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淫蕩的人妻美婦系列 正文 第 87 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6-01-11 23:11:36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八角鎮之子 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 北宋倒馬金槍傳.第三卷,五臺山 我解封了地球 時空門之殖民建安 師太也可愛 紫眸逆天:廢柴大小姐 開局傾家蕩產 

    陣陣抽動的肥屄里。我那充滿精力年輕的**似乎腫脹得更加厲害,將魯姨被蹂躪的肥大的肉屄,撐漲到了極限。

    當我的**深深的在她的小腹內猛烈抽動時,我聽到了她舒爽的呻吟聲,就在此時一股滾燙的液體突然從魯姨的肥屄內涌了出來,灼熱的陰精刺激了**,我突然覺得一股快感從尾椎直沖向腦門。

    于是精關一松,熾熱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脫閘而出,濃熱的精液一股腦的涌向火熱顫抖的子宮。一股股激射的精液刺激著魯姨的**深處,當我釋放他的精液灌進入她的肥屄里時,一股絕對滿足淫蕩的情感流通過她的陰部。

    魯姨感覺到我今天第二次大量的精液,填滿了她的**,一股令人舒心的暖暖濃稠的精液,噴濺在她屄內的肉壁上。她滿足的微笑著看著我,她不斷地收縮她那肥屄內的嫩肉,幫助我射出得精液能夠深深的進入她的**。最后魯姨因**到來,刺激得全身無力攤在了床上,我也因劇烈的身體運動,疲憊的伏在魯姨的身上。

    過了約十分鐘我這才將她抱起來,變成面對面坐著的姿勢,她將頭無力的靠在我肩上我撫著她的背,**還插在她肥屄里……

    第06章:兩位阿姨

    回到營房后我躺在我的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情景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到了第二天上午,魯秀蓮因昨天受我的陽精的滋潤,臉上顯得嬌媚艷麗,更加迷人。在集市上賣菜的時候錢淑芬看見魯秀蓮的臉頰嬌紅,眉目中含著春色,百媚橫生,艷紅櫻唇,一看便知魯秀蓮昨天陶醉在了欲海中,任情尋歡作樂,領略到了愛的美妙,欲中情趣。現在還在無限的回味著。

    于是就走上前問:「嫂子買什么菜呀?昨天玩什么了呀?怎么現在還美著呢啊?」魯秀蓮聽聲扭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閨中密友,無話不說的好姐妹錢淑芬忙說:「哦,淑芬妹子,我買點菜中午好吃,你呢?買什么呀?孫參謀學習還沒回來嗎?」

    「唉還早著呢,聽說還得半年才能學完回來,也不知道回來后能是什么情況!

    」錢淑芬滿腹惆悵的說。

    「他學習完了回來不就提了嗎,聽說副參謀長的位子還空著呢!好像是留給他的啊!」魯秀蓮又緊接著說出了這句話。錢淑芬一聽很是無奈的說:「哪敢是好了,可是現在他也不在家,家里的活都是我干,到了晚上家里就我一個人,他也不在家我自己怪害怕的!」說著錢淑芬的臉微微的泛起了紅暈。

    魯秀蓮畢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女人的心事她自是很了解,她看著眼前的閨中密友,只見她,三十八、九的歲數,上身著淺黃色的襯衫,下身是黑色的紗裙。

    身材修長苗條,高乳、細腰、肥臀,皮膚雖沒有自己那樣潔白似雪,倒也透出健康的粉紅色,明媚大而亮的眼,小巧艷紅的唇,彎月似的眉,微笑時現出粉頰邊的兩個深陷的酒渦,媚眼生春,體態撩人心弦。眼中充滿了對性的**。

    魯秀蓮心里說:「可憐我這妹子了,做為一個女人,身下面那地方長時間沒有男人的搗插,什么人也受不了的,就好似肥沃的土地,得有人種呀總不能讓它閑著啊!閑置起來的話那地可就要荒了呀!女人也是的呀!」于是就拉著錢淑芬走到一邊悄悄的說:「這一年多沒有吃著老爺們的肉,那個嘴是不是饞了?」

    「去你的,說些什么呀,再說了就是饞了又能怎么樣?我還能找我吳大哥解饞哪?嘻嘻,我吳大哥喂你還都喂不飽呢,你不還都饞著呢嗎?怎么樣今天我看你好像很精神,是不是我吳大哥昨天把你喂飽了呀,你就來說我了?」錢淑芬馬上反擊著回說著魯秀蓮。

    魯秀蓮一聽這話臉一紅說:「瞎說什么呢,我是為你好,你到說起我來了,誰讓咱倆是好姐妹呢,這么的吧,中午你來我家咱倆一起吃飯,你大哥中午不回來,在部隊吃飯,晚上才能回來。我告訴你一個好事,愿意不愿意隨你!好吧?」

