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淫蕩的人妻美婦系列 正文 第 43 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6-01-11 23:06:12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師太也可愛 輪回修女 快穿之宿主大人太涼薄 開局傾家蕩產 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 我解封了地球 龍門戰神 開局無敵贅婿 

    “干!”

    男人發出著低低的吼聲,額頭上也冒出汗珠。..rg完全不顧欣恬的痛苦,將自己粗大的**向著她嬌嫩的菊穴里,一捅到底!

    “嗚!”

    在那一刻,粗大的**被女人嬌嫩的肛腸完全包住,讓男人享受到了極點的刺激。而女人卻完全相反的,因為那疼痛,自己的身子都控制不住的猛力顫抖起來,使勁仰起自己修長的脖頸。白色的肌膚,青紫色的皮下筋脈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一滴滴的汗珠落滿了她如鏡般光滑白皙的香背。

    身后,男人的身體在費力中開始了動作,一下一下,開始享受起女人菊穴異常的夾緊。箍緊**的菊穴,被撐到好似一條細細的皮筋一般,就好似是在啜咬著男人的**一樣,緊到了極點。在男人用盡全力的**下,甚至每次**往外抽的時候,都可以看到大片的鮮嫩肛肉從里面被帶出,刺進的時候,連最后一點菊穴的嫩紅都會擠進**里面。那感覺,就好似男人的**向外抽出的時候,自己的肛腸都被生生的拉出了自己腹腔一般。

    “嗚……嗚……”

    火熱的感覺,隨著一下下抽查的動作,**上粗大的肉棱,被菊穴里的腸肉緊緊夾緊的緊至,進去的時候就好似生生硬鉆,出來的時候也擠壓的分外費力,化為一下下妙不可言的享受,傳到男人的身體之中——不同于女人受到的折磨,男人在此刻只有因為興奮**的瘋狂。

    “嗯!嗯!”

    “嗚嗚……”

    隔間里,男人壓制著自己越見粗重的喘息,使勁的挺動著自己的下身——雖然此時他的**都因為女人的菊穴太緊,有了一些疼痛,但還是受不住那享受的快感,用力的**著——而女人呢?則是痛苦的承受著一切。

    如果說剛剛自己的**被劉副總**的時候,欣恬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沉迷了的話。那么現在,那唯一可以讓自己忘記恥辱,絕望,羞辱的可能,那種無法忍受的**的快感,都已經完全消失了——現在的欣恬真是再沒有一絲享受的感覺,只剩下無盡的痛苦。

    “嗚嗚……”

    緊密的空間中,女人白裸的身子在男人身前,承受著巨力的沖擊和折磨,光滑的美背使勁的向后弓起。一雙豐滿的**隨著身子向后仰起的角度,夸張的垂在胸前,兩粒紅色的**,和著大大白膩的**一起,隨著男人的動作甩動著。

    可憐的欣恬在劉副總的淫虐下,一滴滴屈辱的淚水從緊閉的雙眸中滴落,Dvd、Dvd ,她在心里,為了支持自己可以撐過一切,不斷地念起自己男友的名字。

    甚至幻想,現在這樣粗暴對待自己的不是劉副總,而是Dvd。如果是Dvd的話,那么不管他做出什么,自己都可以……嗚嗚……

    身后,劉副總繼續賣力的挺動著自己的腰肢。原本就差點射精的**,在**沒過多久之后,再次到了怒挺的極限。感到自己似乎再也無法憋住,就要射精的劉副總,雖然使勁夾緊自己的括約肌,想要再享受一會兒。但是因為欣恬現在的菊穴實在太緊了,實在沒法再堅持下去!

    他摟著欣恬的纖腰,將自己的腰胯使勁撞在她那美白的白大屁股上,直將那充滿彈性的白大屁股不斷撞的變形。啪啪聲中,因為那要命的快感,都似乎不再去管會不會被別人發現!在那緊至又熱到極點的菊肛里,粗大的**在夾磨之下,終于,隨著那要命的快感擠壓著自己**的頂端,男人再也承受不住的,隨著雙腿的一陣顫抖,終于將一腔的白濁液體,深深的射進了欣恬菊穴的深處。

    ***    ***    ***    ***“嗯!”

    在那一刻,男人發出了滿足的喘息,而女人,則是在被男人終于松開自己,粗大的都有些被夾疼了的**離開自己的菊腔后,無力的,滑落在了隔間的地面上,坐在了自己剛剛尿出的那些腥臭的液體之中。

    “嗚嗚……”

    廁所的隔間里,女人靠在馬桶的邊上,纖細的指尖插進自己的秀發中,披散著頭發。因為剛才的折磨,還有自己對自己的羞恥,自己居然在和男友的定親宴上,和別的男人在衛生間里發生關系,還被強奸的失禁,而羞恥的低泣著。一點點白色的濁液,掛在女人被男人抽查得厲害的,現在還未完全合并上的菊穴口處,一點點地向外滲出。

