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亂倫,校園,武俠等合集 正文 第 37 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6-01-11 22:44:17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我解封了地球 八角鎮之子 開局傾家蕩產 紫眸逆天:廢柴大小姐 北宋倒馬金槍傳.第三卷,五臺山 龍門戰神 師太也可愛 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 

    得很濕,從來沒有人讓她這麼興奮。..rg

    有些時候,我們像是瘋了,只要**一起,立刻便擇地交合。有一次,當其

    他人都還在家,我看見嫂嫂走進廁所,便悄悄跟上去。嫂嫂沒有鎖門,一打開門,

    當她看見我時還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議,逕自把嫂嫂抱起,也來不及用衛

    生紙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邊上,雪白圓臀高高翹起,從後邊干她。

    「小叔子,有人會進來的。」嫂嫂小聲說,可我沒理會,一直干到叔嫂倆共

    同達到**。

    離開時,我把嫂嫂的內褲拉上去,不讓她擦拭。雖然我們的偷情沒被發現,

    可是在這天接下來的時間,只要看著嫂嫂不住按著小腹,皺起眉頭的窘迫樣子,

    我就很亢奮,知道自己的精液正從嫂嫂的**流出來,淌到她的內褲里去。

    與嫂嫂在一起真是太性富了!年底嫂嫂如原以償,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小子。

    一家人樂的合不上嘴。次年我考上大學,為了紀念嫂嫂那令我欲仙欲死的**感

    覺:傾力而作《伐屄》。

    《詩經》有《伐檀》,今吾作《伐屄》以記之:坎坎伐屄兮,置之床之內兮,

    屄滑且緊兮。不夾不射,胡瀉吾滔滔江水之欲兮。不抽不插,胡瞻爾**有**

    兮。彼君子兮,不素干兮。坎坎伐屄兮,置之床之側兮,屄柔且軟兮。不夾不射,

    胡曰人類能繁衍后代兮。不抽不插,胡曰爾**不癢兮。彼君子兮,不素插兮。

    坎坎伐屄兮,置之**之上兮,屄深且曲兮。不夾不射,胡享受美好人生兮。不

    抽不插,胡曰爾生活滋潤兮。彼君子兮,不素玩兮。

    欲火難耐的熟婦深夜被租房的姐夫和同事**

    張紅芹今年33歲,是我老婆的表姐,身材豐滿性感,她家有一套大房子,老公經常出差在外,自己住覺得不安全,就租給了幾個親戚朋友。馮偉大是張紅芹的姐夫,孫波是張紅芹的同學,兄弟倆長得五大三粗的,只是張紅芹總是不喜歡他們倆。張師傅是張紅芹單位的師傅,住在西邊的那間屋子,為了防止有安全問題,張紅芹讓我偷偷在他們屋子里裝了個微型攝像頭。

    一天我來張紅芹家,把監視器畫面切到攝像頭監視的隔壁屋子……見到的畫面有些奇怪,只見馮偉大把臉貼在兩間屋子相隔的這堵墻壁上,一動不動的。我正覺得奇怪,耳機里傳來孫波的聲音:張紅芹那騷娘們怎么還沒開始叫春啊?你聽聽清楚。」孫波問道。「沒有,那騷女人平時**聲音很響的,不會聽不見的。」「那張紅芹那娘們一個多月沒碰男人,倒也受得了啊?」孫波說道。孫波恨恨地說道。「就是,那婊子高傲得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咱們兄弟倆。」「話得說回來,張紅芹那娘們人長得真是沒話說,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特別是胸口那對大**,看得老子真想上去摸一把。」「呵呵!是啊!那娘們的屁股可真是又翹又大,如果從后面插進去一定夠爽!哈哈哈!」「這種騷娘們最好咱們兄弟倆一起干她,一前一后地插她,她才會滿足。」「哈哈!要是這娘們還不能滿足呢?」「那…那就叫咱們工地上的哥們排著隊干她,干到她屁滾尿流。」「哈哈哈……」…兄弟兩個越說越不像話。

    聽著他們這樣地污言穢語談論張紅芹,我的腦海里浮現出這樣的場面:在一間破舊的工棚里,那些污穢不堪的民工排著隊,輪流奸污著我美麗**的張紅芹,張紅芹豐滿的身子上涂滿了男人們的精液,而張紅芹還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著背后男人們的插送,胸前圓潤潔白的大**不斷的晃蕩,嘴里還不斷發出淫蕩的叫聲……

    轉眼又到了星期四,到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門口我聽見里面張師傅的說話聲,里面傳來我無比熟悉的女聲:「啊……張師傅,一大把年紀的,也不知道怎么學來的這么多花樣……啊……啊……」是張紅芹的聲音,想不到她真的跟張師傅搞上了。