    錢淑芬一聽這話忙說:「姐姐你別當真呀,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好吧,中午我就到你家吃飯了!我聽你的!」

    到了中午魯秀蓮、錢淑芬吃完飯,魯秀蓮坐在床上說:「咱們都是女人,女人的心事我也知道,何況咱倆還是無話不說的好姐妹,我知道你的難處,到了晚上沒有男人陪著,心里真的很難受,你大哥要是上軍校學習不在家我也是這樣的。

    那里真的好癢的,雖說用手可以解決一下,但總是不如男人在身上趴著舒服,呵呵,你說是吧?妹子?」

    錢淑芬說:「哎!那當然了,嗯,大姐你都這么說了,咱們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說了吧,到了晚上,我真的好難受好寂寞,我一直堅持一個人,那里面癢得不行我只好用黃瓜插在里面,但那得我自己動呀,總不如男人的那個來的舒服啊!到現在都快40多了,叫人知道我想男人多部好意思呀。」

    「那你一個人不寂寞嗎,你不想嗎?」魯秀蓮問。

    錢淑芬說:「怎么不寂寞,也想呀,可是我是軍人的家屬呀,也不能隨便亂來呀。哎!姐,你今天這么漂亮,臉這么好看,是不是我大哥昨天晚上把你給搞舒服了呀?」

    錢淑芬說到這里,心里就想象著魯秀蓮躺在床上披著兩條肥嫩的大腿,身上趴著的男人用那粗硬的大**快速的**著她那肥嫩的大屄,更如野馬似的,用足力氣,下下到底,次次著肉,急抽猛送,大**像雨點似的吻著花心,直插得魯秀蓮死去活來,魂飛魄散,秀發散亂,嬌靨陣白陣紅,全身顫抖,嬌喘吁吁。

    想到這錢淑芬頓時頭中一陣昏眩,腹下一熱,一股陰液自肉穴中涌出,她竟然泄身了。

    錢淑芬不由得夾緊了雙腿,內褲已經被肉屄中汨汨而流的陰液浸潤得濕透了,幾乎貼在肌膚上面。而內褲下的大小**恰似餓極了的嬰兒的小嘴,一張一合饑渴難耐地活動著,而那粘乎乎的濃白的**就宛如嬰兒的口水長流不已。

    魯秀蓮看著錢淑芬兩眼發直,雙腿緊閉好像在想著些什么。于是說:「妹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我那兄弟怎么搞你呢?來,我看看是不是都淌水了。」說著用手翻開錢淑芬的裙子掰開兩條大腿,只見錢淑芬白色的小內褲中間已經濕成一片,大腿根處被淫液濕的亮晶晶的。

    錢淑芬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一樣急忙把裙子捂在大腿上掙扎著說:「別……大姐你干嘛呀。」這時魯秀蓮把手伸過去握住錢淑芬的**。

    「嗯!……」錢淑芬嘴里哼了一聲。錢淑芬的**不大,但卻非常挺拔,雖然沒有魯秀蓮大,卻也粉團似的豐肥,白嫩嫩的,細膩膩的,入手手感很舒暢。

    如葡萄粒般的兩粒粉紅色的**也是那樣的迷人,并且突出于乳峰上,因緊張激動而收縮凸硬,淡褐色的乳暈不大也不小。

    錢淑芬:「哎呀」輕叫一聲,抬起了雙手護住胸部,這時侯的錢淑芬心兒里驟然跳動起來,白膩的香腮泛起**的紅潮,鼻息沉重。

    魯秀蓮看到這說:「真是難為死我妹子了,我和你實說了吧,你可千萬別和別人說,別人要是知道了我就完了啊,昨天我家的水龍頭壞了,我給我家的老吳打電話讓他派人來修一修,你猜他把誰派來了?」

    「誰呀!」錢淑芬問。

    「是小賈!」魯秀蓮說。

    「小賈他會嗎?」錢淑芬問。

    「會,他在修水龍頭的過程中被水把他的全身都給噴濕了,我急忙拿了條手巾給他檫,結果把他的那個玩意給擦大了,真的好大呀,這是我頭一次看到這么大的家伙,我就想了這樣是插進去那還不把我給美死呀!于是在他修完后我逼著他換衣服,并且我親自動手,后來我就把他的那個玩意擼大了,再后來我們就干上了,我們一直干了一個多小時,這小子體力真好,把我都快給干昏了,他一共射了兩次,我這個美呀,到今天還想著呢!嘿嘿!」

    「真的嗎?真讓人羨幕。」

    「是嗎?哪天讓你試試你干嗎?」魯姨興奮地說。

    「真的?就怕小賈不愿意呢。」

    「你愿意就行了,誰叫你是我的好妹妹呢。我看到你這難受的樣子,我也很難受,就想把他找來讓你也舒服一下!怎么樣?想不想?」

    「這樣好嗎?他可是咱們老公的通信員呀,而且他才17歲,我大他20多歲呢,不好吧?」魯秀蓮看錢淑芬好像已經是同意了:「妹子,您就別推辭了。這么辦,等那天我就叫他來,他來我家后,我在找你過來,好吧?」

    錢淑芬好像被她說動了,紅著臉說:「那,那不好吧?再說怎么才能叫他來呢?」

    「這你就不要操心了,男人嘛都好色,讓他**你,他一定愿意,你說是嗎?