    “怎么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志得意滿的男人的嘴角處,露出著滿足的翹起。他瞧視著這個以前在公司里怎么追都追不到,好似女神般又聰明又漂亮,不過現在確實賤的和母狗一樣,連狗都和她做過的女人。忽然,又注意到自己上衣上濺到的尿液,一臉的騷臭。在一陣皺眉之后,劉副總又揪起欣恬的頭發,將她一把拽起。

    “趕緊的,別在這里裝死了!趕緊把你那個臟洞里的東西清理一下。干!你這么個美人兒尿出的尿怎么都是騷的?”

    劉副總抓著欣恬的頭發,將自己還沒完全縮回去的**挨到她的面前,成心羞辱著她的,敲著她白皙的臉蛋。欣恬悲泣的閉上了眼睛,再睜開,瞧著劉副總濕膩的閃著油亮的**,看著上面掛的液體之外,還有的一點點黃褐色的斑點……

    欣恬的心內,產生了一種想要嘔吐的惡心。她知道劉副總是要自己用嘴去為他清理干凈**上的東西,這種事情自己以前不是沒為別的男人做過——幾乎都是被人強迫著,或是在自己身上被涂抹了東西后……嗚……但是現在……

    “快點!趕緊的!”

    在劉副總的壓低的呵斥聲中,欣恬痛苦得再次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修長的睫毛下,動人的雙眸中孕積著無人可以看到的淚花。輕輕的,張開了自己的小嘴。

    Dvd ……

    全裸的女人,吐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紅艷艷的滿含著口腔里的液體的濕潤的舌頭,從著頭部開始,沿著**下端的和包皮縫隙,貼著**滑動著,用自己的小嘴包住了劉副總的**。

    那種惡心的想要嘔吐的感覺,在欣恬的心里衍生更多。但是她卻必須忍住。

    此時的欣恬是多么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自己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在自己的房間里,自己和Dvd 根本沒去那個私人俱樂部,自己實際是在為Dvd 清理著**后的東西。

    Dvd 、Dvd。可憐的女人在心里催眠著自己,悲泣的,向著自己現在吃的男友的**,而不是劉副總的騷臭玩意。

    此時,在她身前的男人自然想不到欣恬心里想的這些,只是看著欣恬乖乖給自己清理**而感到十分滿意——不過自己身上這身西服弄臟的事情還是讓他十分生氣。

    在下面的**還被手機插著的情況下,欣恬賣力的為劉副總舔著**,光裸美白的身子,依然在這個人來人往的飯點廁所的隔間里,就那么光著。

    上面,劉副總拿起欣恬剛剛激烈肛交時掉下的文胸,擦起了自己臉上的尿液。

    白色的蕾絲胸衣,充滿了一種女人才有的體香地香氣。一面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人在為自己清理**上的濁物,一面是自己手里拿她著的乳罩擦臉。這樣的現實,讓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的心里更加地美了起來。

    “行了!真是什么事都不會做的婊子!”

    在又弄了片刻后,劉副總總算讓欣恬停了下來。他壓低著聲音說著,聲音不大,但是那聲婊子還是好似一根鞭子抽在身上一般,抽著欣恬的心里。我……真的是個婊子嗎……在那一刻,欣恬的心里,在她整個人都麻木的當下,沒有升出任何想法。但是在腦中的更深處,她的意識里,卻真的對劉副總這句話做出著反應。

    隔間里,劉副總粗魯地推開欣恬,欣恬的**就好像兩坨大大的冰糕一般,隨著她的身子,顯示著觸目驚心的抖顫,還有那白膩、彈性。

    男人把欣恬的文胸揣進了自己衣服兜里,從墻上的盒子里抽出幾張廁紙,擦了擦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自己的玩意。然后,忽然想到一個主意,又一把揪起欣恬的頭發。“嗚……”

    吃痛的欣恬反應不及,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恐懼的抬起頭來。胸前處,那對大大的**,還是如以往一般,像一對名副其實的兇器一般輕輕的顫顫著。

    男人把剛剛擦過東西的紙巾抵到欣恬的唇邊,“把嘴張開!”

    一聲喝令下,欣恬幾乎沒有任何想法地,趕緊張開了自己的雙唇——看著這個剛才還很倔強的女人,現在居然乖到了如此,劉副總的心里又是一樂。

    男人將那團骯臟的紙團,塞進了公司里人見人愛的美女的小嘴里,就好像把她當做一個吞吐贓物的馬桶一般。用手指捅著,幾乎將那個紙團杵到了她的嗓子眼——因為這一下太過突然,粗暴,之前完全沒有準備的欣恬幾乎立即就被喉嚨里有異物的感覺,弄的真要嘔吐起來。一雙水霧朦朧的雙眸中,再次涌出了受不住得被嗆出的淚水。

    “記著,今晚在家里洗干凈了等著我!干你娘,看什么看,這么喜歡吃廁紙?