    我掏出隨身攜帶的鑰匙,輕手輕腳地打開了房門進了屋子……這時候,我看到了一副令我無比驚訝的畫面,只看見張師傅**著身子背對著我,彎腰蹲在一扇門前面,門上有一個洗臉盆大小的洞,張師傅把頭埋在上面似乎在舔著什么東西。我終于看清楚那是什么東西了,那是一個屁股,雪白雪白的屁股,張師傅把頭埋在中間,用舌尖挑弄著粉紅的**。

    「啊……啊……」張紅芹淫蕩的呻吟聲從門那邊傳了過來,我知道,我美麗的張紅芹現在就像條淫蕩的母狗一般扒在門那邊,舉著肥碩的屁股把她那下面的騷洞對著門上的這個洞口。怪不得上次回來只看見**裸的張紅芹,而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情人。「啊……啊……」「張紅芹姐!你這里騷水好多啊!弄得我臉上全是你的騷水。」

    張師傅把頭離開了張紅芹的陰部,擦了擦嘴邊的黏液。「啊……都是你呀!被你這個小壞蛋弄得下面癢死了,啊……」張紅芹一邊喘氣一邊說道。「啊……不要停啊,快來插我啊!」張紅芹不停的搖動著肥白的大屁股,中間的**大大的張開,**口水淋淋地盈滿了**。「張紅芹!你叫我用什么東西插你啊?」張師傅明知故問。「啊……你這個小壞蛋,當然是你的東西啦,快點、快點啊…」「我有什么東西可以插你啊?我的張紅芹!」

    「啊……張師傅乖…我算求你了好不好?我老公說不定要回來了!」張紅芹把屁股緊緊地貼在門洞上,恨不得把整個屁股都塞過來,擠得大片雪白的臀肉都變了形。「你老公回來關我什么事啊?」張師傅繼續戲弄著我張紅芹。

    「嗚…輸給你個壞蛋,快用你的**插我呀!啊……」張紅芹淫蕩地叫道。「哈哈!插你哪里啊?」張師傅還不罷休。「嗚……插我下面啊…插我下面的**啊!啊……」張紅芹忍不住帶著哭腔淫叫。

    張師傅這才握住跨下堅硬的**對著我張紅芹的**插了進去……「哦……嗚……啊……啊……」張紅芹被插入后發出陣陣歡叫聲。張師傅把手撐在腰上,不停地挺動著堅實的屁股,把堅挺的**一次一次地送入門洞中雪白的**內。

    啊…啊…」張紅芹在門那邊一邊呻吟一邊晃動屁股迎合著背后**的插入,直把門撞得「砰砰」作響。看著這一幕離奇而刺激的作愛方式,我感到下體都快爆了。「啊……快些…再插快些…我要到了…」「啊……到了……到了……」「啊……啊……哦……」張紅芹的呻吟越發的激烈,看來她到達**了。

    「哦…哦…」張師傅的喉間也發出幾聲悶吼,幾次深插之后,背部的肌肉一陣顫慄,靠著門一動不動…媽的!他把精液全部射進了我張紅芹的體內,過了一會兒,他才把疲軟的**從我張紅芹的**里抽出,頓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張紅芹的粉紅色的**口涌了出來,順著門洞的邊緣流了下來。

    「張師傅,你真行啊,每次都弄得我好舒服哦!我先去洗個澡,說不定我老公又要突然回家了,上次真是好險啊!還多虧我們想出了這樣的玩法。」「我去洗澡了,拜拜!」張紅芹說完后離開了門洞。

    看完了這一幕刺激香艷的活春宮,我用手按了一下褲子里漲得發痛的**,我望著張紅芹扭動的豐臀有點發呆,她的屁股很美,寬大而豐滿,在她那細細的小蠻腰襯托下顯得極為性感。就是這張肥肥的屁股,每個星期四的晚上總是撅起后對著那個門洞任憑門后男人的抽送。聽說女人被操得越多,屁股就越翹越肥大,不知道有沒有道理。

    又過了一周,我為了看這個香艷的景色,又借著來調試攝像頭的借口來張紅芹家。一進監控電腦的房間,我就打開了監控器的聲音。張師傅,你說今晚給我們介紹個漂亮妞給我們兄弟打一炮的,可是現在人呢?」有個十分熟悉的男人聲音響了起來。「對呀!人呢?」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也是十分的熟悉,可是我一時間卻怎么也想不起是誰。「別急嘛!人過會就到,包你們倆滿意,并且絕對漂亮,絕對性感,如果我騙你們就不要給錢。」張師傅的聲音想起。原來張師傅這小子還給人拉皮條啊!我不免有點佩服張師傅的生意頭腦。這時候鏡頭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我看到后吃了一驚:原來是馮偉大啊!怪不得聲音這么熟悉,另一個不用說一定是孫波了。「最好要象隔壁張紅芹那樣漂亮性感的女人,如果像她那樣的女人,我們就給雙倍的錢。」孫波說道。媽的!他們倆兄弟就只知道打我張紅芹的主意。「呵呵!別急,人長得怎么樣你們很快就會知道的。」