    不過,他**你時我要在旁邊看著!」

    錢淑芬說:「為什么呀?」

    「我就想看看小賈的大**怎么**你的小屄,看你受不受的了。」

    「你能受的了,我就受的了,假**夠大了吧?我都全插進去了,小賈的**我肯定受的了。」「我會叫他來的!」魯秀蓮看錢淑芬笑嘻嘻的說。

    錢淑芬被魯秀蓮看得瞬然臉泛粉紅,轉身含羞的低下頭:「大姐…聽你的就是了!」

    又過了兩天,吃過早飯吳處長就找到我說:「我們家里有點活,你姨她自己整不了,要你幫著整一下,干完活你就在我家吃飯吧,今天我值班就不回去了,白天我找別的人替你,你就不用著急了,可以晚些回來。」

    我在去吳處長家的路上心里尋思,又有什么活呀?該不是又要我和她**吧?

    呵呵,那天可真是過癮呀!一想到魯姨的碩大的**和肥大的嫩屄我的腳步不僅加快了許多。

    到了吳處長家門前,我整理了一下服裝,呵呵,畢竟軍人的儀表還是要標準的嘛,我敲了一下門,就聽魯姨在屋里說:「請進來!」我推門一進屋就看見魯姨身穿那天穿的薄薄的睡衣在鋪床單,看見是我,呵呵的笑著說:

    「你來了小賈。來,幫著阿姨把床單鋪好。」我急忙走過去幫著她把床單鋪好,床單鋪好后,我說:「阿姨那里還有活,我叔讓我來幫你干。」

    「不忙,先坐一會。」魯姨邊說邊走到我的身邊用手摟著我的腰,臉趴在我的肩上輕聲的說:「小壞蛋,那天是不是累壞了,這兩天想不想阿姨呀?阿姨好想你呀!」

    魯姨趴在我的肩上那兩只肉乎乎的**房壓在我的身上,我只覺得心中一熱,一股向下熱流沖到了小腹,胯下的小弟弟立刻昂首挺胸將褲襠頂起個大包。

    我伸一只手緊緊摟著魯姨的腰,一只手隔著柔軟的睡衣揉搓著她大大的**。

    魯姨的**又大又富有彈性,不一會兒就感**硬了起來,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真是美的妙不可言啊,魯姨害羞地看著我小聲的說:「小賈你真是一個小壞蛋,你弄得我好癢,我的魂都叫你勾走了。」

    這時我欲火焚身,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清香的小嘴兒,堵著她的滑滑的嫩舌,另一只手掀起她的睡衣的下擺,輕輕摸著魯姨那白嫩細膩的大腿。

    魯姨也伸出纖纖玉手,嫻熟、輕巧地掏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當魯姨的手接觸到我的**時,我渾身一顫,感覺到無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兩聲。

    「舒服嗎?小壞蛋兒。」魯姨嬌柔地說。「嗯……」我只嗯了一聲。

    魯姨用手來回套弄著我的**,而我再次將魯姨豐滿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魯姨的**,魯姨的手仍緊緊地握著我的**,并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更加用力地套玩著我的**。

    而我一只手繼續摸捏魯姨的**,一只手伸進魯姨的私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魯姨的小肥屄。「啊……啊……」魯姨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得全身陣陣酥麻,肥屄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興奮地流出些**,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魯姨被這般挑弄搞得嬌軀不斷扭動著,嘴里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我用兩個手指,隨著魯姨流出**的屄口挖了進去。

    「啊……喔……」魯姨的**內真的好柔軟,我的手指上上下下地撥動著魯姨的**深處,并不斷地向**壁輕摸著。

    「哦……啊……」粉臉緋紅的魯姨興奮地扭動著,修長的美腿緊緊地夾著我的手,圓滾的屁股也隨著我手指的動作一挺一挺的。「嗯……嗯……喔……喔…

    ……」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不一會兒魯姨被我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我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欲火,魯姨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春情,我知道她的**已上升到了極點。