    下回干脆拉泡大便給你吃好了!“男人惡狠狠的對女人說道,女人,自然不是因為喜歡廁紙塞進自己的嘴里,才睜大了眼睛看著劉副總,而是……“今晚我要陪Dvd 還有他父母……”

    現實中,在劉副總說話同時,欣即就想到了今晚原本的安排。她勉力的睜著因為嘔吐的感覺而閉上的雙眸,長長的睫毛下,一雙美目中露出著想要爭辯、不敢相信的目光。近乎是乞求的,在小嘴里塞滿東西的情況下,含糊的念著。甚至,都不及去想劉副總說的其余羞辱自己的話,比如要自己去食便……

    不過顯然,她想的這些事情和劉副總想好的今晚的安排完全無關。

    “干!那和我有什么關系?今晚在家里洗干凈等我,不然,哼哼~~”劉副總陰狠的說著,似乎是為了加重自己的威脅效果,在把手指從欣恬溫暖的小嘴里抽出后,又把鞋尖向她兩腿間處一頂。“嗚……”

    當場,就讓欣恬又差點失禁一般,又發出了一聲悲泣的哀啼。

    大大的皮鞋鞋頭,擠壓著女人分開的雙腿間露出的手機。本來就是在手機的撐迫下,好似肉紅色的皮筋一般繃緊的**,在這擠壓之下,“嗚……”

    那恐怖的未婚夫送給自己的手機機身,上面的一粒粒粘飾,就好像刀子一般刮著欣恬的**,直讓欣恬再次翻起白目——對此時的欣恬來說,真是不讓自己再次失禁就已經是奇跡了,那里還有任何爭辯抗爭的能力?

    “晚上在家里洗干凈了等我,知不知道?嗯?”

    上方處,高大的男人繼續殘忍的折磨著**著雪白身子的欣恬,看著她那白皙的身子,修長的雙腿,在自己腳下激顫。她使勁的仰起修長的脖頸,大大的**都因為這疼痛,光亮亮的起伏著,美麗的小臉都疼痛的變形的樣子。露出著一副陰狠得表情,狠聲地說道。

    “嗚……知道了……”

    下邊,在劉副總的逼迫下,欣恬悲怯的,因為想要快點擺脫這個惡魔,想要趕緊逃出這里,只能點了點頭的,哭泣著,用著近乎是她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說出了同意的話語。

    “哼!”

    得意的男人冷哼一聲。除了文胸之外,將欣恬放在衣服上面的蕾絲內褲也拿了起來,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揣進了自己衣服兜里。

    “早早乖乖聽話該有多好?好了,這個我先拿走了,回頭趕緊穿好衣服回Dvd哪里吧。真是,本來挺簡單的事弄得我這么麻煩……”

    隔間里,此時的欣恬根本不及有任何反應,只是在男人小心的拉開了隔間的插銷,小心著外面有沒有別人,出去之后,才反應過來,不要!你拿走了我的內衣,我怎么出去啊!

    第18章 欣恬部分

    感覺應該剖腹謝罪了……這是什么啊?本來要寫的不應該是那么什么嗎?怎么成了這種東西了?暈?純美文學嗎?……沒辦法,寫東西的時候一個簡單的情節就能寫上幾千字是一直的毛病。

    而且感覺上來說,欣恬和Dvd 在一起的部分,應該不同于受到侮辱折磨的裘董等人對她的做法。描寫上覺得應該有所不同。雖然不想寫什么重情節類的H 文,畢竟當初選擇《美少婦的哀羞》就是因為它情節上相對簡單,幾乎就是不停的干而已。不過……雖然如此也不得不承認,很多內容都必須情節的襯托才可以。

    感謝大家的提議,近期bd1800的提議很多,也有不少好點子,增加了不少想法,將來說不準不少可以用上。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可以寫到了。畢竟一直都是想的多,寫的慢……今后一直在弄的一些山寨幾乎就快完工,可能將來可以寫這個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不過始終會盡量寫下去……也請bd1800和大家如果有什么建議可以繼續提出。

    19、20肯定還是欣恬家中的事情,有朋友建議家具小道具的使用,這個rght52999給了不少意見,廚房:各種餐具,像勺子、筷子、叉子、打蛋器、酒瓶。各種形狀的食材、各種溫度的食物;衛生間:馬桶、馬桶刷、通下水道的馬桶搋、花灑、滾燙的熱水;客廳電話話筒、電視遙控器、雨傘、煙頭、吹風機、吸塵器……只可惜本人的想象力始終太差……所以就算材料充足,可以想到的手段依舊有限……如果大家還有什么建議希望繼續提出……畢竟個人的想象力太差了……