    張師傅笑著說。「紅芹,那我們今晚好好痛快的干一場了,哈哈!」張師傅一邊笑著一邊對馮偉大兄弟使了個眼色。馮偉大、孫波兄弟一開始臉上滿是驚訝,到后來喜形于色,對著張師傅翹起了大拇指。好呀!就大干一場,到時候就怕你不行。」張紅芹說道。「哼!今天我不把你插到叫饒,我就不是男人,你先替我吹吹吧!」張師傅說完褪下了褲子,叉開腿貼在門上把松軟的**伸進門洞里……幾分鐘后,等張師傅把**抽出時已經變得堅挺筆直。此時馮偉大兄弟倆也早已褪下了褲子,露出了堅實強健的大腿,胯下的**黑黝黝的出奇的粗壯。「紅芹姐,把你的大**伸過來給我好好玩玩。」馬上,門洞里伸過來一個白忽忽的大**,張師傅從門口移開,對著馮偉大兄弟倆使了個眼色。兄弟倆蹲了下來,顫抖地伸出手來在我張紅芹豐滿的**上細細的撫摸起來,張紅芹小巧誘人的**在他們的撫摸下很快挺立起來。

    門那邊開始傳來張紅芹動情的呻吟……「啊……你弄得我好癢啊…」「紅芹姐,把你另外那個**也塞過來吧,我要插你的乳溝。」「老傢伙,你的玩法還真多啊!好吧,讓我試試。」張紅芹把一個**退了點出去,把兩個**房并攏后一點點的推擠過來……「不行啊!門洞太小了。」張紅芹氣喘著說。「哈哈!不是門洞太小,而是你的**太大了,好!我來幫你。」張師傅笑著說。馮偉大兄弟一人捏住一個**往門這邊拉,把張紅芹大大的**都拉得變了形。「不要啊!好痛啊!」張紅芹在門后尖叫。「好了,好了,哇!好大的**,好深的乳溝啊!」張師傅示意馮偉大兄弟停止拉扯。這時候,破舊的門洞被張紅芹兩個**房給塞得滿滿的,沒有一絲縫隙,因為太擠的緣故,一條乳溝顯得更加的深。馮偉大兄弟各捧著一個白凈的**捏弄著,還時而把**含進嘴里舔弄。

    「啊…張師傅…我怎么感覺有兩張嘴巴在舔我的**啊!啊……」張紅芹又開始呻吟。張師傅看了看馮偉大兄弟湊在一起的腦袋笑道:「呵呵!我怎么會有兩個嘴巴呢?只有你才有兩個嘴巴,一張吃飯,一張吃精液,哈哈!」「啊……你這小子,總是拿我開玩笑,啊……」張紅芹呻吟著說。

    「哈!我要嘗嘗乳交的滋味了。」張師傅說完走了上去把堅挺的**抵在**之間慢慢插入……馮偉大兄弟倆幫著把兩個**分開,讓張師傅插入后再推擠在一起,把張師傅的**深深地埋在中間。「哇!好柔軟,好舒服啊!」張師傅快活得叫了起來,隨后開始抽送了起來。

    我看著這一幕,胯下的**竟然如此堅硬,從一開始的驚訝,到后來對張師傅行為的不齒,到現在的興奮,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哦…哦…張紅芹,我還從來沒有跟女人進行過乳交,因為大多數女人**都太小了,姚大哥真是幸福,娶了你這么個尤物。」

    張師傅一邊抽送一邊說,馮偉大兄弟倆仍然蹲著把玩著兩個大**和翹起的**。還不時的拍打一下,激起一陣跳動。說來慚愧,雖然和張紅芹生活這么久,但是卻從來沒有享受過乳交這種**方式,現在想來覺得真是浪費了這一對大**。

    「哦!哦!」張師傅幾聲低吼之后,把**從乳溝中抽了出來,一股白花花的精液灑在了我張紅芹的**房上。「啊……怎么啦,你射精了嗎?」張紅芹在門后叫道。「沒有,沒有,我怎么會射呢?」

    張師傅忙說道。「啊?那我怎么感覺有股熱乎乎的液體灑在我那里。」「哦,那…那是我的口水。」張師傅打著頓瞎說一氣,一邊擦拭著自己射出的精液。「騙人,我不相信。」張紅芹也不是傻瓜,當然能感覺出一些什么的。「那好,我讓你感覺一下我的硬傢伙。」張師傅說完把馮偉大拉了過來。

    馮偉大握著自己那根堅硬黝黑的大**不容分說一下就順著我張紅芹的乳溝扎了進去……「怎么樣!紅芹姐,今晚誰先叫饒還不知道呢?我怎么會這么快就認輸呢?」張師傅問道。

    「咦?你真的還沒射啊!那好,我一定把你吸出來,看你能堅持到幾時。」張紅芹感到有點驚訝。馮偉大也開始**了起來,堅實的臀部飛快的挺動著。「張師傅啊!你不要光顧自己快活了,我下面好濕啊,快要忍不住了呀!」張紅芹淫蕩的說道。「那好啊!你把屁股轉過來,我用我的傢伙幫你通一通。」張紅芹聽后把一對大**慢慢地小心抽了回去。

