「哥,看來這個騷貨真是希望我們一起來干她。」

    「這么說你是誠心誠意的嘍!」海生還是一臉的狐疑,又說道:「既然你那么誠心,那么你給我們到街對面的便利店去買一瓶沒開啟過的酒,如何?」

    海生這家伙果然厲害,我妻子的計劃可能要就此泡湯。

    小惠聽了神色一下變了,可是她又無法拒絕,如果拒絕的話,他們一定會看出破綻。

    「那……那好吧,我回去換件衣服,再拿點錢。」小惠無奈之下只能這么答應。

    「不用了,酒菜錢我們來好了,你只要給我們跑一趟腿就可以了。」海生上下掃了一眼小惠的身體后,淫笑著說:「至于衣服嘛!嘿嘿!我看這樣挺好的,就不要換了。」

    「是啊!是啊!這衣服可是你自己穿出來的呀,還換什么呀?」海亮聽哥哥這么一說,眼睛都亮了起來。

    此時小惠身上的睡衣已被打開,露出了雪白的大奶子和開襠的內褲,兩腿中間粉紅的陰唇被海亮的手指撥弄之后,有點翻了出來,整個陰部肥嘟嘟、濕淋淋的非常誘人。

    小惠聽了兄弟倆的話,臉色變得煞白,忙說:「不要!請不要讓我就這樣出去。」

    「這么說你剛才都是騙我們的啰,連這點誠意都沒有,你叫我們這么相信你啊?說不定那酒里真的下藥了吧?」海生奸詐地說道。

    「沒有…真的沒有…」

    「沒有…我沒有騙你們…我…我這就去。」小惠情急之下居然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嘿嘿!這就對了。」海生說完拿出了幾張鈔票往小惠手里塞。

    這時候海亮一把抓住了海生的手,搶過手里的錢,對著海生狡猾地笑了笑,說道:「哥!錢攥在手里不安全,晚上街上壞人挺多的,還是藏在安全點的地方吧!」

    海亮把幾張紙幣卷成圓筒狀后,淫蕩的順著小惠雪白的身軀,挑弄著堅挺豐滿的奶子、胳肢窩、凹陷的肚臍、微微凸起的小腹一路下滑,在兩腿之間的開襠處停了下來。

    「也沒什么地方可以藏了,就這里吧!」海亮說著將圓筒狀的紙幣抵在了小惠微張的陰道口,并且慢慢地擠入。

    「不要!這里…這里不行…」小惠驚恐地喊道,一邊用雙手死死撐住海亮的手,阻止紙幣的進一步探入。

    「嘿嘿!好主意啊!」海生奸笑著走上前,使勁把小惠的手拉開,然后將她的雙臂反轉到身后,用一根繩子從背后綁住了細嫩的手腕。

    小惠收起小腹,夾緊了雙腿,拼命地掙扎。

    但是,紙幣還是在海亮手指的加力下繼續深入小惠的身體內部。

    「啊!」不知道是因為是異物插入而產生了快感還是因為干燥的紙幣弄疼了嬌嫩的陰道內壁,小惠發出了呻吟并將一條粉腿微微張開后抬起。

    紙幣的大部分滑入了小惠的身體,留了一小節在粉紅的陰道口露著,兩片肥厚的大陰唇被開襠內褲兩邊的細帶和中間的異物推擠得鼓了出來。

    海生蹲下了身子看了看這奇異的景象后忍不住摸了一下這個部位,淫笑著說道:「嘿嘿!好!這樣就放心了,你可以去了。」

    海生說完將小惠推到了門口,將門打了開來。

    門外樓道里的燈發出昏暗的光線,透明的情趣睡衣勉強遮住了雪白的膚色,但是卻根本無法遮住里面誘人的每一個部分、每一條曲線。

    由于雙手被反綁在了身后,胸前那對本來豐滿無比的奶子此時顯得更加的高聳、堅挺,隨著急促的呼吸而顫顫巍巍的,給人以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她害怕得縮緊了身子,怎么也沒有勇氣跨出這一步。

    海亮看見小惠猶豫的樣子,戲謔著拍打了一下豐滿、肥碩的屁股,而后猛的將她推出了門外。

    「去吧!不要怕!我們兄弟在窗口看著你呢!」

    海亮說完「嘭!」的一下子關上了門,小惠踉蹌著身子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哈哈!這下有好戲看嘍!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聽了兄弟倆在門后的狂笑,渾身直發抖,我想門外的妻子此時一定也聽到了他們的笑聲,她一定也在發抖。

    我此時多么希望她能回到家里來,不要再承受這樣的屈辱。

    可是當我想起她剛才對海生兄弟倆說的話,以及幾次被他們淫辱時淫蕩的表現,我的心中不免忿忿。

    「噔、噔、噔。」樓道里響起了我妻子下樓的腳步聲。

    海生兄弟倆果然一起擠到了窗口,探出頭注視著樓下的街道。

    于是,我也起身離開了監視器,走到了窗前。

    幾盞破舊的路燈、昏暗的街道、幾家破落的店鋪、零星的路人組成了一副破敗的景象。

    這是一條偏僻冷清的街道

    街上唯一的亮點也就是街對面左邊百米處的那家剛開張的便利店,不過也沒什么生意,只是依稀有一個男子扒在門口的收銀臺上打著瞌睡。

    這就是我妻子要去的地方。

    「快看!她出來了。」隔壁的窗口傳來海生的喊聲,我甚至能夠看到他們兄弟倆探出的腦袋。

    我為了防止被他們看見就縮了一下身子,把目光投向了街面,搜尋著我妻子的身影。

    「倒!這娘們運氣真好,現在怎么沒有一個人。」海生懊惱的聲音傳來。

    這時的街道靜悄悄地沒有一個行人。

    我終于看見了路燈的光?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