    還有就是動物一項……原著中欣恬部分最大的特征之一似乎就是種種動物的使用,所以如果大家有什么創新的點子也希望提出。

    還有關于人體改造的建議,實際一直有考慮,不過實際寫的時候感覺難度較大。因為此類文實際不少,要想特別需要很花心思,做各種設計,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喜歡人體改造和別的興趣的朋友可以也把建議寫出來一下。比如具體的部分還有效果。另外,就如rght52999說過的一樣,對于放養的欣恬和芊蓉來說,太過的改造在現實情況下真是不太好寫。畢竟欣恬那里要擔心Dvd 發現真相,所以很多東西都不能太過。而芊蓉那里,說實話,反而比欣恬那里號很多。畢竟她的事情彼得已經完全了解了,不過因為她值錢的地方就是公眾明星這一點,所以各種改造也是不能影響她的日常工作、生活的。如果有什么建議,也請給下,謝謝。

    ***********************************「姐姐?」

    「嗯,我在這里……」

    緊閉的隔間門板被輕輕拉開,露出一只纖細的手臂,青蔥的玉指,細的真是讓人不敢相信的白凈手腕。捏住一個小小的手包,拿進里面——隔間內,妝容散亂的欣恬披頭散發,就如非洲大陸祈盼食物的受災兒童,見到救災的糧食一般。

    在接過自己的手包后迅速打開,翻出自己的粉底盒子。然后,在看到鏡子里面自己憔悴的樣子,出門時花了一個小時才弄好的妝容,現在,那黑色的眼線變成一片黑漆麻糊的云霧,粘黏在自己白凈的臉皮上,滿頭的青絲就如古裝電視劇里的乞丐婆子一樣,散在那里之后,欣恬又一次忍不住的,感到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升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悸痛……

    就如那句老話所說一樣,當一個男人滿足后,比如剛剛才在欣恬身上發泄完的劉副總,可以兜里揣著欣恬的內衣內褲,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離開廁所隔間。

    可以心里美滋滋的,一面在洗手池處清理身上的污跡、面上的異味,一面用好似站在阿爾卑斯山上一般的眼神,蔑視地掃過旁邊也在洗手的男人。回味著剛才在欣恬身上得到的滿足,嗤笑著這幫家伙根本嘗不到這么好的女人。哼著小曲,想著今晚可以再在欣恬身上嘗上一遍她那美肉的肉味兒,得意地離開。

    而對于女人來說,又或者更明確的說,是當時還留在廁所隔間里面的欣恬來說。當劉副總志得意滿地離開后,她卻近乎全身**的坐在沾滿自己尿出的尿水的地板上。用自己纖細的胳膊遮著容顏,恨不得自己干脆死在這里才好,又或者說希望這整個世界都只是一個小小廁所隔間,如果自己不出去,就再也不用面對這一切,埋首哭泣……但是,這可悲的現實,卻是即便她心里再怎么難過、難受,恨不得自殺,都必須趕緊拔出自己**里的手機,必須裝作沒事人一樣的離開這里,回到Dvd 身邊……如果她還想繼續維持這個謊言,維持住自己是Dvd 的未婚妻的話…………Dvd ……

    當那沾滿污穢液體的指尖,伸到自己的兩腿間,觸摸到寬板的蘋果手機的一刻。可憐被蹂躪許久的欣恬,真是覺得自己的身子又一次被無數男人強暴一般,沾滿汗水的小腹處,細凈的皮肉一陣微微蠕動,一層細密的汗水又迅速密布在嬌軀之上,從她的身體里滲出。

    可怕的手機機身摩擦著嬌嫩**里的嫩肉,上面的黏飾,那一粒粒小小的星星、月亮,就如刀子一般割著欣恬的**,真是讓欣恬又一次咬緊自己的芳唇,恨自己當初為什么要把它們買回來——難道就是為了在這時候折磨自己嗎?——忍止著那幾乎要讓她瘋掉的疼痛,欣恬拼命地張開自己的雙腿,盡力地讓自己兩條還包裹著絲襪穿著高跟鞋的長腿分開,減少阻力。以至于還是跌坐在冰冷的地磚上的她的身子,都變成了在像蝦米一樣的弓形和強迫抬起之間掙持的扭曲形狀,足下的鞋跟都又一次抵在了隔間的墻板上面……嗚……