    這時候,畫面開始晃動了起來,那個門洞被拉得很近很近,看樣子張師傅開始提著攝像機進行拍攝。門洞那里出現了一個我無比熟悉的肥大屁股,中間的粉紅的****的充血張開著,顯得非常艷麗。「張紅芹姐,你好騷啊!下面的**都快流出來了。」張師傅戲謔著說道。「還不是被你這個小壞蛋給吊出來的呀,快來插我呀!」

    馮偉大沒等張師傅指示就迫不及待地挺身而上,一棍到底,飛快地插送起來……「啊……」張紅芹被猛烈的插入后叫了起來,「啊……壞蛋,你今天好粗好硬啊…啊……」「呵呵!怎么樣?插死你個**。」張師傅說道。

    「啊……啊……我快要死了,啊……」張紅芹激烈地淫叫。

    馮偉大激烈地挺動著臀部,把那扇木門撞得「砰砰」作響。張師傅把鏡頭移到了門洞的上面,離馮偉大跟我張紅芹交合的部位很近很近,整個電視機畫面上被雙方的性器占滿,只見馮偉大粗大的**閃閃發光,粘滿了我張紅芹的**,像個大活塞一樣在我張紅芹體內抽送,張紅芹不停地將屁股后擺迎合著馮偉大的插入,每次抽出時,**口粉紅的嫩肉都被帶了出來,一次…又一次……我看了實在忍不住,把發脹的**從褲子里掏了出來,慢慢地套弄起來……「啊……我不行了…下面被你撐爆了,你的……你的……好大……好大……啊……」張紅芹瘋狂的叫喊起來。

    「啊……啊……我……我……要丟了……哦……」「啊……哦……」張紅芹看來到了**。馮偉大喉間發出「呼呼」的喘氣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哦…」馮偉大猛然間身體一抖,卡在我張紅芹**里的**一下停住,一次次的搏動起來,將大量的精液灌入了我張紅芹的身體。馮偉大將**拔出后,我張紅芹體內的精液如潮水般噴涌而出。張紅芹扒在那里不停的喘氣,一邊說:「啊…張師傅,你今天好厲害,插得我好爽。」「呵呵!我可還沒有完呢!信不信我還能插你一次?」張師傅嬉笑著說。

    這時候,孫波站在張紅芹身后,用手托著同樣粗壯的**挑弄著我張紅芹充血肥大的**,用**把肉縫中不斷涌出的精液涂抹在張紅芹肥白的屁股上。「不要開玩笑了,我去洗澡了,拜拜!啊?啊……啊……」張紅芹正想把屁股從門洞后移走,卻被孫波粗壯的**從后面插入。「哈哈哈!怎么樣?我還行吧?」張師傅大笑起來。「啊…啊…怎么可能?……啊……你這小子…今天吃什么藥了吧?啊……」張紅芹喘著氣說道,她哪里知道門后居然有三個男人在操她。

    「嘿嘿!我今天說過了,要插到你求饒為止。」張師傅奸笑著說。「啊……啊……好……今天……我就奉陪到底……」張紅芹支吾著說。孫波飛快的插送著,每次插入時,從張紅芹的**口都溢出大量的精液,還發出象小貓吃粥一樣的「嘬、嘬」聲。「啊……啊……」「嗚……」孫波也興奮得發出悶吼。「啊……又……又要來了……啊……啊……」張紅芹淫蕩的叫聲再次響起。「啊……」張紅芹在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后又到了頂峰,體內猛烈的**引得美麗的肛門口一陣收縮。馮偉大也再也忍不住,在張紅芹**壁劇烈地收縮下一瀉如注。

    這時候,馮偉大的**又挺立了起來,握著**剛想上去卻被張師傅的手一把拉住。「嗚…張師傅啊!你今天實在不得了,我真要被你插死了,我的手撐得都快不行了。」「我去洗洗身子,下面被你弄得一塌糊涂,拜拜。」說完后,張紅芹把一對**擠過來讓張師傅拍了幾張照片,隨后又轉過身子撅起屁股靠向門洞。

    三個男人又在張紅芹屁股后面圍了上去,也不知道此時是誰拿的攝像機,鏡頭又朝著張紅芹肥美的陰部拉近……此時張紅芹的陰部非常的潔凈,肥厚的**耷拉在**口,紅撲撲的非常誘人,張師傅拿著相機對著那里拍了好幾張。「好了沒有啦!人家被你這樣看著,那里又要濕了呀!」張紅芹的**口果然又開始濕潤了。「哈哈!你還真是個**啊!那好,我這就插你。」張師傅說完把馮偉大拉到我張紅芹屁股后面。馮偉大把碩大的**抵在了張紅芹張開的**間,慢慢地摩擦,頓時**上亮晶晶的粘滿張紅芹的**。