    我彎腰將魯姨抱了起來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我伏下身子輕舔著魯姨的脖子,先解下她的乳罩,舔她紫褐色的乳暈,吸吮著她大葡萄似的**,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后我脫下她的三角褲,舔那淺褐色濃密的陰毛、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腳掌、整齊的腳指頭。

    「嗯……嗯……」魯姨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扭動邊嬌啼**,那迷人的叫聲太美、太誘人了,刺激著我的神經。

    一絲不掛的魯姨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紅暈鮮嫩的奶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和濃黑的被**淋濕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

    魯姨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欲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肚臍、陰毛。魯姨的陰毛濃密、深長,將那迷人的令人遐想的性感肥屄整個圍得滿滿的。

    若隱若現的屄縫沾滿著**的**,兩片暗紅的**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象呼喚我快些到來。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雙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肥嫩的肉屄,再用舌尖**她的大小**后,用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

    「啊……嗯……啊……小……好小賈……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真壞!」魯姨被我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大的屁股不停地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

    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泄了……」

    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肥屄,魯姨的肥屄里一股熱燙的**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雙腿把肥大的屁股抬得更高,讓我更徹底地舔吸她的**。她的屁股上挺下迎地配合著我的動作,**如決堤的河水,不斷地從她的肥屄深處流出,順著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地流到床上。

    魯姨雙眉緊蹙,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魄散,一股濃熱的**從小肉屄急泄而出。魯姨被我吸吮的七暈八素,像發狂似的胡言亂語、欲火沸騰,下體急促的往上挺,不停的搖頭**,痛快的一泄再泄、全身不斷的抽慉著,人像已陷入虛脫、癱瘓……她長喘吐了口氣:「啊……阿姨美死了……」整個人伏在我的身上。

    看到魯姨如此疲憊倦態,輕輕的把她擁入懷中,吻著她的額頭、臉頰阿姨在我溫柔的撫慰中,慢慢地從虛脫中醒來,感激般的回應著我的輕吻,慢慢地我們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

    魯姨用她的舌頭,在我的唇上舔舐著,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軟,在我的嘴邊有韻律的滑動,我也將舌頭伸入魯姨口內,用舌頭翻弄著,她便立刻吸吮起來。

    她吐著氣,如蘭似的香氣,又撩起我的**;魯姨臉頰,漸漸地變的粉紅,她的呼吸也漸漸地急促著……

    「小賈啊,你這個小壞蛋,你太強了……」忽然魯姨翻身將我壓著,兩團豐滿的肉球壓在我的胸膛,她低著頭用舌尖,從我的脖子開始,慢慢地往下撩動著,她兩團豐滿的肉球也隨著往下移動……

    魯姨用手托著她豐滿的**,將我**的**夾著上下套動,她用舌尖舔著正在套動中的**頭,弄得我血脈賁漲、欲火焚身,我兩手不自禁的、插到阿姨發中用力壓著,嘴里不禁也發出「喔……喔……」的叫聲……

    魯姨一手握著我的**,一手扶著我的卵蛋輕輕地捻著,她側著身低頭用嘴、將我的**含著,用舌尖輕輕的在**頭的馬眼上舔著,慢慢吸著、吻著、咬著、握著**上下套動著,弄得我全身沸騰,不斷的顫抖……

    忽然只見春魯姨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趴在我的身上,用手挑逗般、輕輕的擰著我的臉頰……沉吟了一下說:「小賈啊,阿姨有話要跟你說。也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魯姨說完,一只手將我正在膨脹的**,輕輕的一捏,一只手輕輕的將我頂開,臉色漲得更紅,低著頭,人又吃吃地不斷的笑著……

    魯姨將我推著坐下,人也挨著我坐下,我于是扭頭問著:「阿姨,有什么話你就說吧,我聽你的……」

    我話沒說完,魯姨已低著頭,在我手臂上鉆,用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地擰著,她的臉紅得更厲害,口中又吃吃地笑著嗲聲說:「傻瓜,不要問是什么事情,就這快答應了!」人像軟糖般的粘在我身上,她的神情讓我看的真想伸手立即將她抱在懷里消消欲火。

    魯姨推開我、挺身坐直,,她靠著我坐在床上,輕輕的說:「小賈……你聽我說,那天完了之后到了第二天我上街買菜看見了你錢姨她也在買菜,現在家里就剩下她一個人了。孫參謀到軍校學習,一年多沒回來了,因為我們是好姐妹,我看她也是怪寂寞怪孤單的,于是我就把咱倆的事和她說了,她羨慕的要命,也想和你做一做,就求我讓我和你說一說,所以今天我找你來就是想和你說說這事,你看可以嗎?你這個錢姨長的很漂亮,比我年輕,看她怪可憐的,你就答應幫幫她吧!」