    當那手機終于從**里拔出的一刻,欣恬幾乎都不敢去看自己下面究竟變成什么樣子。那黑色牧草下的私處,被折磨許久后,真是連那兩片大大的**都失去了彈性,就好似兩片肥墜的肉片一般耷拉在那里。而里面那兩片小小的密唇和那溫暖的**,更是可怕得完全張開,就好似一個巨大的肉紅色的窟窿一般,合閉不上……

    那一刻,當欣恬拿起手機,看到那粘了少許紅色液體的機身上,她和Dvd一起的照片后。沾滿了不知名的液體的白皙指尖之間,Dvd 一臉陽光的笑容,自己滿臉幸福的靠在他身上的樣子,露出的微笑之后——當時,真是任何一種語言都不能形容欣恬心里的悲痛。

    那時的欣恬多么希望這只是一場夢……一場可怕的噩夢……但是這不是夢,而是可悲的現實,意味著她如果想要繼續隱瞞一切,就必須趕緊離開這里,回到Dvd 身邊才可以。

    廁所隔間里,可憐的欣恬堅強地,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她用盒子里的紙巾擦拭身上的污跡,但是那沾在身上的尿液的騷臭,還有同樣沾了尿液的絲襪、鞋子……這里是男士洗手間,外面人來人往,而且就算自己轉到女士洗手間,自己身上沾著這么多東西,也必須脫掉大部分衣服才可以清理干凈。在人來人往之下,在洗手池旁清洗自己地身體……當時,可憐的欣恬真是不知那種情況更糟,是自己帶著滿身尿臭的味道回到Dvd 那里,還是……廁所的隔間內,唯一的水源里映出了欣恬近乎絕望的面龐……

    片刻之后,趁著外面沒人的間隙,欣恬從男洗手間快速跑進女洗手間的隔間里面,又用電話叫來妹妹救急,重新梳理完整——至少乍看上去不是太過有問題的——走出了女士衛生間的門口。

    此時,她將小小的手包拿在手里,幾乎沒人想到她會將自己脫下的絲襪放在里面。她心中擔驚害怕,生怕妹妹問起為什么她腳上的襪子沒了?……雖然實際上她已經編好了一堆謊言……完全都不知道會不會被人相信的謊言,比如,自己在打電話的時候被一個抹地的服務員弄臟了絲襪……

    禮服裙下,一雙沒有了絲襪保護的光潔小腿,因為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必須豎直的向前移動。美白的小腿光裸迷人。上邊,欣恬傲人的胸乳因為失去了文胸的保護,變得比剛才更豐滿了幾分,垂墜凸起在那里。不是太過低擺的領口,沒有露出什么事業曲線,但是飽滿的胸峰圓弧,還是特別明顯的顯露出來。絲質衣料在他人不可能看到的后面,摩擦著欣恬那剛剛才被男人使勁蹂躪過的**上。

    雖然因為之前的經歷,現在只要出門就會帶著**貼,保護住了自己的**不會直接和衣服的面料碰觸,但是……絲質的冰涼衣料,摩擦著還是有些腫脹灼熱,或者說,依舊是敏感未消的**上的嫩肉,讓欣恬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異樣,剛剛被男人折磨后,留在自己身上的灼熱……

    我這是怎么了……心里明明只有男友的欣恬,一面和妹妹解釋著,自己為什么會躲到衛生間里面,「誒,還不是剛剛打電話的時候一個服務員……」,一面,只覺得自己的思維是那么迷亂,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在轉動一般。

    希望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剛剛才被男人強奸,甚至被雞奸了的女人,欣恬努力維持著自己的樣子。但是,那對大大的美乳在衣服下面,卻依舊晃得厲害欣恬心里皺眉,只覺自己**晃動的這么厲害,就好像生怕別人注意不到自己的**有多大一樣。隨著她每一步的走動,都搖晃得特別厲害,和著衣服的里面摩擦著……再加上旁人向自己瞧來的目光——即便那些人并不是太過注意,但是在欣恬看來,依舊覺得是自己的**顫抖的太過厲害,才讓那些人那么瞧向自己——就好像這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沒帶胸罩,甚至**貼都沒貼,他們都清楚的瞧到自己衣服的里面,實際是任何內衣都沒穿,就是這么**著一樣……

    沒有了內褲的保護,冰涼涼的空氣穿過了禮服裙的裙底,劃過了自己兩腿間剛剛才被男人使勁奸淫、摧殘過的**,私處。那感覺,讓欣恬感到分為羞恥、羞愧,甚至,似乎是因為被男人奸淫的久了,這些日子來每日每夜被男人干,被狗干,被畜生干,以至自己的身體都出了問題,明明出來之前已經擦拭過的**,居然里面又有了濕濕的感覺……