    張師傅拿著相機拍了幾張這樣鏡頭后吩咐馮偉大插入,張紅芹濕漉漉的**又被再次打開……「啊……張師傅啊,你今天怎么回事啊?都已經第三次了,啊……你真要弄死我啊……」張紅芹淫蕩的呻吟。「嘿嘿!我不是說了嗎?今天我要插到你求饒。」張師傅又拍了幾張張紅芹的**里被插入**的照片后放下了相機。

    「啊……我……我……我不會求饒……啊……」張紅芹一邊呻吟一邊扭動著肥白的屁股。「你可真是個**啊!我明天走了,以后誰還能來滿足你啊!」張師傅問道。「我……啊……我……我也不知道啊……」張紅芹喘著粗氣說。「你為什么不去找馮偉大、孫波兄弟倆啊?」「啊……我不要,我不要他們……他們這種粗人我不要……啊……」張紅芹大聲叫著,她哪里知道自己此時正被自己最看不起的粗人輪流奸污。馮偉大聽了舉手在我張紅芹的肥大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激起雪白的臀肉一陣激烈地抖動。「啊……你……你……哦……哦……」「又來了……到了……到了……哦……」張紅芹在馮偉大巨大的**飛快插送下又抵達了**。

    馮偉大猛的把濕漉漉的**拔了出來,一束精液在空中劃了一段弧線后落在木門上面。孫波一把推開馮偉大,對著張紅芹還沒有合攏的**插了進去……我一邊看著著淫蕩無比的一幕,一邊飛快的套弄著自己的**,看到張紅芹被三個男人輪流奸污,我竟然非常興奮。而三個男人和張紅芹的**居然還沒有結束。腦海里又浮現出淫蕩的一幕:在一間破舊的工棚里,那些污穢不堪的民工排著隊輪流奸污著我美麗**的張紅芹,張紅芹豐滿的身子上涂滿了男人們的精液,而張紅芹還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背后男人們的插送,胸前圓潤潔白的大**不停地晃蕩,嘴里還不斷發出淫蕩的叫聲……

    張紅芹今年33歲,是我老婆的表姐,身材豐滿性感,她家有一套大房子,老公經常出差在外,自己住覺得不安全,就租給了幾個親戚朋友。馮偉大是張紅芹的姐夫,孫波是張紅芹的同學,兄弟倆長得五大三粗的,只是張紅芹總是不喜歡他們倆。張師傅是張紅芹單位的師傅,住在西邊的那間屋子,為了防止有安全問題,張紅芹讓我偷偷在他們屋子里裝了個微型攝像頭。

    一天我來張紅芹家,把監視器畫面切到攝像頭監視的隔壁屋子……見到的畫面有些奇怪,只見馮偉大把臉貼在兩間屋子相隔的這堵墻壁上,一動不動的。我正覺得奇怪,耳機里傳來孫波的聲音:張紅芹那騷娘們怎么還沒開始叫春啊?你聽聽清楚。」孫波問道。「沒有,那騷女人平時**聲音很響的,不會聽不見的。」「那張紅芹那娘們一個多月沒碰男人,倒也受得了啊?」孫波說道。孫波恨恨地說道。「就是,那婊子高傲得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咱們兄弟倆。」「話得說回來,張紅芹那娘們人長得真是沒話說,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特別是胸口那對大**,看得老子真想上去摸一把。」「呵呵!是啊!那娘們的屁股可真是又翹又大,如果從后面插進去一定夠爽!哈哈哈!」「這種騷娘們最好咱們兄弟倆一起干她,一前一后地插她,她才會滿足。」「哈哈!要是這娘們還不能滿足呢?」「那…那就叫咱們工地上的哥們排著隊干她,干到她屁滾尿流。」「哈哈哈……」…兄弟兩個越說越不像話。

    聽著他們這樣地污言穢語談論張紅芹,我的腦海里浮現出這樣的場面:在一間破舊的工棚里,那些污穢不堪的民工排著隊,輪流奸污著我美麗**的張紅芹,張紅芹豐滿的身子上涂滿了男人們的精液,而張紅芹還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著背后男人們的插送,胸前圓潤潔白的大**不斷的晃蕩,嘴里還不斷發出淫蕩的叫聲……

    轉眼又到了星期四,到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門口我聽見里面張師傅的說話聲,里面傳來我無比熟悉的女聲:「啊……張師傅,一大把年紀的,也不知道怎么學來的這么多花樣……啊……啊……」是張紅芹的聲音,想不到她真的跟張師傅搞上了。