    我沉吟著,魯姨看見我不說話,就搖著我的手臂說:「哎呀,你就聽我的吧,這么好的事情上哪里找呀?」

    「呵呵,好吧,既然阿姨都這么說,我說不行好像也過不去吧?阿姨對我這么好,我怎么會不聽阿姨的呢?」魯姨一看見我笑了,一下明白了,原來是我在騙她呢,用手指點了我的頭一下說:「小死鬼,連我你也騙,看我一會怎么收拾你!呵呵。」說完她也笑了起來。

    只見魯姨拿起電話撥起號碼來,一會就聽魯姨說:「喂,小賈來了,在我家呢,你過來啊!」說完就放下電話,走到我的身邊坐下,用左手摸著我的**,魯姨突然象想起什么來的似的,揪住我的耳朵,「小死鬼,美人我是給你找了,到時候你可千萬不能娶了媳婦忘了娘,不要把我這老婆子給忘了就行了。」說完她把我的卵蛋用力捏了一下,像是對我發出警告。

    然后又用手不停地摸著我的**,感嘆地說道:「倒是小伙子,你的**真大,太有力了!插在屄里面是又脹又燙。我想,不管哪個女人,只要她嘗過你這壞卵子的味道后,都會一輩子忘不了。」

    「阿姨,您放心,我怎么會不理您呢?我怎么舍得?我是那么的愛您,以后就是您不讓我**,我也會想方設法來**您,怎么會不理您呢?我不會害苦阿姨的,我會天天陪著您!」

    「真的嗎?我不讓你**,你就想方設法**我?你能想什么方、設什么法?難道你要強奸我嗎?我要你天天陪著我干什么?讓你天天**我嗎?你這臭小子,凈想美事!」女人真是有點蠻不講理,既想讓我多和她「干」,又要取笑我,說我凈想美事,真讓我哭笑不得。

    「傻孩子,阿姨老了,不能和年輕人相比了,阿姨已經是韶華已逝了,已經是個老太婆了,恐怕你會嫌阿姨老了。小色狼,就怕你以后會被太多的又年輕又漂亮的女人迷住,到那時,你就會忘了阿姨的了。」

    「阿姨,您老人家放心吧,您是這么美麗,又是這么愛我,我怎么能忘了您?

    我怎么忍心不愛您?何況是您使我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還心甘情愿、不顧一切地和我干這種事,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遠是神圣的,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您永遠是我的最愛,永遠是我的第一愛人!能和您**是我的最好享受!」

    「好孩子,這阿姨就放心了。不過,你說實話我真的是不是很老了?」

    「阿姨,您不老,在我的心目中,您永遠年輕、漂亮、美麗、多情、溫柔、慈祥……」

    「好了好了,別再給阿姨套高帽了,阿姨沒你說得那么好,既然阿姨不老,那你以后就不要把我這老婆子給忘了就行了。」

    剛說到這里就聽見有人敲門,魯姨急忙站起身去開門,開門一看是錢淑芬,說道:「怎么才來啊,妹子?快進屋!」一邊忙把錢淑芬讓進屋里,一邊叨嘮不停:「妹子,快坐!你們先看一會電視,我去給你砌茶!」

    「姐,家里有點事,辦完了才來的。」錢淑芬滿臉通紅的低著頭小聲的說。

    「哦,快進來吧,小賈來了好長的時間了。」魯姨看著錢淑芬一臉壞笑的說著。她們說著就走進了我坐著的里屋,我急忙站了起來說了句:「來了姨。」

    「啊,小賈早你來了啊。」錢淑芬紅著臉用很小的聲音說著。我雖說以前看見過錢淑芬但從沒有如此認真的看著她,只見錢淑芬姿容秀麗,三十八、九的歲數,天生一付美人胚子。

    明媚大而亮的眼,嬌艷嫵媚,彎月似的眉,杏眼桃腮,小巧艷紅的唇,微笑時現出粉頰邊的兩個深陷的酒渦,上身著粉色的短袖襯衫,下身是白色的喬其紗裙,裙子下擺長及膝蓋上三寸左右,短短的有點迷你裙之風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里面的談黃色的乳罩和內褲都看得清清楚楚。

    皮膚雖無魯姨的皮膚白皙,但光滑細嫩,倒也透出健康的粉紅色。**雖不肥大,但屬于梨型,彈性十足,在粉色的短袖襯衫里也顯得非常的豐滿,修長的身材配上如此的服裝更加顯得其身材苗條,小腹平坦,**修長,屁股肥圓、高翹。

    我呆呆的看著錢淑芬不知道說什么,而錢淑芬看見我雙眼直直的看著她而不說話,更加的不好意思滿臉通紅的站在那里,用眼角偷偷的看著我和魯姨。

    「嗨!看夠了沒有?快坐下啊。」魯姨說著。走過來一把按住我和錢淑芬的肩膀,把我們按在沙發上說道:「快坐下,都認識,今天怎么還都不好意思了呢?