    我這是怎么了……

    用不敢形容從那里弄來的清水,洗去身上咸濕味道的欣恬,為了不讓雙腿間稍稍一動就會疼痛欲死的傷處影響自己,努力地維持著一種應該是和平時一樣的姿勢,盡力地抬起著自己修長的脖頸。這使得欣恬的胸乳更加要命的向前挺起,圓滾滾的美乳就好像兩個熟透的果實一般,更加要命的凸顯出來,撐起著衣襟。

    而纖細的腰肢和裙底下面,沒有任何保護的翹立雙臀,卻又構成了另一派得S 形的曲線,分外的向后凸出。以至于如果有人特別著眼的話,絕對會覺得欣恬的雙臀特別圓潤,走起路時搖胯扭腰的樣子,分外的引動男人的**——不過還好,除了這一點之外,到也沒人覺得欣恬的姿勢有什么太過怪異的地方,除了兩腿間似乎有些合并不上,就好像被楔進了什么東西之外……

    「欣怡,Dvd 沒有生氣我離開這么久吧?」

    作為本人,此時的欣恬既要承受身下的疼痛,每走一步都感覺自己的**里好似被一堆刀子割著一般。又要盡量裝作平常一樣,詢問著自己的妹妹,自己不在時的情況。

    「當然生你的氣啦!」

    欣怡用故作嚴肅地口吻,緊繃著小臉地說著。在看到姐姐瞬間停住腳步,秀美的脖頸、纖細的腰肢,同時轉動過來看向自己,滿臉的驚慌,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自己,甚至差點站立不穩,再次撞在一個服務生身上之后。這個小丫頭再也強撐不住,和邊上的服務生一起扶住姐姐,向著對方說了一聲感謝,道了一聲「對不起」后,換上了一個嬉笑的表情,挖苦地說道:「我的親姐姐啊!不至于吧?你真把姐夫當成自己的心肝啦?開一句玩笑都能把你嚇成這樣?」

    「怎么?擔心他因為你打電話時間長了,就把你休了?還是擔心兩位老人不高興,討厭你這個媳婦?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謝謝我吧。你不知道剛才我大顯神威,在你不在的時候把氣氛鬧得多開心。直讓你未來的婆婆說要收我做干女兒呢!」

    正所謂言者無心,聽著有意。妹妹一句無心的話語,卻讓欣恬的心都咯噔一聲,差點跳出嗓子眼來。這段日子來一直受驚受怕的欣恬,盡量裝作平常一樣,任憑著妹妹不知大小的玩鬧嬉笑,亦是在下身的疼痛中,努力地回應著嬉笑,回到了包間那里。

    「H,不好意思,都是小茵太笨了,說了半天都搞不明白,結果還讓我倒霉的被個服務生撞上了,弄到得叫欣怡去解圍……」

    包間里,眾人還和剛才一樣,稍有不同的是自己的父親和Dvd 的父親喝了幾杯后面色紅潤,兩家老人似乎談的也更近心了一些,而母親似乎是因為自己在定親儀式上一出去就是半天,而投來了有些責怪的目光……

    面對著現實的情況,欣恬盡力裝作和平時一樣,又稍稍抱歉的樣子,心中千怕萬怕Dvd 注意到自己腿上的絲襪沒了,擔驚到了極點,但是卻偏偏臉上只能表露出抱歉的樣子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當她那翹立的雙臀,隔著禮服裙的布料,落在椅子上的一刻。那絲質的禮服裙擺,和自己臀部間再沒有任何別的保護,更加緊密地挨在一起的一刻。欣恬的心中真是有一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是完全**著屁股,就這么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坐在那張椅子上面一樣……冰涼的椅子,光裸的肉臀,再加上更加清楚顯示出來的,自己沒有絲襪保護的光潔白腿,以及**里讓人無法忍受的疼痛……可憐欣恬連牙都不能咬,還要做出一臉歉然的表情——雖然,她心里確實覺得很虧欠Dvd ……

    「嗯,沒什么啦。怎么樣,事都解決了嗎?」

    似乎,Dvd 的眼神在那么一瞬露出了一些奇怪的感覺。欣恬注意到他的目光在自己進來的一刻,就瞥向了自己的雙腿。他注意到自己沒穿絲襪了!除此之外還有別的什么嗎?欣恬在心里擔心的想著。是不是自己的領子也沒有弄好,頭發也出了問題,還是……一定是自己的胸部,沒有乳罩之后,太過凸顯,一定是這樣。腿上的絲襪沒了,而內衣的文胸也……Dvd 一定看出來了!……欣恬的腦中胡亂的想著,盡量讓自己臉上露出的表情顯得自然,不要那么做作……她憂心害怕無以復加,甚至都忘了應該怎么回答。不過幸好,似乎Dvd 并不是真的察覺到什么,又或者現在的地方不適合他自詡詢問……總之,他并沒有問出欣恬最害怕的幾個問題。