    我掏出隨身攜帶的鑰匙,輕手輕腳地打開了房門進了屋子……這時候,我看到了一副令我無比驚訝的畫面,只看見張師傅**著身子背對著我,彎腰蹲在一扇門前面,門上有一個洗臉盆大小的洞,張師傅把頭埋在上面似乎在舔著什么東西。我終于看清楚那是什么東西了,那是一個屁股,雪白雪白的屁股,張師傅把頭埋在中間,用舌尖挑弄著粉紅的**。

    「啊……啊……」張紅芹淫蕩的呻吟聲從門那邊傳了過來,我知道,我美麗的張紅芹現在就像條淫蕩的母狗一般扒在門那邊,舉著肥碩的屁股把她那下面的騷洞對著門上的這個洞口。怪不得上次回來只看見**裸的張紅芹,而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情人。「啊……啊……」「張紅芹姐!你這里騷水好多啊!弄得我臉上全是你的騷水。」

    張師傅把頭離開了張紅芹的陰部,擦了擦嘴邊的黏液。「啊……都是你呀!被你這個小壞蛋弄得下面癢死了,啊……」張紅芹一邊喘氣一邊說道。「啊……不要停啊,快來插我啊!」張紅芹不停的搖動著肥白的大屁股,中間的**大大的張開,**口水淋淋地盈滿了**。「張紅芹!你叫我用什么東西插你啊?」張師傅明知故問。「啊……你這個小壞蛋,當然是你的東西啦,快點、快點啊…」「我有什么東西可以插你啊?我的張紅芹!」

    「啊……張師傅乖…我算求你了好不好?我老公說不定要回來了!」張紅芹把屁股緊緊地貼在門洞上,恨不得把整個屁股都塞過來,擠得大片雪白的臀肉都變了形。「你老公回來關我什么事啊?」張師傅繼續戲弄著我張紅芹。

    「嗚…輸給你個壞蛋,快用你的**插我呀!啊……」張紅芹淫蕩地叫道。「哈哈!插你哪里啊?」張師傅還不罷休。「嗚……插我下面啊…插我下面的**啊!啊……」張紅芹忍不住帶著哭腔淫叫。

    張師傅這才握住跨下堅硬的**對著我張紅芹的**插了進去……「哦……嗚……啊……啊……」張紅芹被插入后發出陣陣歡叫聲。張師傅把手撐在腰上,不停地挺動著堅實的屁股,把堅挺的**一次一次地送入門洞中雪白的**內。

    啊…啊…」張紅芹在門那邊一邊呻吟一邊晃動屁股迎合著背后**的插入,直把門撞得「砰砰」作響。看著這一幕離奇而刺激的作愛方式,我感到下體都快爆了。「啊……快些…再插快些…我要到了…」「啊……到了……到了……」「啊……啊……哦……」張紅芹的呻吟越發的激烈,看來她到達**了。

    「哦…哦…」張師傅的喉間也發出幾聲悶吼,幾次深插之后,背部的肌肉一陣顫慄,靠著門一動不動…媽的!他把精液全部射進了我張紅芹的體內,過了一會兒,他才把疲軟的**從我張紅芹的**里抽出,頓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張紅芹的粉紅色的**口涌了出來,順著門洞的邊緣流了下來。

    「張師傅,你真行啊,每次都弄得我好舒服哦!我先去洗個澡,說不定我老公又要突然回家了,上次真是好險啊!還多虧我們想出了這樣的玩法。」「我去洗澡了,拜拜!」張紅芹說完后離開了門洞。

    看完了這一幕刺激香艷的活春宮,我用手按了一下褲子里漲得發痛的**,我望著張紅芹扭動的豐臀有點發呆,她的屁股很美,寬大而豐滿,在她那細細的小蠻腰襯托下顯得極為性感。就是這張肥肥的屁股,每個星期四的晚上總是撅起后對著那個門洞任憑門后男人的抽送。聽說女人被操得越多,屁股就越翹越肥大,不知道有沒有道理。

    又過了一周,我為了看這個香艷的景色,又借著來調試攝像頭的借口來張紅芹家。一進監控電腦的房間,我就打開了監控器的聲音。張師傅,你說今晚給我們介紹個漂亮妞給我們兄弟打一炮的,可是現在人呢?」有個十分熟悉的男人聲音響了起來。「對呀!人呢?」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也是十分的熟悉,可是我一時間卻怎么也想不起是誰。「別急嘛!人過會就到,包你們倆滿意,并且絕對漂亮,絕對性感,如果我騙你們就不要給錢。」張師傅的聲音想起。原來張師傅這小子還給人拉皮條啊!我不免有點佩服張師傅的生意頭腦。這時候鏡頭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我看到后吃了一驚:原來是馮偉大啊!怪不得聲音這么熟悉,另一個不用說一定是孫波了。「最好要象隔壁張紅芹那樣漂亮性感的女人,如果像她那樣的女人,我們就給雙倍的錢。」孫波說道。媽的!他們倆兄弟就只知道打我張紅芹的主意。「呵呵!別急,人長得怎么樣你們很快就會知道的。」