    「面對這個風情萬種,蕩人心魂的阿姨我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我們坐下后魯姨去冰箱倒了兩杯果汁,端給我和錢淑芬飲用。

    「謝謝阿姨。」我站起身來伸手接過茶杯,跟著一彎腰。把接過茶杯后放在茶幾上,錢淑芬也接過茶杯后放在茶幾上,并順手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發。

    在錢淑芬抬手理發的時候我看到了她那雪白的腋窩下,叢生一片烏黑濃密的腋毛,我雖已玩過了媽媽和魯姨這兩個中年美婦,但還是頭一次欣賞如此多腋毛的女人,真是性感極了,看得我汗毛根根豎起,全身發熱,**突的亢奮起來,忙坐在沙發上,兩眼呆視看著錢淑芬,雙手按在大腿中間的**,不發一言。

    「小賈啊,現在是幾點鐘了啊?」魯姨看見我兩眼呆呆的看著錢淑芬,并且雙手按在大腿中間,一言不發只是看著錢淑芬。忽然嬌聲問道。

    「啊,現在大概是十點二十了。」我抬起左臂看一下手表:

    「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坐著看一會電視,我去做飯。」魯姨說這向我們扮了下鬼臉就向廚房走去。

    「魯姨,我幫你」我說著就站了起來跟著進了廚房。魯姨一轉身一把按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在錢淑芬對面的沙發上說道:

    「不用你,快坐下,你陪你錢阿姨坐著說會話,我一會就好了。」說著話手上使勁的在我的手臂上捏了一把。走了出去。我被魯姨按坐在錢淑芬對面的沙發上,屋中就只剩下我和錢阿姨兩個人。

    此時錢阿姨的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微微張開了六、七寸寬,淡黃色的三角褲,上面一層黑影,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我的眼前,看得我是魂魄飄蕩,**堅挺。雙眼直視錢阿姨的兩腿中間。其實上午的天氣并不熱,但我好像已經出汗了。

    錢阿姨她默默地注視著我,臉開始變紅。空氣彷佛凝固了,在我灼熱的目光下,錢阿姨她輕聲的恬道:「傻小子,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啊!」

    「錢阿姨,你長的真美!」我由衷的回答道。

    錢阿姨漂亮的臉上飛過一抹紅霞﹐好迷人。抬手理了理腮邊的頭發道:「阿姨老了,有啥好看的。」說著并意味深長地看我一眼,錢阿姨得臉更紅了﹐嘴邊的笑意濃得化不開。她默默地注視著我,臉開始變得更加的紅了……我們面對面坐著,看著對方。

    我發現她兩眼閃閃發光,整張臉紅卜卜的,似乎有點害羞的樣子。順著她的眼光我才知道,我那七寸長的大**,已直挺挺地翹了起來,把褲子的中間直起了個大大的帳篷。

    我站起來走到她身邊一把拉住她的手臂,靠坐在身邊。「阿姨你好美呀!」

    我低聲說。一手在她胸前,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摸著。于是我俯下頭去,不停地在她臉上,額上,頰上嗅吻著,最后吻住她的櫻唇,貪婪地吸吮著。

    錢阿姨先是羞澀地把眼睛閉上,后來被我挑逗吮弄得芳心大亂,最后終于雙手環上了我的脖子,也用力地和我口對口親吻了起來。

    我更進一步地趁她動情時以雙手在她的胸前的**上搓揉,錢阿姨口中「唔!

    唔!」地發出壓抑性的低吟。我知道時機已成熟,便繼續在她身上摸弄,漸漸地,她又開始耳根發紅,呼吸急促了起來。我小心奕奕地拉起她的上衣,「別……」

    她夾緊雙腿,一手護胸,另一手要把我的手推開。

    我的手從錢阿姨襯衣下面伸了進去,隔著乳罩抓住她的**,她只是象征性的掙扎了一下,就由我為所欲為了。一手溫柔的伸入胸罩內。感覺得到,**已經堅挺了起來。

    手直接抓住她**的感覺和隔著衣服撫摩的感覺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她的**也許因為喂過奶的緣故,并不很結實,摸起來軟綿綿的,我不停的用拇指和食指捏著她的**,漸漸感到她的**硬了起來,錢阿姨也不禁隨著我的動作加劇,輕輕呻吟起來。

    我知她春心已動,自己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于是慢慢一顆顆地解開了她襯衣的扣子,只見襯衣滑下了她的胸膛,兩顆豐乳彈跳而出,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著,顯示了她內心的震蕩,終于最后一棵扣子也解開了,錢阿姨那豐滿的**卟地整個彈了出來,兩粒硬硬的**在那搖晃著,好饞人啊!