    「誒,沒有啦,那丫頭笨的要死。我說過幾天等我假期結束再說,結果那丫頭居然說如果等我假期結束再回去,她就得跳樓自殺了。你知道的,匯展三天后就開,而咱們的假期是一星期后才結束呢……」

    欣恬小心著自己的措辭,生怕說錯一句就引起Dvd 的懷疑。但是同時,她也感到一陣似乎無法再繼續說謊下去的暈眩——畢竟她實在是太過擔心Dvd 看出了什么,擔心現在自己說的話只是加重Dvd 的懷疑。

    「那怎么辦?」

    不過幸好,Dvd 并沒有表現出最讓欣恬害怕看到的一幕。

    聽到未婚妻的話后,他微微皺了下眉,看了看他和欣恬臉色都有些紅潤的父親,還有雙方的母親,小聲說道:「我剛才已經和爸媽說了,咱們回頭一起陪她們去溪地的……」

    「放心吧,絕對不會耽誤的!」

    欣恬用著早已準備好的措辭,小心地念著,「我今晚回去一趟,加加班,把事情搞定,絕不會耽誤咱們明天的安排!」

    「真的?」

    Dvd 似乎不太確定的問道。

    「自然是真的?你連你老婆的能力都信不過嗎?」

    作為公司里出名的干練女性,甚至如果不是外表的樣子顯得太過甜美、嬌弱,而且和大家都比較親近的話,簡直都可以用強勢的女強人形容的欣恬,在這一刻,真是對自己說出的話不自信到了極點。畢竟,自己今晚并不是要去小茵那里,而是要等著劉副總來……

    「我不是不信這個,」

    眼瞅著盡量做出自信樣子的欣恬,Dvd 幽幽地吐出了早已憋了許久的后半句話來,「我是擔心耽誤了咱們的蜜月彩排……」

    一句話語,讓Dvd 最后都忍不住把自己都逗樂了,亦讓欣恬一下子放松下來,眼看著未婚夫當著自己家人的面說出這種話語,雖然是小聲的吧,但還是臉上羞紅了起來,嗔怪嬌羞地說道:「你個壞豬哥!放心吧,過了今晚,本姑娘隨便你處置,這樣你滿意了吧?」

    「真的嗎?」

    Dvd 歪著腦袋,貼近了欣恬的小臉,裝作懷疑的樣子,小聲的問道。

    「當然了,我還會騙你嗎?」

    明媚皓齒的職場麗人,面對著自己的未婚夫,說著讓每個男人都會心神蕩漾的話語,自己也是小臉微紅——而她的心里,也是真實的在那一刻小聲的念叨著:Dvd ,過了今晚,你怎么樣對我都可以。我絕對會只屬于你一個……

    ***    ***    ***    ***深夜,窗外的景色映射著都市恍如繁星的夜景。車馬繁華的夜世中,不知道多少人快樂歡笑,多少人哀嘆憂愁……

    桌上,粉色的蘋果手機已經不知第幾次發出震動。即便是已經把鈴聲關掉,每次來電之后,依然是好似不知什么時候該終止一般,不斷的敲擊著桌面,讓欣恬的心里煩躁到了極點。最后,甚至將一個杯子倒扣在手機上面。可是那杯子和茶幾,依舊是不斷發出叫人心煩的,好似身體里有把火在燃燒一樣的煩躁顫音。

    直讓欣恬在再也忍受不住后,把杯子掀起,拿起手機就想把它投出窗外——卻也在這時,她意外地注意到在那個有著自己和Dvd 照片的手機面板上,顯示的并不是劉副總的手機號碼,而是一個自己幾乎無法想到的人的名字……Dvd的名字……

    在那一刻,欣恬那張不知道讓多少男人夢想著,可以把自己的**插進的小嘴,吃驚的張開的,都到了無法合攏的程度。幾乎是指尖都在顫抖著,按下了接聽的按鍵。

    「喂?親愛的?在忙什么呢?展會搞定了嗎?」

    「嗯,一切都搞定了……」

    本以為是劉副總又來電話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今夜怎么會有這個勇氣,都不再去接劉副總的電話,就這么把自己鎖在家里,希望著自己可以撐過,甚至都不敢想自己這么做了之后,到明天,這個男人又會在裘董那里說出什么,會不會用什么更變態的方法折磨自己的欣恬,在親耳聽到Dvd的聲音的一刻,她真是感到自己強撐起的意志,在那瞬間崩塌……不對,是終于消融了,不需要在存在的消融了……

    在那一刻,女人嬌小的身子,纖細單薄的肩背,不可控制的顫抖起來。甚至,在那一刻如果不是欣恬使勁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壓抑著自己的情況,都幾乎要哭了出來。你個該死的家伙,為什么把我一個人丟給他們,你究竟死哪兒去了……