    張師傅笑著說。「紅芹,那我們今晚好好痛快的干一場了,哈哈!」張師傅一邊笑著一邊對馮偉大兄弟使了個眼色。馮偉大、孫波兄弟一開始臉上滿是驚訝,到后來喜形于色,對著張師傅翹起了大拇指。好呀!就大干一場,到時候就怕你不行。」張紅芹說道。「哼!今天我不把你插到叫饒,我就不是男人,你先替我吹吹吧!」張師傅說完褪下了褲子,叉開腿貼在門上把松軟的**伸進門洞里……幾分鐘后,等張師傅把**抽出時已經變得堅挺筆直。此時馮偉大兄弟倆也早已褪下了褲子,露出了堅實強健的大腿,胯下的**黑黝黝的出奇的粗壯。「紅芹姐,把你的大**伸過來給我好好玩玩。」馬上,門洞里伸過來一個白忽忽的大**,張師傅從門口移開,對著馮偉大兄弟倆使了個眼色。兄弟倆蹲了下來,顫抖地伸出手來在我張紅芹豐滿的**上細細的撫摸起來,張紅芹小巧誘人的**在他們的撫摸下很快挺立起來。

    門那邊開始傳來張紅芹動情的呻吟……「啊……你弄得我好癢啊…」「紅芹姐,把你另外那個**也塞過來吧,我要插你的乳溝。」「老傢伙,你的玩法還真多啊!好吧,讓我試試。」張紅芹把一個**退了點出去,把兩個**房并攏后一點點的推擠過來……「不行啊!門洞太小了。」張紅芹氣喘著說。「哈哈!不是門洞太小,而是你的**太大了,好!我來幫你。」張師傅笑著說。馮偉大兄弟一人捏住一個**往門這邊拉,把張紅芹大大的**都拉得變了形。「不要啊!好痛啊!」張紅芹在門后尖叫。「好了,好了,哇!好大的**,好深的乳溝啊!」張師傅示意馮偉大兄弟停止拉扯。這時候,破舊的門洞被張紅芹兩個**房給塞得滿滿的,沒有一絲縫隙,因為太擠的緣故,一條乳溝顯得更加的深。馮偉大兄弟各捧著一個白凈的**捏弄著,還時而把**含進嘴里舔弄。

    「啊…張師傅…我怎么感覺有兩張嘴巴在舔我的**啊!啊……」張紅芹又開始呻吟。張師傅看了看馮偉大兄弟湊在一起的腦袋笑道:「呵呵!我怎么會有兩個嘴巴呢?只有你才有兩個嘴巴,一張吃飯,一張吃精液,哈哈!」「啊……你這小子,總是拿我開玩笑,啊……」張紅芹呻吟著說。

    「哈!我要嘗嘗乳交的滋味了。」張師傅說完走了上去把堅挺的**抵在**之間慢慢插入……馮偉大兄弟倆幫著把兩個**分開,讓張師傅插入后再推擠在一起,把張師傅的**深深地埋在中間。「哇!好柔軟,好舒服啊!」張師傅快活得叫了起來,隨后開始抽送了起來。

    我看著這一幕,胯下的**竟然如此堅硬,從一開始的驚訝,到后來對張師傅行為的不齒,到現在的興奮,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哦…哦…張紅芹,我還從來沒有跟女人進行過乳交,因為大多數女人**都太小了,姚大哥真是幸福,娶了你這么個尤物。」

    張師傅一邊抽送一邊說,馮偉大兄弟倆仍然蹲著把玩著兩個大**和翹起的**。還不時的拍打一下,激起一陣跳動。說來慚愧,雖然和張紅芹生活這么久,但是卻從來沒有享受過乳交這種**方式,現在想來覺得真是浪費了這一對大**。

    「哦!哦!」張師傅幾聲低吼之后,把**從乳溝中抽了出來,一股白花花的精液灑在了我張紅芹的**房上。「啊……怎么啦,你射精了嗎?」張紅芹在門后叫道。「沒有,沒有,我怎么會射呢?」

    張師傅忙說道。「啊?那我怎么感覺有股熱乎乎的液體灑在我那里。」「哦,那…那是我的口水。」張師傅打著頓瞎說一氣,一邊擦拭著自己射出的精液。「騙人,我不相信。」張紅芹也不是傻瓜,當然能感覺出一些什么的。「那好,我讓你感覺一下我的硬傢伙。」張師傅說完把馮偉大拉了過來。

    馮偉大握著自己那根堅硬黝黑的大**不容分說一下就順著我張紅芹的乳溝扎了進去……「怎么樣!紅芹姐,今晚誰先叫饒還不知道呢?我怎么會這么快就認輸呢?」張師傅問道。

    「咦?你真的還沒射啊!那好,我一定把你吸出來,看你能堅持到幾時。」張紅芹感到有點驚訝。馮偉大也開始**了起來,堅實的臀部飛快的挺動著。「張師傅啊!你不要光顧自己快活了,我下面好濕啊,快要忍不住了呀!」張紅芹淫蕩的說道。「那好啊!你把屁股轉過來,我用我的傢伙幫你通一通。」張紅芹聽后把一對大**慢慢地小心抽了回去。