    我一口將錢阿姨的美乳叼入嘴中,牙齒輕咬**,用力「滋滋」地左右**輪流著吸吮起來,還不時用舌尖撩撥著、用牙齒輕咬著**……好香甜啊!

    「唔……唔……啊……」錢阿姨肆無及殫地呻吟著。吮完**,一路親了下去……我索興脫掉錢阿姨的裙子,再撐開錢阿姨雙腿,將一條腿放在椅背上。那高高鼓起的肥屄帶著一片濃密的屄毛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輕輕地分開了她的雙腿,再用手撥開屄毛,這時整個屄已經相當濕潤了,然后我把頭埋進錢阿姨的胯間,我伸出舌頭向**舔去……我的舌尖舔弄錢阿姨那朱紅的屄縫,不一會兒,即聽見錢阿姨的呼吸變的沉重而且急促,她的心跳也隨著欲火的高升而激烈,粘滑的淫液,很快由肥屄里一股股地流出。

    「嗯……」錢阿姨顫抖地問:「小……小賈,你……你在……干……甚么?」

    我沒空回答她,繼續舔弄以挑起她的**,錢阿姨渾身顫動著,櫻桃小嘴不停低聲地呻吟。

    我伸著舌頭,慢慢深入錢阿姨的肥屄中,吸挖卷抽,有規律地用靈巧的舌頭撥弄她的屄芽。錢阿姨的手也伸向我的胯下去磨揉我的大**,再伸進褲底握住它上下捋動。

    一會兒,她終于忍不住昵聲道:「噢!……小賈,不要啦,臟啦……唔…

    …好……啊……好……舔……呀……噢……」錢阿姨想用手推開我個頭。「啊…

    …啊……唔……啊……哎唷……」

    舔到我的嘴都是**,不過好味道,滑潺潺,沾汲汲,又熱又濃的女人滋味。

    我也感覺到錢阿姨全身不停地在抖動,**里面一浪一浪地開始收縮……噢!我掰開錢阿姨的雙腿俯身一口含住她陰部那肥厚的肉蚌,直起舌頭,盡力地往錢阿姨的肉屄深處舔去,我知道錢阿姨一定很喜歡我這樣。

    我的舌頭在錢阿姨的**深處蠕動著,用力地擊打陰門四周的淫肉。「哦…

    …哦……哦!太妙了,快舔阿姨咪的小豆豆!」錢阿姨興奮得吁吁喘氣,顯然無法忍受下體傳來的陣陣強烈的刺激,「哦……寶貝……阿姨好熱……熱……哦…

    …阿姨要熱死了……哦……快……舔阿姨的小豆豆……小豆豆忍不住了…哦……

    哦……阿姨好想要……哦……舔……舔……哦……哦哦哦……阿姨還要更多……」

    我的攻擊目標一下子轉移到了錢阿姨**口上小突起的小陰核上,我用牙輕咬并用舌尖用力刮添著錢阿姨的陰蒂。

    錢阿姨因性興奮把背拱得很厲害,美麗的臉龐已經完全變了形,她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我肩膀的肌肉內。

    「哦……干阿姨呀……哦……好兒子……阿姨流了好多的**……快吸呀…

    ……」錢阿姨喘息著,聲音因強烈的淫欲而顫抖。

    「吸阿姨的水水呀……哦……哦……你這小壞蛋……壞兒子……哦……哦…

    …對……就這樣……好哥哥……你真會弄……哦……舔得妹妹好舒服喔……哦…

    …哦……親兒子……哦……不行了……阿姨……不……行了……哦……哦……哦哦……媽咪要泄了……哦……這次……真的要……泄了……」

    我的舌頭緊緊地圍繞著錢阿姨的陰核,溫柔但是又很猛烈地撩弄它,我用手掰開錢阿姨兩片肥厚的**,將整張嘴伸了進去,含住了錢阿姨的陰核,用力地吮吸著,舌尖圍繞著陰核打轉。

    「錢阿姨要泄了!」錢阿姨已經語無倫次了,「哦……哦!哦……哦……哦……哦!吸阿姨的**……哦……乖兒子……哦……哦……干得阿姨好舒服……

    哦……見鬼……阿姨要泄了……快……快……哦……快……用力吸……把阿姨的水水吸出來……哦……哦……吸……吸……哦……哦……哦……媽咪……泄……

    泄……泄……泄了……」

    錢阿姨的肉屄象是地震般,淫肉劇烈地翻動,淫液如同潮水般洶涌而出,身體如同抽羊癲瘋般痙攣著,肌肉完全繃緊,我沒有停止工作,一邊大口地吞咽錢阿姨的淫液,一邊用手指在屄內加大攪動的力度,使錢阿姨達到瘋狂的顛峰。