    嗚嗚……

    「小茵這個丫頭太笨了,實際根本沒有折磨麻煩……」

    近乎都要忍不住哭泣出來的欣恬,想要盡力壓住自己胸中的泣苦,吸著自己的鼻子。但是在念出幾聲后,想到自己最近以來遇到的一切,甚至就在今天白天,自己和Dvd 訂婚的時候,劉副總都不肯放過自己,對自己的折磨。這個公司里耀眼的明星,永遠是顯得那么聰慧的美女,終于再也忍不住地哽咽,哭泣了出來,「親愛的,我愛你……「「寶貝,我也愛你。喂?你怎么了?為什么哭?有人欺負你嗎?」

    「沒有,我只是……只是太激動了……我們終于訂婚了,過不了多久我就要披上婚紗,真的成為你的新娘了……」

    哭泣的佳麗用手捂著自己有些微微發紅的鼻尖,用著白皙纖細的指尖,抹著臉頰上的濕淚。

    電話那端,未婚夫自然不可能想到自己的寶貝真正哭泣的原因是什么。不過,這并不妨礙他繼續說著各種安慰她的話語,「小傻瓜,這有什么好哭的?」

    「你不知道,我等這一天都等多久了。」

    我是真得以為再也等不到這一天了呢……欣恬一面說著,一面在心里哭泣的念著。

    「哇!只是訂婚就讓你哭成這樣,那等到結婚的時候,人家新娘子都是笑得合不攏嘴,我的新娘還不得是哭的和個淚人似的?多晦氣啊?還有將來小寶寶出生之后……」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哭……」

    電話這端,欣恬被Dvd 的話語逗的笑出一聲,但還是撒嬌的繼續用手背擦拭著臉上的淚珠。

    「好啦,好啦,我的小寶貝。你現在在那里?回家了嗎?」

    電話里,疼人的未婚夫繼續哄著欣恬。

    「嗯,已經回來了,衣服都換完了。」

    「那么……今晚給你一個特別驚喜怎么樣?」

    「驚喜?」

    欣恬不明所以的重復著Dvd 的話語,卻在同時,聽到房門那里傳出了一聲輕響。不會吧!我不是把門鎖好了嗎?我忘記鎖了?劉震進來了?穿著單薄的短褲和家具的休閑T 恤的欣恬慌張、遲疑的,望向了方面那里。她幾乎不敢過去,但是,一向堅強的她還是在那聲音響起數秒后,強撐著自己的意志,抬起了修長的雙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欣恬驚恐不安地走到了敞亮的大廳的中段,只見一直保護自己安全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一個熟悉的身影,打著電話的身影,微笑的推開了房門,出現在了自己模糊的視線中。

    你怎么來了?一聲話語,隱在心間。欣恬用手指捂著自己的嘴唇,盡量不讓自己發出尖叫,然后,就像一頭受驚的小路一般,一頭撲進了未婚夫的懷里——這個動作讓得欣恬今天受到不小折磨的雙腿間處,又是一陣無法形容的疼痛,痛得她眼淚都流了出來。不過此時的欣恬真是完全都不在乎這個了,就是這么直直的撲進了未婚夫的懷里,就好像被激情勃發的女人一般,將自己豐滿的嬌軀完全柔近Dvd 的懷中,將自己兩片好似在燃燒著一般的雙唇,抵在了他的唇上。

    兩片灼熱的嘴唇,和男友的嘴唇緊密的黏合在了一起。丁香小舌,甘露香涏,隨著兩片嘴唇緊緊黏合在一起,伸入進男友的口中,和著未婚夫的舌頭彼此纏繞一起。如火在燃燒一般的身子,亦是和男友的身體,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就仿佛想讓自己的身子,血肉,都融合進Dvd 的身體里面一般。直讓Dvd 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未婚妻的身材是那么美好、火辣,那曼妙的豐胸是怎樣如乳酪一般壓在自己的胸前,隔著自己的西服領帶,將那感覺深深的壓進自己身體之中。

    那一刻,欣恬就好像現在是世界末日一般瘋狂的吻著Dvd ,以至于Dvd不得不千辛萬苦的,才能把自己的身子讓進屋里,才把身后的房門關上。甚至,當兩人的身體好不容易分開的時候,Dvd 都因為缺氧,感覺到了一陣頭暈目眩,心跳加快。讓他心內都萬分詫異,欣恬這是怎么了?

    「你怎么會來的?」

    當兩人的身體好不容易分開后,欣恬終于說出了那句心中的問句。此時,她的眼神中盡顯迷籬,就好似未曾飲酒已經醉了。朱紅小口,張合分開,嬌艷欲滴的紅唇,丁香小舌,濕潤的香涏,是那么的誘人。其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