    這時候,畫面開始晃動了起來,那個門洞被拉得很近很近,看樣子張師傅開始提著攝像機進行拍攝。門洞那里出現了一個我無比熟悉的肥大屁股,中間的粉紅的****的充血張開著,顯得非常艷麗。「張紅芹姐,你好騷啊!下面的**都快流出來了。」張師傅戲謔著說道。「還不是被你這個小壞蛋給吊出來的呀,快來插我呀!」

    馮偉大沒等張師傅指示就迫不及待地挺身而上,一棍到底,飛快地插送起來……「啊……」張紅芹被猛烈的插入后叫了起來,「啊……壞蛋,你今天好粗好硬啊…啊……」「呵呵!怎么樣?插死你個**。」張師傅說道。

    「啊……啊……我快要死了,啊……」張紅芹激烈地淫叫。

    馮偉大激烈地挺動著臀部,把那扇木門撞得「砰砰」作響。張師傅把鏡頭移到了門洞的上面,離馮偉大跟我張紅芹交合的部位很近很近,整個電視機畫面上被雙方的性器占滿,只見馮偉大粗大的**閃閃發光,粘滿了我張紅芹的**,像個大活塞一樣在我張紅芹體內抽送,張紅芹不停地將屁股后擺迎合著馮偉大的插入,每次抽出時,**口粉紅的嫩肉都被帶了出來,一次…又一次……我看了實在忍不住,把發脹的**從褲子里掏了出來,慢慢地套弄起來……「啊……我不行了…下面被你撐爆了,你的……你的……好大……好大……啊……」張紅芹瘋狂的叫喊起來。

    「啊……啊……我……我……要丟了……哦……」「啊……哦……」張紅芹看來到了**。馮偉大喉間發出「呼呼」的喘氣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哦…」馮偉大猛然間身體一抖,卡在我張紅芹**里的**一下停住,一次次的搏動起來,將大量的精液灌入了我張紅芹的身體。馮偉大將**拔出后,我張紅芹體內的精液如潮水般噴涌而出。張紅芹扒在那里不停的喘氣,一邊說:「啊…張師傅,你今天好厲害,插得我好爽。」「呵呵!我可還沒有完呢!信不信我還能插你一次?」張師傅嬉笑著說。

    這時候,孫波站在張紅芹身后,用手托著同樣粗壯的**挑弄著我張紅芹充血肥大的**,用**把肉縫中不斷涌出的精液涂抹在張紅芹肥白的屁股上。「不要開玩笑了,我去洗澡了,拜拜!啊?啊……啊……」張紅芹正想把屁股從門洞后移走,卻被孫波粗壯的**從后面插入。「哈哈哈!怎么樣?我還行吧?」張師傅大笑起來。「啊…啊…怎么可能?……啊……你這小子…今天吃什么藥了吧?啊……」張紅芹喘著氣說道,她哪里知道門后居然有三個男人在操她。

    「嘿嘿!我今天說過了,要插到你求饒為止。」張師傅奸笑著說。「啊……啊……好……今天……我就奉陪到底……」張紅芹支吾著說。孫波飛快的插送著,每次插入時,從張紅芹的**口都溢出大量的精液,還發出象小貓吃粥一樣的「嘬、嘬」聲。「啊……啊……」「嗚……」孫波也興奮得發出悶吼。「啊……又……又要來了……啊……啊……」張紅芹淫蕩的叫聲再次響起。「啊……」張紅芹在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后又到了頂峰,體內猛烈的**引得美麗的肛門口一陣收縮。馮偉大也再也忍不住,在張紅芹**壁劇烈地收縮下一瀉如注。

    這時候,馮偉大的**又挺立了起來,握著**剛想上去卻被張師傅的手一把拉住。「嗚…張師傅啊!你今天實在不得了,我真要被你插死了,我的手撐得都快不行了。」「我去洗洗身子,下面被你弄得一塌糊涂,拜拜。」說完后,張紅芹把一對**擠過來讓張師傅拍了幾張照片,隨后又轉過身子撅起屁股靠向門洞。

    三個男人又在張紅芹屁股后面圍了上去,也不知道此時是誰拿的攝像機,鏡頭又朝著張紅芹肥美的陰部拉近……此時張紅芹的陰部非常的潔凈,肥厚的**耷拉在**口,紅撲撲的非常誘人,張師傅拿著相機對著那里拍了好幾張。「好了沒有啦!人家被你這樣看著,那里又要濕了呀!」張紅芹的**口果然又開始濕潤了。「哈哈!你還真是個**啊!那好,我這就插你。」張師傅說完把馮偉大拉到我張紅芹屁股后面。馮偉大把碩大的**抵在了張紅芹張開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