    「哦,寶貝!」錢阿姨的**好不容易過去了,但她的身體依然抖動得厲害,我坐起身,舔著嘴邊殘留的淫液,看著緊閉著雙眼但身體依然還在抖動的錢阿姨。

    只見錢阿姨緊閉著她那雙嫵媚的大眼睛,臉上的紅潮還沒有完全褪去,性感的紅唇還在微微的顫抖,俏麗的臉上布滿一層密密的細汗。現在我才知道「香汗淋漓「原來正是形容這時候的女人。

    錢阿姨睜開她那雙嫵媚的大眼睛,長長的出了口氣,做了一個深呼吸,她的手伸向我的下體,拉開褲子上的拉煉,將手伸了進去。當摸到我的**時,錢阿姨張大了眼睛吃了一驚,我的**真是巨大呀!

    她將我的**拉出來,錢阿姨忍不住凝視著它,我的**不止**的,而且幾乎有一只腳掌長,幾乎像自己的手腕一樣粗。她開始靠近那根早已硬透而布滿血管的**。她可以感受到這根**驚人的重量。血脈賁張的**在她的手中跳動。

    錢阿姨讓我座在沙發上,她自己則蹲在我的面前,張開她的紅唇含住我發漲的**。我吃驚的看著錢阿姨,錢阿姨望著我嫵媚的笑。并用她柔軟的舌頭輕輕添著我鮮紅的**,還用舌頭抵開我的馬眼,偶爾還輕輕咬咬我的**。

    我興奮極了,**在錢阿姨的小嘴中越漲越大,忽然錢阿姨把我的整根**全部含在口中,錢阿姨開始,將他的**吞入口中品嘗。我感到我的**抵在錢阿姨的喉嚨上,錢阿姨用她的嘴來回的吮吸著我的**,劇烈的快感沖擊著我,我不禁「啊……啊……」的呻吟出聲。

    她吸吮著我的**,真正的吸吮,將我的**深入到她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為丈夫做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著,當**全根深入時,她用喉嚨的根部壓它的**,當**退出時,她用舌頭舔著它的馬眼。一手還不時撫弄著我的陰囊。

    錢阿姨的嘴離開我的**時,口水從**上還牽了一條絲。她不發一語的立刻擁抱著我。輕輕地發出滿意的呻吟!此時的她已被從**深處所涌出來的**火焰支配著。

    正在這個時候,屋門忽然打開了,門外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瞼,這時門外的人除了魯姨外不可能會有別人了,可是我再仔細的一看,只見魯姨的身上薄薄的睡衣已經完全解開了,兩只碩大的**露在外面,粉紅色的內褲早已不見了蹤影。

    從敞開的睡衣的下面我看到她那兩條雙腿之間蓬松的淺褐色的陰毛上閃爍著斑斑的淫跡亮光,肥嫩的大屄里還插著個根黃瓜,肥屄的外面只是露出了一小截。

    原來在門外偷偷看著我們的魯姨也直看得臉頰緋紅、氣喘噓噓手摸陰部,早已春心難奈了。這個時候魯姨想看的更加的清楚也是因**引起的興奮使身體一哆嗦,腦袋就「嘭「的一聲撞上了虛俺著的門。

    使門推了開來,錢淑芬知道是魯秀蓮,因她知道魯秀蓮會偷偷的看所以也不在意,而且從內心你厲害隱隱約約感到有股莫名的興奮,魯秀蓮看到我們已經看到了她,就只好走了進房間里。

    錢淑芬一見到魯秀蓮走進屋來還是覺得有一些得不好意思,畢竟這是頭一回不是自己的丈夫,而且還是兩個人同時看到自己那裸露出來的陰部,不禁拉下了裙子的下擺想蓋住身體。

    原來魯秀蓮從廚房忙完,剛想進屋叫我們一起吃飯,走到門口就看見我和錢淑芬已經在沙發上相互用手互摸起來,同時看到我那又粗又大的**正在錢淑芬的嘴里不停地來回被她使勁地吸吮著,又看到錢淑芬那肥嫩的屄被我舔的身體如同抽羊癲瘋一般痙攣著,屄肉劇烈地抽動著,**如同潮水般洶涌而出,使錢淑芬達到了興奮的頂點,瘋狂的顛峰。

    魯秀蓮在臥室門外看著看著,感到自己的騷屄也癢了起來。于是返回廚房找了個早上新買回來的還都是渾身帶刺的黃瓜,解開睡衣,劈開雙腿就把那滿身是刺的黃瓜插進了屄里,那涼涼的黃瓜以及那些小刺,頓時刺激的魯秀蓮屄內的嫩肉急劇的抽縮,使屄內的**如潮水般的流了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cotddk.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